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螺少年

96
浓墨易形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2.5 2018.12.14 16:20 字数 4849

林浅从小就有一个梦想,拥有一个田螺姑娘,多么温柔善良呀,最重要的是会做饭、会做家务。

要知道她从小就被自己老妈的厨艺备受摧残,让她这个吃货不得不走上了成为厨师的道路。

如今,这个想法更强烈了,因为好姐妹余音要去国外进修了,这一走就是半年,也不是舍不得她。

主要是她不会做家务,余音走的第三天,看着家里堆放的杂乱无章的东西,她欲哭无泪。

进门,穿上拖鞋直往厨房跑,看着水盆子里的田螺:“你们之中一定有田螺姑娘对吧,求求你帮我收拾一下家务吧!”

然而并没有奇迹出现,林浅失落的给田螺重新换了一盆水,出来时不知踩到了什么,摔了个狗吃屎。

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蹲下身子在地上搜寻着,在门角落里发现了一颗田螺,捡起来一看是一个田螺:“还挺漂亮。”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林浅愣住了,跟其他田螺一比较,好像都长的差不多呀,为什么刚才会觉得漂亮?

“你们可得争气一点呀!”本着不想浪费的选择,又把它丢进盆子里了,“明天我要是回来,还没有田螺姑娘的话,只有把你们给吃了,要不然可得坏了。”


夜幕降临,房间里传来浅浅的呼吸声,厨房水盆旁边待着的田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旁边一个黑色的人影。

“臭女人!”人影看着房间的方向,反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背,“也太重了,还好我壳硬。”

这人正是被自己老爸赶出家的徐延,原因是有洁癖,而且很严重。

严重到,一起吃饭的时候得备上两双筷子,一双从菜盘子里夹菜,一双入口,说怕菜里沾了别人的口水吃不下。

这还好说,给他弄一碗,他自己一个人吃得了,受不了的是,他们房间地上有根头发,都不行。

“我自己房间你别进来不就得了?”

“我路过可以看到。”

他爹一气之下就把他给赶了出来,封住了他大部分法力,美其名曰要让他入世历练,其实就是不想他回去妨碍他们的二人世界。

徐延表示很伤心,更伤心的是被丢到了菜市场,这味道让他永世难忘,还有身边挤着一堆小玩意儿,他又不能在众人面前变身,只能等着一个爱干净的好人带走他了。

当看见林浅的时候,他就眼前一亮,扎着高高的马尾辫,全身散发着美食的香气,一定是个厨师。

白色的T恤上,纤尘不染,剪的整整齐齐的指甲缝里,干干净净,一定是个爱干净的人。

“浅浅,今天又来买田螺呢,给你留新鲜的。”大爷笑眯眯的更她打招呼,把剩下的田螺装在袋子里递给了她,“今天下班有点晚,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谢谢张伯啦,怎么可能不来呢,就是今天有点忙。”

回来的路上,林浅抬高手臂把袋子提到眼前,徐延看到长长的睫毛上下颤动,一双水润的双眼像是有水波在荡漾,脸颊上红扑扑的,激动的嗓音传来一段话,“田螺姑娘,你在不在呀?”

徐延站在厨房门口,眼睛盯着客厅,眉头几乎皱成了一团,太阳穴一抽一抽的疼:“我昨天是吓了眼吗?怎么会觉得她是个很爱干净的人?”

“啪!”徐延重重的关上了厨房门,比起外头,这里面简直干净的不像话,他都挑不出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饭筷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橱柜里,油烟机上不见任何油污,灶台上也不见任何污秽,连垃圾袋都被林浅搁在了屋外,可见她的用心程度。

要问他为什么不走,当然是舍不得林浅的手艺了,昨天晚上正是饿的难受,在冰箱里看到了一盘辣子鸡,卖相极佳,稍稍施法加热后,香味扑鼻。

想到这里,徐延纠结的眉毛总算是平缓了很多,打开冰箱门拿出了今天的两盘菜,眉毛又皱了起来,只见两盘菜看起来还是特别的美味,但是都被吃过一点点,这让他怎么受得了?

在冰箱门上靠了好一会儿,辣子鸡的味道总是在脑子里闪动,徐延默默的又把两道菜拿了出来。

但他也不敢吃完,要不然被发现了,她要他帮忙打扫卫生怎么办,他可不想便宜了林浅。


“奇怪!”林浅这些天总是觉得每天晚上做好的菜,第二天早上起来似乎都在减少,但又好像没有少,脑中灵光一闪,“难道是田螺姑娘!”

林浅喊出声后,发现地铁上的人都看着她,赶紧又低下了头,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回家后,照常吃完了饭,就躺床上睡了,只是并没有睡着,而是蒙在被窝里盯着手机,手机屏幕上是厨房的画面,大概到12点钟的时候,从灶台角落了爬出来一只田螺,摇身一变尽然成了一个成年男子。

简单的白色T恤和黑色马裤,汲着一双墨绿色人字拖,很随性的打扮,看起来却也是有一股潇洒的味道。

“一定是被窝里太热了。”林浅脸上有点发热,耳朵通红,随即又愤怒了起来,悄悄的摸向了厨房。

”好吃吗?”吃的正欢的人立马僵住了,过了一两秒后人直接消失不见了。

这时候的徐延变成了田螺,趴在冰箱的顶部偷偷的观察着林浅,她脸颊粉扑扑,气鼓鼓的,他都想伸手戳戳她的脸蛋。

徐延越看越好玩,忍不住笑出了声,显然这个笑声让她回过神来,眯了眯眼睛,把其中一盘菜端起来倒在了垃圾桶了。

“别倒!”看到林浅又端起来另外一盘菜,徐延终于急了,从林浅手里救下了他的美食。

“想吃可以呀!你来帮我收拾屋子。”

“换一个吧!”徐延看着林浅粉红的耳尖,低下头,“我亲你一口。”

“想得美,必须帮我收拾屋子才行。”明明田螺姑娘那么温柔贤惠的呢,换成男的也不能差别这么大吧,就算是帅哥也不行。

林浅说完这句话后,就看到男人一副十分纠结的模样,生怕他不同意,急急的开口:“以后你想吃什么都行,没有我不会的。”

“一言为定。”林浅话音刚落,徐延就笑着答应了,虽然房子是脏乱了一点,但他以后肯定还得住上一段时间,不亏。

林浅看到徐延一口答应的样子,就知道自己又被骗了,又拿他没有办法,只好气呼呼的回房了,关门前恶狠狠瞪了他一眼。

躺在床上还想着明天要怎么整他,然而还没想多久,就被周公拖入了梦乡。


第二天,林浅是被电视声音吵醒的,打开房门看到焕然一新的客厅,快要脱口而出的脏话收了回来,看着斜躺在沙发上的人,激动地说道:“你也太厉害了吧,弄的这么干净,昨晚我尽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那是当然啦!”徐延挑了挑眉毛,嘴里弯了起来,还是有人欣赏自己的嘛,“你快点做饭吧,我先去把你房间也收拾一下。”

“嗯嗯,我先去洗漱一下,等会儿给你做,”林浅开心极了,哼着调子挤牙膏,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内衣内裤还没收起来。

“那个,挺乱的吧!”进了房间,正好看到他正在收拾自己的桌子,偷摸着把床上的内衣裤混在空调被里收进了衣柜,松了一口气,“被子我等下要拿去洗的,就不用收拾了。”

“嗯,好。”说这话是,徐延并没有看她,还在仔细的擦桌子,仔细看才发现他一直在擦一块地方,耳尖悄悄染上了红色。

“等下一起出门去买点小装饰,看起来太冷清了。”徐延放下筷子,看着四周,该有的家具都有,就是缺了点温馨的感觉。

“好啊!”有人帮忙装饰房子,林浅哪有不赞成的道理。

结果进了商场后,徐延就带着林浅直奔食品区,看着渐渐被填满的购物车,林浅有气无力:“不是说好的买装饰用品嘛?光是这些东西,等会儿都没法提回去呢。”

“怕什么?不用你拿。”正盯着两袋薯片发呆的人并没有看她,还在纠结选哪个口味。

“可是,你也拿不下呀!”

徐延把两袋薯片都塞到了购物车里,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笑着:“放心,我自然有办法的。”

出了超市后,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本来空空荡荡的脖子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个项链,红色的丝线,坠子是一个小手指甲盖那么大的翡翠田螺,通透清澈。

徐延把项链拿在手中,随后地上的三个大购物袋就消失了,他摇了摇丝线,看着林浅笑道:“没骗你吧,东西都在这里面。”

“这是你的壳吗?好漂亮,能给我看看嘛?”

徐延看着林浅亮晶晶的眸子,实在说不说拒绝的话,她把坠子放在手心翻来覆去的看,柔软的手指摸索着,他身上都快要着火似的。

“我们赶紧去把装饰买了吧,回去还赶得上吃午饭。”总算是成功的转移的她的注意力,把东西拿了回来,心里又有点小失落。

很快,徐延就把思绪抛在了脑后,把所有的东西都买好后,两人开始了自己的工作,正在布置林浅房间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林浅的痛苦声。

“手指受伤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徐延进门就看到林浅的食指上哗哗的流血,看着林浅眼圈红红的,顿时慌了起来,用舌头舔了舔她的手指。

林浅满脸通红,她是厨师,就算平时很小心,还是会不小心受伤。但她怕痛,平时工作时,又忙周围又都是人只好忍着,在家时才敢留点眼泪。

舔完她手指的徐延也愣住了,嘴里有她的血的味道,还有猪肉的腥味,但他却没有感觉到一点不适,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从抽屉里找到创口贴仔细的给她包好。

“你都受伤了,别的不会做,煮面我还是会的。”

“不用了,就是一个小口子而已。”

“你嫌我做的不好吃?”

“真没有。”看着徐延严肃的样子,林浅就不在坚持了。

林浅感觉自己等了好久,四十分钟的电视剧都放完了,他还没有出来,她直的去敲厨房门了。

“好了没有呀?”林浅听到了厨房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快了,快了,再等一分钟。”

这次,徐延倒是很快就出来了,端了两碗面出来,其中一个碗上面还放了一个蛋,食物的样子只能说还过得去。

“快吃吧,饿了吧。”徐延把放了鸡蛋的碗,放在林浅面前,端起自己的碗开吃了,“味道是没你做的好,将就着吃一点吧。”

“哎,你怎么哭了?”

“没事,太感动了。”其实她是被辣哭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感动倒是真的,肯定是为了给自己煎个鸡蛋才弄了那么久。

徐延面露疑惑,夹着鸡蛋咬了一口,随后又吐了出来,盯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道:“你是笨蛋吗?不好吃就别吃,不用勉强自己。”

“喝口牛奶。”

“以后还是我来做饭吧,你做家务就好啦!”

“好。”看着她哭的稀里哗啦的,鼻尖通红,可怜兮兮的。但是,真的好可爱。


日子就这么过去了,这天下午,门铃响了,是林浅下班回家的时间,徐延边开门边问,声音带着笑:“今天买了什么菜回家?”

门口站着的是一个40多岁的妇人,虽然眼角有些皱纹,但是还能看出林浅的眉眼跟她很像,徐延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她伸头朝房子里看了看,退后一步,又看了一下门牌号,疑惑道:“没错呀,这是浅浅家。”

“你是浅浅的男朋友吧?”她从鞋柜里找了一双拖鞋,进了门就坐在沙发上环顾四周,笑眯眯的跟徐延说话,“叫什么名字?”

徐延直直的站在她旁边,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支支吾吾的说着:“我叫徐延,我只是浅浅的朋友。”

她抿嘴笑着,拍了拍旁边的沙发:“别怕,坐着吧。”

徐延可不敢做她旁边,只坐在了她对面。

“费了不少心吧,浅浅我是知道的,她哪里会收拾家务,哪次来家里不是乱糟糟的,看这里还添了不少小装饰,还挺好看的。”

“你家是哪里的?”

“我……”徐延实在不好回答,想着要不要编谎话的时候,门铃响了,仿佛遇到救星似的,立马站了起来,“阿姨,我去开门。”

“我今天买了鸡呢,做你最爱吃的辣子鸡。”林浅一边换拖鞋,一边开心的说着。

“那有没有我最爱吃的?”

“妈!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了?跟我到房里来。”

房间里,林浅正接受她妈妈的耳提命面。

“这孩子模样很周正,又不嫌弃你不会做家务,你可得抓紧了啊!什么时候约他父母出来,一起吃个饭吧,不如就这周日。”

“妈,你说什么呢,我跟他不是那种关系。”

“不是哪种关系?不是男女朋友,他会叫你浅浅?叫的多亲密。这么好的男孩子,你就更得抓紧了。话就说这儿了,这周末就先带去我们家吃个饭,下次再约他父母一起。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先走了啊。”说完这句话,她就准备离开了。

“阿姨,这么快就走?不吃个饭嘛?”

“你们自己吃吧,周日跟浅浅一起去我家玩。”

“啪!”徐延站在门边,回头看着林浅,呆呆的,显然脑子还没有回过神。

“我妈妈叫你去我家玩呢,你去吗?”林浅把他拉到沙发上坐下,她眼睛看他头顶,看他的脚,就是不敢看他,久久得不到他的回应,小心翼翼的又叫了他一声,“徐延?”

“叫我阿延。”徐延直勾勾的盯着她的眼睛。

“阿延。”

徐延双手捧着她的脸颊,两人的脸越靠越近,他的唇轻轻碰着她的额头,鼻尖,最后在她的嘴唇上辗转。

“我都听到了。”徐延抵着她的额头。

“听到了什么?”林浅装傻。

“坐好,把眼睛蒙上,心里默数十下再睁眼。”林浅默数着,期待着,期间听到了电灯开关响起的声音。

再睁开眼,看到了墙壁上闪烁着点点的光彩,像是一个个萤火虫,墙顶部是璀璨的星空,他缓缓的走过来,颈部的坠子发着微光。

“很漂亮。”徐延从脖子上取下坠子,待在她的脖子上,“做我女朋友吧。”

“好。”林浅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紧紧的抱住了他,把红的发烧的脸埋在了他的胸口。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