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公交车与音乐

旅行,你好!


我不是一个能坐公交车的人 公交车上 不能看书 不能玩手机 不能聊天 这些都会产生有异物从胃里面向上翻滚的特殊的反应

有人说公交车坐的多了就不会有这样的反应 习惯了就好了 这种理论显然不成立 我坐了二十几年的公交车 可是这样的反应却没有一点缓解的迹象

也有人说那是因为对陌生环境的适应能力不行 无论何时的公交对于我们而言都是一个陌生的环境 这样的说法还是可以接受的 或许我就是那个对陌生环境适应能力差的人

开着空调的公交车更加让我没有办法接受 封闭的空间 各种奇怪的味道混杂在一起 让我头昏脑胀 往往偷偷的开一扇窗 很快就在大家谴责的眼神中默默的关上

可没有办法 我还是喜欢坐公交车 总觉得在公交车上 塞着耳机 摇着晃着就不知不觉走过了大半个城市 那种感觉很奇妙

我喜欢让风静静的吹进来 吹在我的脸上 也吹进我的心里面 公交车上最后面角落那个靠窗的位置是我的最爱 闭着眼感受着风的方向 车缓缓地前行 感觉好像生出了一对翅膀 在风中飞着 常常飞着飞着忘记了降落 错过了想要的站台

到一座城市 不乐意跟着大量的人群去各种所谓的景点 人挤着人 看到的是人头 闻到的是汗臭 我喜欢没有目的的上一辆公交车 靠在最后角落座位的窗户上 打开窗 插上耳机 有时会痴痴的看着窗外掠过的风景 有时会静静的闭着眼睛感受着沿途的颠簸

耳机中的音乐从来没有固定的歌单 随机的歌单随机的播放 好听的歌曲不会返回去再听一遍 不爱的歌曲却会果断的跳过 喜欢耳朵中的惊喜 那种惊喜像一丝烟火会从耳朵中炸开 然后通过音符的震动传遍全身每一个细胞 那种不期而遇的小喜悦会让我的心情也像烟火一样绽放

我很喜欢不期而遇的美 没有目的的公交车上我也会没有目的的到站 也许是站台的一只小猫吸引到我 也许是刚刚掠过的一个路边摊想去尝一尝 也许是一阵风将梦中的我吹醒了 也许是坐的太久腿有点麻了 又或者只是一首音乐恰好结束 而公交车也恰好到站

去逗一逗那只也许并不是很好看的流浪猫 去尝一尝那个也许并不美味的路边摊 可能去人民公园和晨练的大爷一起打一套太极拳 然后在他们好奇的眼神中像做了坏事的孩子一样的开溜 可能跟随买菜的人群一起去菜场讨价还价一番却什么也没有买 饿了找一家餐馆点一顿当地的饭菜尝一尝 渴了路边买一杯当地的饮料喝一喝 吃饱喝足了沿着马路街道漫无目的的走一走 说不定能在一条不知名的小巷看到一场精彩的象棋博弈 累了找个人堆坐下假装当地人唠嗑 可是千万别开口说太多话啊 不然就露馅了 没有固定的路线 不需要两块钱一本的旅游地图 只需要耳朵里塞着耳机 随机的放着音乐

走的累了 就近找一个公交站台 随机的上一辆“心仪”的公交 走到最后的那个位置坐下 打开窗 感受着音乐和风 等着下一个不期而遇的美好

常常在不知不觉中就把自己给弄丢了 下了车 陌生的夜 陌生的街道 陌生的人群 周围一切的陌生却从来没有感到一丝的不安 却有着一种不可言说的暗暗喜悦 不急不慌 慢慢走 静静的享受这样的夜 而我似乎天生而来的方向感 让我总能够找回来时的路 每一次 都能

走过一座城市 于我而言 留下的只有回忆 带走的也只有回忆 天生不喜拍照 无论风景还是人物

有人跟我说你的记忆是有限的 你会慢慢忘记 所以我们需要用照片记录下那些美好的画面 当我们老去的时候 看着那些照片 甜甜的幸福感会涌上心头吧

可是总觉得那样一张纸封锁的景色太过于冷冰冰 就像一个个字符远没有亲口说出来的质感 那些好的就留在记忆中就够了 如果忘了就忘了吧

我想 总会有些什么东西会忘不了的吧

就像无意的某一天 耳机中随机播放出车辆进站的那一首歌 站台那只可爱的流浪猫瞬间就会跳进我的脑海中一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