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圭吾,你在,我来

岁月未央,好在你还在原点,等我。

-题记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在氤氲的暖光下看着你的书,看着你的故事,感觉一切都充满触感。

如果文字落在哪里,心里的花便开在哪里,不论它是赏心悦目,还是芬芳留情,东野的花只是淡淡的雏菊野香,他没有词藻上的华丽,万紫千红的夺目,他只会用简简单单的语言,白日,流星般的短暂辉耀,依然可以写情入骨,触及到人的心底。仿佛有一种形的力量,让我去记住这个简单的你。

就像《白夜行》中的一句话:冗长的黑暗中,你是我唯一的光。带上探寻的翅膀,一起翱翔。

                绝望的念想,悲恸的守望-《白夜行》

  “你知道白夜吗?明明是夜晚却有太阳,照的晚上像白昼一样明亮,就是说一直这么犹豫不前的话,人生就毁了。”亮司与雪穗只希望能手牵手在太阳下行走,但随着故事的发展把这个原本美丽的幌子在悲凉,压抑的故事下摧毁。没有痴痴相思,没有海枯石烂,只剩下一个冰冷绝望的诡计,最后一次温情也被完全抛弃。

     故事的跨度整整19年,等到水落石出的那天,亮司用黑暗换回雪穗的光明,独自在黑夜里行走。用凄苦去救赎,他闭上眼睛,她默默地却没回头。他化为一个幽灵,眼里只有雪穗,只希望他能幸福。或许会说亮司一直守护这雪穗的幸福而雪穗对亮司没有爱,这错了当亮司坠楼的那一刻雪穗的背影犹如白色的影子,“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东野把一个失望,凄凉的爱情用一种平静而缜密的推理演绎的传神。

  也许有人会说这样的情节是这般恶劣,主人公罪劣深重。但是他们始终坚持向上的坚强斗志与不懈努力,这些其实都是在不断向下的堕落中完成的。它就像是一把戒尺用悲恸的故事诠释一个时代快速发展但不要失去理智的故事。就像东方早报中这样评价东野的《白夜行》:小男孩对于“手牵手在太阳下散步”的念想,是那段素净却因此注定无法实现的爱情。就是因为这段爱情,东野圭吾才保留了日本文学一向迷恋的永恒悲伤。

                扭转的时空,不变的真心与爱 -《解忧杂货店》

    街角处僻静的杂货店,不仅销售杂货,而且提供烦劳咨询。东野选择了五个被各种困扰的人,一所孤儿院,一位老人,三个小偷,还有近十位被各种忧愁困扰的男男女女。也许看着他们好像没有太大的关联,但是细想一下在事业和爱情间艰难抉择的运动员、离家打拼却屡遭挫折的音乐人、想要挣钱报答亲人的女招待、以及那三个小偷……他们真诚而又忐忑的给杂货店写信件,想要对未来找到新的可能。一切的迷惘,都希望能够找到答案。杂货店的老板浪矢先生每次都很认真的回答问题,哪怕是恶作剧,都不会去可以改变人心的声音。在浪矢先生临死之前,他很谦虚地说:“像我这样的糟老头子,怎么可能有左右别人的力量?如果说我的回答起了作用,是因为他们自己很努力。如果自己不想积极认真地生活,不管得到什么样的回答都没用。”

    所有的回答都是那般的温馨,有爱。时空扭转,但是东野想要告诉我们的是其实所有纠结做选择的人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咨询只是想得到心里内心所倾向的选择。最终的所谓命运 还是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他相信时间会为我们解忧。浪矢杂货店没有营业,但是却有了穿越时空横跨30年的魔力。30年前的人投了信,30年后有人可以在这杂货店中回信。更重要的是,东野生动地刻画了这30年前后的时代和人心的变迁,一个决定,一个事故,一首歌,环环相扣,悄悄地改写了一个人的人生,悄悄地改变了世界。

  《解忧杂货店》与《白夜行》不同,虽然都有明显的时间跨度,但是《解忧杂货店》多的是爱,时间兜兜转转,但是如果衷心的相信自己,一切都会如期而至。如果我们被生活所打垮,我想我们也会不约而同的向杂货店投信。其实能否找到答案,对我们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因为我们已经找到了答案,也慢慢的改变着我们生活。也许当下是一个屌丝逆袭的时代,我们都很恐惧,害怕,安全感与信任度就像是这个时代的稀有产物。因此我们就更需要一个“能找回现代人内心流失的东西”的杂货店。

     东野的书看着看着就会着迷,因为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去指引我们前进。东野本身也是一个在成才或是写作方面不断探索的人,因为一旦停止运行,就失去创作的源泉。所以我们应该多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出去走走,遇见不同的人,看见不同的故事,体会不一样的人生。

    所谓活着并不是单纯的呼吸,心脏跳动,也不是脑电波,而是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痕迹。要能看见自己一路走来的脚印,并确信那些都是自己留下的印记,这才叫活着-《变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