那,一壶茶

小时候爱坐飞机的理由仅仅是飞机上会发很多很多平时难得见的美味,可以吸的果冻,花式面包,巧克力……更主要的还有玩具。我正美滋滋的把母亲那份占为己有,慢悠悠的吃着,空姐推着饮料车走过问我“小朋友,你要喝什么呀?”

我喵了喵车上一大堆喝的,真的是一大堆。手舞足蹈的问道“都有什么呀?”

“有矿泉水,可乐,橙汁,茶水,还有咖啡……”空姐认真的给我指着。

“嗯,我要咖啡。” 那是我第一次听说咖啡这个新鲜的词,也是头一回看到那种黑黑的液体。我小小的虚荣心快速的膨胀着,又能尝到了一种新的东西,回去又可以自豪的和伙伴们炫耀了,果断的要了咖啡,却刚尝了一口就吐了,“怎么跟马尿一样一样的?”我的眉毛皱成了八万,有个时尚前卫的名字却难喝到崩溃,飞机上怎么还有这么差的饮料!年幼的我把它命名为毒药。

再找空姐换了一杯茶水,一种扑面而来的甘甜让我忘记了咖啡的苦涩。我想,原来每天喝的茶水才是最好的饮料啊。

是的,西汉司马相如《凡将篇》已有茶叶入药的记载,从茶文化形成的魏晋南北朝时期到社会主义建设的今天,茶叶深深的影响着我们“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一句古老的俗语道出了茶与我们日常生活的不解之缘,同时,”琴棋书画诗酒茶”也道出了文人对茶的偏好。

一杯一茶

从我记事起,家里每天都是要沏茶的,不管去哪家窜门,都会端上一杯热气腾腾的茶,茶叶好坏茶味浓淡都不重要,阳光暖暖的洒在身上,看着叶子在水中慢慢的舒展,轻轻的飘摇,聊着身边的趣事,感情在茶香袅袅升华着,日子就那么在茶中淡淡的走过,随着茶香留在了各自的心里。真的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茶逢知己一杯醉”啊!

随着社会翻天覆地的变化,毒药走近了我们的生活,曾几何时,右手端着咖啡杯耳,左手轻轻的托起咖啡碟,慢慢的移到嘴边轻綴成为了一种时尚,然,走南闯北的喝过很多毒药之后,我更钟爱着茶的香气,依然觉得,茶叶是饮料里最好的。你看,一杯一茶,每年清明前茶叶如待字闺中的大家闺秀等待着懂她的那个如意郎君。而每片鲜活的茶叶都注入了茶农的情感,从采青到杀青烘焙十几道工序,把茶叶赋予了灵性。

所以,我是爱茶的,尤其是下雨天,安静的坐在窗前,沏一壶铁观音,听着窗外的细雨潇潇,看着它在袅袅上升的水气里绿的那么青翠,开的那么热烈,在它热情的长袖善舞里读着它特有的那份妖娆,从它缭绕在舌尖特有的香醇里品它特有的那份淡泊,带着阳光雨露的的香和四季风霜的的涩,如中年的女人美的恰如其分,回味无穷,疲惫瞬间在袅袅缕缕茶香中烟消云散,我想,神仙的雨露琼浆也不过如此吧?

碰到下雪的日子,沏一壶正山小钟吧,肥厚的外形在初沸水的高冲激荡下,色,香,味充分的发挥着。在争相绽放着中像一团团燃烧的火焰,一股暖意带着桂圆的香甜在红浓的汤色里散发开来。细细品来,香气绵长醇厚,浓郁高长,想来古人围炉煮茶也是这般的乐趣吧?它作为红茶的鼻祖已经走向了世界,使得各地的人们有机会享受着温暖的下午茶时光。

当然,茶叶不仅仅是喝的,还是吃的。闲暇的时候,窝在厨房里,几块排骨,切几片冬瓜,用泡好过滤后的的茉莉花茶水清炖,茉莉的香气覆盖在排骨冬瓜上,清香扑鼻,既有菜的本味又不失茶的清香,像是相会很久不见的密友,心旷神怡。每每,我都感叹着真的是舌尖上的美味啊!而电饭煲里正在用泡好过滤后的的龙井茶水煮着饭,在茶和米的如胶似漆中,茶的芳香和米饭的味道相得益彰。还没出锅,满屋子的香气,勾的我饥肠辘辘,口水直流。难怪云南有一首民谣“好吃不过茶煮饭,好玩不过踩花山”我想,我们与茶,也是人与大自然一种亲密的接触吧。


沏一壶茶,看一本书


忙的偷闲,沏一壶茶吧,日子,在杯里的茶中,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