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不自知”--郝杰的电影,你看懂了吗?

过年放假,没事就一口气把爱奇艺里的那档《开拍吧》看完了。之所以一口气看完,着实是因为我对于里面参赛的郝杰导演充满了好奇。

郝杰导演,一个蛰伏了六年没有拍片的导演,参加这样一档具有竞赛性质的综艺节目,却不争不抢不怎么说话,在其它导演都力求证明自己是能拍出具有票房号召力的电影时,他却从始自终都不为票房努力,而是一直坚持自己想要通过电影做的事情:通过影视化语言表达人心的不自知。

郝杰导演在第一次做剧本阐述的时候,就表达了他想拍出伟大的作品。

在节目中,郝杰拍完第二部短片的时候,就彻底引发了各大影评人和诸多观众的不解,大家都纷纷表示看不懂郝杰,不知道他要表达什么。在进行市场投放的时候,票房几乎为零。

郝杰在进行第三轮拍片之前,曾提出要退赛,陈凯歌导演一番怒喝,让郝杰继续鼓起勇气拍完了第三部短片。虽然第三部短片在拍摄的画面、光影音乐等处理上有了很大的改变,但郝杰却一直没有改变自己的初衷。

面对大家的质疑与不解,他也再次说出了他所探讨的,表达的,想引发观众共鸣的是人潜意识里的不自知的那部分对一个人言行的驱动。

郝杰导演的三部短片,全都是在用不同的画面,不同的故事,阐述同一个东西:人心的不自知对一个人存在的影响。

当我们在做以为自己知道的事情时,我们却常常会发现总有一些时候,我们会困惑自己到底为什么而做?

面对这些困惑时,有的人或许会从需要生存的角度找一个理由,有的人或许会从想要更好的生活去找一个理由,而有的人或许会从生命的角度去找探寻。

生命角度的探寻,就是对自己内在的探索。探索的正是那个隐藏在冰山水面下,庞大的95%的潜意识。这个面向的探索,是需要潜入自己的潜意识之海,直面自己的人性,与那我们日常所知道的5%的显性意识,几乎是一种极端的颠覆。

郝杰在面对自己人生的困惑时,相信他最终也是落在了对自己这个生命个体的探索上。所以在《开拍吧》这个舞台上,他才会从一开始就告诉所有人,他要拍的就是”人心的不自知“。

在第一部短片《冯海的梦》里,冯海在女孩儿来家里之前心里以为的那些念想,他已知的这些,在看到女孩儿那一刻,冯海心里发生了变化,他不仅把钱给了女孩儿,还郑重的向她鞠了一躬。

女孩儿在去冯海家里拿钱之前心里以为的那些念想,她已知的这些,在到冯海家里拿到钱,冯海向她鞠了一躬的时候,事情就演变成了她不知道的状况,但在这个“不知”的状况下,她出于本能的感受,向冯海跪下道谢。

冯海为什么会从“理所应当的十拿九稳”转变成“汗流满面的尊重”?

女孩儿为什么会从“害怕不敬的理直气壮”转变成“无言以对的感谢”?

影片里的第一次反转,郝杰导演借由男主人公冯海的变化,向观众表达“看到自己不自知”的那一刻人性发生的变化。

回想我们自己在某一些时刻,当我们经由身边的人事物看到自己人性中不自知的那一面时,我们是不是也如冯海一样做出过同样很颠覆的变化呢?

人心中的‘知与不知’真的是很奇妙的存在。

影片中的第二次反转:女孩儿换了裙子在路上堵着要成为冯海的老婆,是那么的主动,那么的坚定,而且那么的开放。

可是当女孩儿与冯海有了夫妻之实之后,影片中又有第三个反转:女孩儿走向了山崖,说自己不想结婚,一跃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女孩儿为什么会从‘主动献身’转变成‘自我放弃’?

郝杰导演通过女主人公的诠释,让我们再次深刻的感受到当一个人自以为觉得自己从‘不自知’转变成‘自知’时的那种无知无明。可就在这样的无明里,我们以为自己自己做出了‘以为自己知道’的选择,而且还给自己的这些选择附加上诸多或美好的、或现实的自我肯定的理由。

可真的经历体验了自己以为自知的这些选择之后,我们往往会发现,我们不过是在名正言顺的自欺欺人而已。

影片最后,拥着被子坐在床上的冯海,对这一切的发生显现出极其茫然的状态,自己的狗子猛扑着提醒他女孩儿要跳崖,他也感受不到,自顾深陷在自己的世界里。

这时的冯海,通过女孩儿的一通操作,又看到了自己哪些‘不自知’的面向呢?郝杰导演影片结束了也没有给出一个答案。

对于习惯了直接给故事,给过程,给结果的观众们,这样需要思考的影片,的确是会让人感觉费解。

可越是这样,这个社会才更需要像郝杰这样的导演,通过影视化语言的呈现影响更多人去思考以及探索自己内心不自知的那个部分。

《桔子》,是郝杰导演在《开拍吧》里面的第三部片子。这部片子,大家都说郝杰进城了,从黑白变成彩色了。

虽然表现形式上有了很大的变化,但郝杰导演所表达的主题依然清晰可见:人的不自知,不会因为环境,年龄,性别而有所消失,它以各种人的形式存在着。

从农村来的快递小哥和不愿与人交流的宅女,在影片的第一次和第二次反转前,我想可能大家都和我一样以为会是一个浪漫的,没有贫富差距,没有社会阶层差距爱情故事。

在快递小哥的已知念想里,这是一个美丽的可怜女子,需要人爱护,甚至是拯救。虽然自己来自农村,做着这个城市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工作,但是他觉得自己有爱。爱能拯救一切!

在宅女的已知念想里,他是一个送快递的农村人,他喜欢自己,垂涎自己的美貌,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她一边防备着,一边享用着快递小哥的爱。

两个人都活在自以为的世界里,用自己以为的去作为,却没有看到自己那个人性中不自知的面向,直到快递小哥带着猫去做心理咨询。

快递小哥自以为的那些幻灭了,他感受到了侮辱,他以为他知道了女孩儿真正的用意,心生报复,直接把猫拿去做了绝育手术。爱变成了恨!

女孩儿受到报复了吗?影片的结尾并没有给出结果。虽然现场的观众们都说看完这部短片之后还是面面相觑,但我清晰的感受到郝杰导演并不是在讲一个故事,只是通过一个故事在讲述人是如何在生活中被自己的不自知的面向所影响的。

就如这部短片中所呈现的:

这两个人所表现出来的自知,真的是对自己清醒的认识吗?

是女孩伤害了男孩,还是男孩自以为伤害了自己呢?

女孩防备的是从农村来的乡下人,还是自我的信任系统出现了问题呢?

人的不自知,呈现在一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可怕的是,我们却看不到自己的‘不自知’。

不仅看不到,还不知不觉的被这些‘不自知’所影响,从而造就了我们所谓的人生命运。

就如郝杰导演曾在节目当中说过的一句话:前面盼我们的永远没有新鲜事。我们每个人其实都在在过着旧瓶装新酒的这一生。

希望在新的一年里,有更多的人愿意像郝杰导演一样,像我一样,像很多很多已经走了自我探索道路上的人一样,开启或者继续探索自己的‘不自知‘!

郝杰是谁?

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的郝杰,1981年生人,2010年,执导个人首部电影《光棍儿》,从而开启了他的导演生涯,他凭借该片获得第6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导演奖 。2013年,凭借剧情电影《美姐》 获得第7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导演奖 。2015年,执导爱情喜剧电影《我的青春期》 ,该片入围第28届东京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东京大奖 。

郝杰所有的成就止步于六年前。

2021年10月,加盟爱奇艺青年导演创制真人秀《开拍吧电影》 的郝杰,让人们看到了蛰伏六年后的郝杰,怪异,沉默,坚持,但又有一腔热血,致力于用影视化语言来表达自己对[人不自知]的那个人性面向的探索。

在《开拍吧》里面,做为竞技类比赛,郝杰是失败的,拍出来的三部片子,大部分观影的人都说没看懂,最后一部进城的彩色短片,被观影的观众所喜爱的,大部分也是因为灯光美术等声光电的处理,而非郝杰通过短片所表达的精神语言。

现场的评委、影评人以及观众,几乎没有人懂得郝杰,唯有力挺他的陈凯歌导演,懂得郝杰,但是他也无法让更多观众懂得郝杰,只能是语重心长的让郝杰自己再进行自省,改进。

这些现实让郝杰更加清醒的看到自己做为一个导演,到底要通过自己的这个职业来向世界如何表达自己,相信未来的日子里,他或许会向大家递上一份大部分人都能看得懂的表达。

我是张海燕(一元),以解读天赋为名,行个人身心解脱之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