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泰国,骑摩托车太累,很有可能被老婆打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海像一棵古老的参天古树,将自己的根茎枝丫由海边逐渐伸向陆地。我们顺着它的枝丫向它的根茎寻找。这里有淳朴善良的人们和可爱温润的气候。

我们从甲米镇开始向奥南海滩进发,路上肆意而贪婪地汲取这里安逸舒适的空气和满眼如诗画般的景色。

误打误撞走进一条没有地图上没有标注的野路,两边都是人工种植的椰子林。树生长的那么高,把两面的天空都给挡住了,蓝天与小路同宽。

我们两个像两只自由的鸟贴地飞行。偶尔路过一两户人家,白色的篱笆白色的墙壁,篱笆里的椰子树掉落了一地幸福的椰子,圆滚滚的静静地躺在柔软的草地上等待阳光的抚慰。

那天晚上我睡的很沉,可是脑海中的画面却在清晰地反复地重播。我骑着小摩托,徐老师在后面环抱住我的腰,海上温暖的风从整片整片的树林里穿过,抚慰在我们的身上,我感觉到幸福而且踏实。

我们一路从云端跑到悬崖。从悬崖顶端一泻千里,在90°垂直的山崖加速冲到映衬着如同棉花糖一般云朵的海平面。在碧绿的海水中,我一会儿钻进海水里面,一会儿又跑到海面上。海鸥与我争相辉映。天地之间仿佛已经没有了我的接线。我是自由之神!醒来时徐老师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一脸恨意。

“你昨晚是不是做梦了?”

“恩……好像有这么回事”我迷迷糊糊的看着她。

“你知不知道我差点被你压死?”

“啊?”

“我睡的正香,突然间一条大腿就甩到我肚子上。”

“??然后呢?”

“我当然想挣脱啦!但拼了死命也搬不动,刚想躺下歇一会儿,你的一只胳膊又突然甩了过来。”

“还有这种事?可能是我爱你太深,连睡觉都在想你!哈哈”

徐老师显然不care这种强词夺理的诡辩,瞬间整个人扑了上来。压到我的身上……

“老婆,我错了,饶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