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不定上司,你还怎么在职场混

一路上,你过五关斩六将,经过笔试、面试的重重挑战,终于打败了身手不凡的各大强劲对手,接到了应聘单位的OFFER。

此刻,你的心情应该激动万分吧。

在人资MM的各种福利期许以及妩媚眼神的蛊惑下,你毫不犹豫地签下了卖身契。

从此,你在这家单位的职场生活正式开始了。

进入了单位,无论你是一名普通职员,还是有幸荣任经理、总监、副总经理……你都会有一个上司,面对上司是一个永远绕不开的话题。

当然,自己当老板的另当别论。因为老板一般都是足不点地,日理万机的,也不可能有时间来看这篇文章。

一千个人有一千种性格,上司也一样,他也是人,有自己的喜好憎恶,也有自己的优缺点。

但上司之所以能成为你的上司,无论你认为他有多么不堪,他肯定有其独到之处,即算是靠拼爹的富二代、官二代,至少他有爹可拼,他所拥有的人脉是你所不具备的,他所经历的世面也是你所不及的。

记住,千万不要看不起你的上司。他如果确实是扶不起的阿斗,在这个位子也只呆得一时,呆不了一世,所以你大可不必流露出鄙视的神情,起码人前不要有丝毫的流露。

如果你硬觉得自己比他能,你可以暗暗学习他的长处,然后争取以后超越他,这才是强者的做法,而不是在那里愤愤不平,整天哀叹老天不公,伯乐难寻。这对你没有半点好处,只会让你的负能量堆积,变得整天怨天尤人,自己根本得不到任何提升。

当然,尊重上司并不是要你去趋炎附势,溜须拍马。

在很多人的概念中,尊重上司就是要去学会逢迎,尤其在国企或者机关等体制内单位。其实,这恰恰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了。

这让很多身在体制内,或者打算进入体制内的新人心里发怵,自己生性不喜逢迎,领导们又好这一口,这让我怎么立足啊。

其实,童鞋,你想多了好吗?喜欢听好话是人类的特点,连圣人都不能免俗,何况你的上司呢。但喜欢听好话,并不代表你就需要处处迎合上司,你要做的只是尊重他。无论什么性格的上司,他都希望得到别人的尊重。

其实你只要认真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可以了,对上司的态度做到不卑不亢就行,根本无需考虑过多,任何上司都喜欢会做事的下属。

当然,这些都是一些职场上的通则,上司的性格不同,共处的方式也有差别。

根据我自己的经验,将我碰到的上司分为三种类型,分别讲述共处的方式。

第一种上司:专制型

专制型的上司一般专业性比较强,十分自信,当然,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非常专制。

这样类型的上司一般都是刚愎自用的,十分自以为是,所以千万不要当众批驳他,即算他说的是错的,你也不能当众指出,只能事后私下以委婉的方式跟他提出。当然闷头不说也是不行的,到时候等他撞了南墙,碰了满头的包,他还是要来挑你毛病的。

穿背带裤的老板

很多年前在一家图书公司上班,老板S喜欢穿背带裤,梳大背头,因为入了香港籍,经常以香港人自居。

S老板做了30来年的图书,策划、组稿、编辑、排版、校对、印刷所有流程都了如指掌,应该说是一个相当专业的出版专家。他做事也一丝不苟,凡事追求完美,虽然有时到了苛刻的地步,但实话实说,他对于图书的感觉确实很敏锐,我也从他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

但缺点往往是和优点伴生的,因为专业,所以会变得自以为是,在S老板身上的体现就是专制。

在S老板的眼里,任何人都不如他,所以任何人做事他都不放心,因此他会事必躬亲。

他最喜欢的就是自己亲自排版,但因为嗜好熬夜,一般要睡到中午12点,然后到大下午才带着满身的香水味,踱着方步来到公司。他到公司第一件事就是电话通知相关部门的领导,下午要看图书版式,让编辑部经理、美术部经理、众美编、文编都候着,没有通知一个都不许走。

等到了下午5、6点钟,临近下班的时候,他又会踱着方步,来到美术部,兴致盎然地打开排版文件,修改起来,边改边讲解。如果他没有其他的事务,可能会讲到半夜去,大家千万不能流露任何不满的情绪,否则轻则被臭骂一顿,重则被开除处理。

有个新来的小姑娘因为当众反驳了几句,被他骂得狗血淋头,姑娘气不过,当场就宣布离职,拂袖而去。

当然,S老板不会认为自己有错,他不屑地说:“这个妹子又失去了一个跟我学习的机会,如果她还做图书这行的话,这可是她的一大损失啊。”

S老板不喜欢人当众提出异议,更不喜欢顶撞他的人。

但作为公司的员工,尤其是中层干部,明明看出老板的决策有问题,如果不适时指出,最终造成公司的损失,最终板子还是要打在我们身上的,老板怎么会承认自己的错误呢。但当众指出来,又可能扫了他的兴致,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记得有一次选题会,S老板想做一套少儿英语图册,瞄准的受众群是国内中产家庭小孩以及国外的华裔小孩,一看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节奏。

这个想法不可谓不好。但S老板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那就是国内中产家庭也好,国外华裔小孩也好,他们普遍眼界比较高,用的英语读物都是英语国家的原版。你一个非英语国家编撰的图书,即算你编得再好,也入不了他们的法眼啊。

S老板设想得很宏伟,这套书打算做12本,要出口到东南亚、香港、澳门等地。

S老板讲得神采飞扬,台下一片寂静,鸦雀无声,大家心里都在犯嘀咕呢。S老板收住了话头,他突发奇想决定听听别人的意见。他第一个点了美术部经理,美术部经理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他习惯性地打了个哈哈,“呃,哈哈,我还没想好,想好再跟你说吧。”

见问不出什么,他又看向了我,我当时担任编辑部经理。“你来说说。”见到没人回答,推是推不掉了,我只得硬着头皮说,“呃……这个想法可能太超前了……”

听到这里,S老板顿时变色,他站了起来,唾沫横飞,“你懂什么,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然后非常不悦地宣布散会。

这个选题会不欢而散,但这个选题后来也没有做。原因是美术部经理私下跟S老板聊了,指出了问题所在,美术部经理永远都是一副笑嘻嘻的神态,这和我一谈工作就会露出一副严肃认真的神情截然相反,估计S老板也听进去了。

不久,美术部经理被提拔为副总编辑(总编辑是S总兼任),而我却很长时间里得不到升迁。

讲这个故事,并不是说我认同S老板的做法。应该说S老板的问题很多,因为专制,造成公司永远是一言堂。公司大小事务都要他来拍板。他不在,公司的很多问题就得不到解决,这就致使公司永远做不大。

作为员工来说,如果做得不爽,确实可以像前文中的那个小姑娘一样辞职不干,但问题是离开了这家公司,去另一家公司,别的老板是否就没有问题呢,他可能不专制,但也不排除有别的毛病啊。

除非你不打工,自己当老板,但自己当老板也要面对各种不同类型的客户,客户也是各种类型,千奇百怪的。他们虽然不是你上级,但有时候他们的诉求你也必须得听从。所以,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针对不同类型的领导,找出合适的相处之道方是正道。

美术部经理的方法值得借鉴,不在人前指出上级的错误,而是在事后委婉地指出,而且神情也很轻松,气氛比较融洽。S老板是聪明人,你说得在理,又是从公司的利益出发,他为什么又不听从呢?

其实在人前他也许早就意识到问题了,只是因为面子,有些下不了台而已。

因此,对于这种类型的上级,如何应对,可以总结成一句话:给足面子很重要。

第二种上司:阴冷型

第一种上司虽然专制,但这种人城府并不深,因为他们的喜怒哀乐都会表现在脸上。你只要摸准了他的脾气,不触他的逆鳞就是了。其实,最难相处的是阴冷型的上司。他是沉默的,时刻阴郁着一张脸,你很难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要做什么。

对于这种上司,你得少说多做,同时要学会从他的只言片语中找到他的要求以及他对你的评价。最重要的是,你要时刻提防他给你下绊子阴你。

留小胡子的老总

W总是我的上司,留着一撮小胡子,时任公司的总经理。

因为所在公司是一家集团的分公司,分公司又是合资的。因为股东之间的矛盾,前总经理及若干高层被清理出局,到外面另立山头去了。

W总是从集团的另一控股公司调过来的,此人话不多,城府很深,而且特别记仇。如果一不小心得罪他,一双小鞋就等着你了。他的阴冷在没来之前就有所耳闻,所以我提前就有了防范之心。

因此,在他来之前,我就和美术部编辑L进行了磋商,达成了同进退的协议,因为我们二人都是属于之前总经理的旧部,有可能都被清理出局,存在共同的利益,属于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不久,W总如约来到公司,对我们表面上很客气,还请我们吃了顿饭,席间表达对我们的器重,希望我们能辅助他把工作做好,示以安抚之意。

我们二人也都是老江湖了,心里明镜儿似的,怎么会被这种小伎俩所骗过呢。W总此时刚来,不了解情况,自己地位不稳,暂时还是不会动我们的,但过一段时间就不免了。

果然,没几天后就有W总有要捋掉我们的传闻传到我们耳朵里。无风不起浪,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和美术部经理L决定先下手为强。

我和L当天就去找了董事长H总,当然我们不会说是因为W总要搞我们,我们的由头是谈公司的发展规划。

作为中层干部,我们以前是不会直接找H总汇报工作的,我们都是找自己的顶头上司A总,由A总再汇报给H总,以免有越级之嫌。但现在由于新旧领导班子交替,公司动荡,直接向H总汇报也不算违规,最关键的是我们要防止被W总给搞掉。

H总之前也认识我和L,但印象并不深,很多印象都是通过A总的口里转述,或者凭会议上的短短几分钟,没有过像这样的深谈。对于我们的到来,H总也很高兴,他本来也想了解公司的真实情况,我们主动送上门来,他也是求之不得。

那一次,我们足足谈了有两个小时,主要谈的是我们在公司做的成绩,以及未来对公司项目的规划。我们没有刻意地邀功,但不言而喻,这些东西都是我们实打实做出来的,功劳自然也是我们的。

当然,这些我们之前是做了充足的准备的,为此,我都写了一份5000来字的会谈纪要,记录了我们要讲述的要点,并在来之前两个人都认真研习,熟稔于心。

整个谈话过程非常愉快,H总也非常高兴,他还不时拍拍我和L的肩膀,“你们都是核心骨干,公司的发展就靠你们了。”

我和L会心一笑,嘿,目的达到了。

事实也果然如我们意料之中,不久后,W总果然找了H总,想重组公司,要调换中层干部,我和L就在他的名单之中。

H总不但没有同意,而且还对我们两人大加赞赏了一番,W总碰了一鼻子灰,悻悻而去。从此,对我二人都带着三分忌惮,不敢再轻易起歹心。

W总肯定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将个人利益看得十分重,在他的心里,只要是威胁到他利益的,哪怕是可能存在的,都要铲除掉。但在职场中,这种人肯定不少。对于这类上司,你根本不要惧怕,一旦发现他有做出有不利于你的端倪后,记得提前做好应对,快速主动出击,时刻保护自己的权益。如果你一味忍让,只会助长他们的气焰,从而让你吃大亏。

第三种上司:嘴炮型

嘴炮型上司都喜欢夸夸其谈,出口必是战略、规划;所做项目年产值都是几个亿起步。

这种上司一般比较虚浮,不能做实事,但很多老板又需要这种人。因为这种人比较会来事,也比较能侃。一般酒量惊人,在酒桌上很能发挥威力,一顿胡侃乱吹,会将很多不懂行的人侃得一愣愣的,没准就谈成了一笔项目。

这种人情商比较高,这也是一种能力,在待人接物方面自有一套,确实值得很多人学习。

但如果你整天要面对这样的领导,也确实比较难受。一般事情都是你干,功劳都是他得,出了问题,他肩膀一歪,所有黑锅都由你背。

遇到这样的领导,你也千万不能太实诚,他交代的工作,不能都应承下来,有可能这个工作不是必须做的,只是他个人要向上级邀功,甚至这个工作有很大的风险,做了可能让你挨上级的臭骂。

你必须学会辨别和验证是否属于上级交代的。如果是,全力去做;如果不是,委婉地推脱。

战略博士

Z总是公司的副总经理,某军校博士毕业,理论水平很高。

无论是在员工还是老板面前,Z总都喜欢谈战略,动辄将“战略性”挂在嘴边,跟人合作必定时战略性合作,做的规划必是战略性规划……但Z总的规划一般都很空泛,没有结合公司的实际情况,永远没法落地。

Z总这人虽然不做实事,满嘴跑火车,但他善于揣摩老板的意图,并立刻然后安排手下人去做,做成了,就立马邀功。如果揣摩错了,做了老板不喜欢的事,那么他会想尽办法推卸责任,把所有问题都推到手下人的身上。

很不幸,Z总是公司的副总,虽然我是直接向老板汇报,但Z总职级比我高,所以经常会直接安排一些事情。

有一次,我就做了回他的替罪羊,吃了一记哑巴亏。

那段时间,老板热衷于玩点小魔术,比如什么变钱啊,读心术之类的,没事就会在一些小姑娘面前表演一下。Z总察言观色,觉得老板有做魔术图书的意图。

因此,他就找到了我,但因为他不分管编辑部,所以他就说,“老板交代要做一套魔术类漫画书,你赶紧策划一下。”

当时我刚跟Z总接触不久,不了解他的为人,所以,我也没考虑太多,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当即,我就安排手下编辑买参考书、跑市场,做调研,并开了数次讨论会,最终写出了一份详实的策划案,交到了Z总的案头。

Z总如获至宝,兴冲冲地向老板去汇报,准备邀功,可没想到却遭到了老板的一顿臭骂。

老板喜欢玩小魔术,只是泡妹妹的一种手段,根本就没有要做这方面图书的打算。另外,他觉得当时国内市场还不会形成魔术热,推出这类魔术漫画图书,时机不成熟。

好在Z总反应够快,够机灵,他赶紧赔笑说,“这都是某某(指我)他们自己捣鼓出来的,我本来就觉得不成熟,不太同意,但架不住他们的热情,觉得不能打击他们的积极性,没办法才拿给您看的。”

后来,我被老板拉过去狠狠训了一顿,什么擅自行动啦、没有大局观啦、浪费成本啦,劈头盖脸的。这个时候我真是百口莫辩,只能自认倒霉。

因为这个事,我还被罚了200元款。

也因为这个事,我彻底认清了Z总,从此,对他也多了一个心眼。

以后,凡是Z总安排的事,我都要问问,“S总具体意见是什么?能不能看看他的批示……”

因为我的谨慎,每次都让Z总悻悻而回,几番下来,他就再也没有找我做这种事了。

每个人碰到的上司不下千万,我的这个分类也比较粗疏,很多甚至不一定能囊括进来。但无论上司性格怎样,你都要摸准他的脾性,对症下药,可不能只由着自己的性子,和上司对着干,这样吃亏的可是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简介: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澄子卷入了两场命案。澄子偶遇房地产推销员高中同学海子,海子向澄子承诺,如果卖出公司脑子搞定...
    木子吹疯阅读 116评论 0 0
  • 阳光草堂记阅读 354评论 5 12
  • 在雨夜下,三个人的身影显得朦朦胧胧,在一条不为人知的保存了三十六年的古老小巷中,他们穿行其间…… ...
    Healer玥阅读 20评论 0 0
  • 前言 变化的世界不变的原则 要完成渴望的目标 战胜最艰巨的挑战 你必须发掘应用一些原则或自然法则,...
    白林007阅读 149评论 0 0
  • 每次回到大岐山, 匆匆忙忙一半天, 老徐面皮臊子面, 吃完喝完回西安。
    大成家亮爱生活阅读 1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