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来生,换我把你刻在我坟前。

我是山间一枝独秀竹。

何时你来倾听我心音。

【恨意渗透时光你能否穿过奈何忘川。】

登上长城那一刻,走近各色地摊,一眼瞧中的就是好汉卡签发。不上长城非好汉,我上了长城,却在好汉卡上刻上了你的名字,蓝羽梦。此后一直挂在钥匙扣上,放在随身背着的书包里。

后来遇见了喜欢又能在一起的男孩,我掏出在长城为你求的好汉牌,他问,蓝羽梦是谁。我原本想说很多,我们本就有那么长的过去。可是就像当初你把我介绍给乔宇只说了一句话一样,我也只是说,一个朋友。

唯一不同的,乔宇那么懂你。你这样一句话。就已经说尽了我于你而言的特别。因为除了这个相依为命的男人,我是你唯一当作过朋友的人。

姑娘,我想你肯定知道为什么。因为,他和乔宇不一样。乔宇于你你于乔宇。都是宇宙洪荒里寂寞了千百万年才碰撞在一起的星球。相遇了就注定同归于尽的欢喜悲壮。而他于我是茫茫人海一眼瞥中再也移不开眼,我于他只不过万千人中向他伸出了手。

如果我们有未来,我想一定会说,这个叫做蓝羽梦的姑娘,是我灰暗年华里唯一的光亮,点缀过我整个少年与青春。连魂魄都是注定伴我一生的人。

【再无人似你,我恨之入骨,又思之如狂。】

四年后有人对我说,她是恨我的。就像,我恨你一样。我恨你的欺骗和狠心。她恨我的消失和决绝。

我握着手机都快要哭,在想啊,如果是你呢。姑娘,如果是现在的你,现在已经安定在某个小镇,一个人守着自己小店的你,突然看到我这么说。会怎样呢。是一笑而过,还是不顾一切的回来。

可是,无论你会怎样,都不会有这样的如果了。哪怕我求着你。继续伤害,不要回头,都不可能,有这样的如果了。

对金牛座的强烈意识,应该就是因为你吧,和我同月同日出生长我两岁的姑娘。

你从来都是固执倔强又执着,甚至到了让我和乔宇咬牙切齿的地步,却又无能无力。

我亲爱的姑娘,你最吸引我的,从来就不是敢放下一切去流浪的勇气,而是我在走廊上听着医生怜悯说着刚手术完的你腹中就如匕首一刀刀剜开血肉般撕心裂肺转过头却是你一脸平静的望着窗外,柔和得像是我的心扔进了你的身体里,替你受这些折磨。

好像已经很久远的故事了,再怎么撕开都不会疼了。我不是从来都不是恋旧的人,对一个人的记忆也有保质期。可是你真的已经离开我四年了,我只有这样记录下来,才能保证以后一觉醒来就彻底忘记你后翻起这些还能一点点在记忆中把你找回来。

虽然你已经丢掉了我,你真的真的已经不要我。留下的人注定多背负离开的人该背负的一切,替她走完她还没有走完的路程。

六年前还是七年前的现在,六七年前吧。我还未满十五呢,你也不过未满十七的小姑娘,无意中闯进你的空间。你知不知道在你离开一年后,我以同样的方式,遇见了第二个我这样去爱的人。可是他不是你,也不会像你。

你从来都是认命又不屈服于命运的,我无法想象十五岁的你在亲身经历父母护着自己葬身在车中之后又如何站立起来的。可以在从医院醒来后平静面对父母的死亡,可以很镇定的找当时也不过刚成年的男友帮忙变卖所有财产,再握着这些钱财踏上你一生的旅程。

你应该是知道的吧,从你在医院醒来的那一刻就该知道的吧,你已经没有像平常人一样几十年的一生。最后也让我和乔宇替你见证,你只有四年的时间。

四年中,你走遍了中国所有你想踏足的城市。我想我永远都会记得的一句话。不是你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轻轻握着我的手说,小孩儿别哭。而是你又一次从死神手里逃出,睁开眼时,像在对我说又像在自言自语,你说如果有时间你还想去看看中国外面的世界。可是,没有时间了。

你一定不知道,洗手间镜子里的我早已泪如雨下。你看,过去的我,就是这样脆弱,不是自己的经历,都可以浪费很多很多眼泪。

你说遇见我是你人生中唯一一个美丽的意外。可能是你遇见乔宇还在你是爸妈手心呵护的公主时,才把这个唯一给了我。可是你不知道。你是我人生中唯一一个,不敢回首。这四年来的每一个深夜,但凡会想到你,二十一岁的我仍旧会像十七岁那年一样,抱着被子泣不成声。

你离开后的很久很久,我还是在下完晚自习后习惯性拿出手机想给你打电话。听着提示音从暂时无法接通到已停机到最后的空号,晚上便会梦到最后一次见面时你仰头饮尽杯中的酒,而我站在门口最后一次回头看你,然后关上门。我听到你说对不起,还听到你哭。我以为你不会丢下我,我以为你会拉开门追出来便能看见一直蹲在门口的我,我以为你会打来电话便会知道我一直在等第一秒就接通。

可是你都没有啊,你就这样消失了啊。后来的我也想过,如果不是乔宇告诉我,你最后一站在香格里拉,我都不知道,我可笑的赌气,自以为是的想要你低一次头,却是你狠心设下的赌局,就为了让我在期待中失去希望,再忘记你。长眠在你最向往的地方,你应该不会有遗憾吧。登上山顶便是离太阳最近的地方了,如果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很快很快就会忘了你。

你看你一直就是懂我的,知道怎样让我不去承受不用接受,最后不动声色自己亲手掩埋那段过去。再也想不起这样一个你,在我欢乐的时候,痛苦的时候,压抑的时候,都守在电话那头,温声道,小孩儿别怕。

我不怕啊,我真的不怕,毕竟那些时刻,你都是陪在我身边的。我真的真的,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电话那头的你,就不在了,会不在。所以那些时刻,我真的不怕。

你也不知道吧,后来的后来我去过很多次景德镇。在你说从此以后再不联系的一个月后,我站在你生活了十五年的城市的土地上,拨通的

电话还是无人接通。在我高考之后,在我大一寒假之后,可是无论以后多少次再站在这片土地我也再不会去尝试要打你的电话。

你也不知道的吧,我想过就假装忘记吧。再也不要让这段过往折磨我一个又一个夜晚了,不要辜负你的良苦用心了。可是我做不到。所以你离开后的第三年,我终于启程踏上了前往香格里拉的旅程。火车每经过一座城市,我都想着离你又近了一点。很多知道我一直想去云南的朋友都问过我原因,到最后的离开我才算清楚,我只不过想给自己一个救赎。从你生命的开始,到你生命的最后。我终于可以让自己放下。

2016年12月30号凌晨,我守着最后一刻,再一次拨通了这串号码。是一个熟悉男声,他说,你好。我说,新年快乐。然后挂断了电话,终于删除了这个号码。

姑娘,乔宇已经结婚了你知道吗。今年二十六岁的他,来年会不会添个像你一样被他宠在手心的姑娘。从你还是个懵懂女孩开始,他就陪在你身边,一直到你离开这个世界。整整十年,他从十二岁到二十二岁,像是提前走完了这一生。终于听从家里的安排,找了个乖巧恬静的女生,准备安定下来。

我真心祝福他,毕竟,他是你这一生,唯一动过心的男孩。毕竟,你离开后的四年,我都知道,他过得有多不好。

我始终是最没有心的那个人,很少很少才会去想到你,到现在已经忘得很干净。如果不是很多个梦境里,都有一身淡蓝色长裙的你,站在海边。我也不会想起,我还没有,陪你一起看过海。

可是,我记得,你的花店啊,我记得我说过要陪你一起开花店啊。在一个安静的小镇上,你为我冲柠檬茶,我为你冲咖啡。

曾经我最渴望的就是陪你一起去你想去的地方,可是当我可以自由去每一个自己想去的地方时,你早就不等我了。曾经我最喜欢的颜色一直是你最爱的淡蓝,可后来的我却爱极了红色。它就像你给我的感觉,扑向火海的蝴蝶,为了燃烧短暂的一生,你说岁月不能蹉跎。曾经我想着有你陪伴便可以一直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可你离开后我连流泪都觉得奢侈。曾经我习惯一趴上书桌就握起笔给你写信,后来的我写的信,再也寄不到你手中。

我是知道的,你想去的城市中,从来就没有过南昌。可是你却一次又一次来到这个城市,因为我被学校束缚在了这里出不去,你就只有进来。

我也曾是你的负担么,是你的累赘么。你的每一分每一秒就像别人的每一年每一月,我会任性的必须经常听到你的声音才能安心,必须要见到你才会安静,必须知道你的一切行踪才能放心。

毕竟有那么多那么多我从未参与过的时间里,你一个人在医院度过一段又一段隐忍又漫长的时光。

蓝羽梦,我是恨你的,你知道吗。我恨你的欺骗,你明明知道我最想要的,却为了给我你认为最好的,欺骗我。我从来就不想要最好,所以我恨你,你知道吗。

可是,却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像你,让我恨之入骨,又思之如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