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连载】帝姬(第二十五章)-满城风雨(上)

《帝姬》目录

这些天,虽然燕君大部分时间都在昏睡中,但宫千婉依旧寸步不离地守在燕君床边,即使王后和宫千隆来劝,都执拗着不肯走。

“都这么大了,还发小孩子脾气?”说话的人正是宫千婉几日未见的二皇兄宫千隆。

自燕君抱恙以来,朝廷上下都是他代为打理,王后于一旁辅佐,如此信任与重用的情境,倒教朝下的那些臣子们纷纷暗自揣测:燕国国君之位怕是传于二皇子无疑。

“二皇兄……”宫千婉看清来人,回过头便扑进他怀里,再抬起头来已是双眼通红、梨花带雨。

“好好一张脸,如此哭下去怕是要花了。”宫千隆疼惜地为她擦去眼泪,开玩笑道,“明日宫墙上怕是又要多一只小花猫。”

“多就多了,我倒想变成一只猫呢。”宫千婉抽着鼻子,也只有在父王和二皇兄面前她才能真正地像个孩子一样,任性着不长大。

这些日子,她独自承担着害怕与担忧,无法与人诉说。她害怕父王长病不起,亦不想面对两位皇兄骨肉相残,还有与萧朔的敌对……这一个月来,她夜夜都在噩梦中惊醒,醒来才发现自己已泪流满面。

她知道只要父王恢复健康,她的那些担忧就不会有了,所以她得陪着父王,一步也不离开,说不定父王什么时候就醒了呢,对啊,父王还答应今年冬至要带她去北国看梅花呢,父王不会食言的,今天没醒,说不定明天就醒了呢。

宫千婉越想越委屈,眼眶里憋满了泪水。

“你今日可是还未吃饭?”宫千隆招手,几个侍女就把备好的一桌子饭菜呈上来。

宫千隆坐下来,把宫千婉平日里爱吃的几样菜一一夹好放于碗碟中,就连那鱼刺也给仔细挑干净了,他说服宫千婉:“你若不吃不喝的,照顾自己都不成,还如何照顾父王?”

见宫千婉依旧站在一边执拗着,脚都未挪一步,宫千隆故意皱起眉头,批评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如此糟蹋自己的身子,又岂是孝者所为?”

果然,此言一出,宫千婉顿时面露犹豫之色,终究还是在桌案前乖乖坐下了。

“皇兄,近日朝中形势可还好?”宫千婉在宫千隆的监督下,默默喝一口粥。

“都还好,无什么大事,倒是今年风调雨顺,百姓收成不错,各地都报来喜讯。”宫千隆微微笑道,说话时又盛了一碗滋补的鸡汤递到宫千婉面前,就差没亲自拿着汤匙喂了。

“好苦。”宫千婉突然放下汤碗,皱眉吐了吐舌头。

“好端端的,这汤怎么会苦?”宫千隆拿起一旁的汤匙,尝了一口,发现鸡汤并无异样,转头却被宫千婉握住了手,原以为还是小丫头的她,皱着眉头一本正经地对他说:“皇兄,我说的不是汤,是你。”

“皇兄总当征儿是个孩子,报喜不报忧,方才皇兄进来时眉头分明是皱着的,连笑也只是苦笑,想必朝廷上也已经是明争暗斗了。”宫千隆虽然努力不表现出来,但她还是注意到了,方才她问起朝政时,皇兄明显犹豫了片刻。

“什么事都瞒不过你这丫头。”宫千隆苦涩一笑,伸手揉了揉宫千婉的头发,“如今朝中形势已是一片混乱,大臣们关心的不是百姓民生,而是该站哪个阵营,燕国换代后能否保住自己的官职……其实,哪个阵营不都一样吗?官者为国为民,换代又如何,燕国还是燕国,不依旧有他们的一席之地吗?”

朝中大臣拉帮结派的事早在宫千婉意料之中,自古以来,成王败寇,若是站对了阵营,鸡犬升天,若是站错了,便是跌至谷底,两者遭遇云泥之别,如今朝中局势波谲云诡,谁又能独善其身?

“……”而真正令宫千婉惊讶的是宫千隆的那一番话。她虽知道二皇兄宅心仁厚,即使成为新君,也不会轻易将那些辅助宫千澜的大臣革职。但,如果最后的得胜者是宫千澜呢?宫千婉知道她那三皇兄素来不是什么宽容大度的人,如果是他登上王位,往日里支持宫千隆的那些官员又有几个能保全?

所以还是二皇兄登上王位的好。

想及此处,宫千婉不由心中一惊,原来,两皇之争中,她早已选择了偏向宫千隆。

她自嘲一笑,别说朝中大臣,便连她这个皇妹也站了阵营,真是好大的讽刺!

“征儿,你若累了,便靠在皇兄肩上睡一会吧。”宫千隆拥过面色凝重的宫千婉,像幼时那般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道,“再过些日子,过些日子,一切都会变好的。”

“真的吗?”宫千婉将头枕在宫千隆宽厚的肩上,肩上传来的温暖让她感觉回到了以前无忧无虑的时光,父王、母后、二皇兄、阿姊,还有萧朔……想着想着她就闭上眼睛睡着了,也许醒来后她就能看到父王笑哈哈地站在她面前,一切也都会恢复原样。

入夜,天色阴霾,燕国都城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秋雨下了整整一夜,庭外的桂花落了一地。

都城内的燕夕湖整个都笼罩在雨雾之中,便连船坊前的灯笼,都显得无精打采,散发着淡淡浊光。

“公子,入夜了。”船内的悠扬琴声停歇,素玄看了眼船舫外的雨帘,对那横卧于榻上的红衣公子道。

那人慵懒地睁开眼,朝卷帘外淡淡一瞥,嘴角荡起一股不知名的笑意,绝色的容颜,配以身上的一袭红衣,倒平添一丝诡异的气息。

眨眼间,榻上的人突然不见,再反应过来,声音已是自船舫外传来。红衣人站于船前,微眯着眼望一眼不远处灯火通明的燕国王宫,嘴角却已没了笑意,“夜冷雨寒,这种日子不知有多少人在等着看戏!”

“看来燕国的两位皇子都很会挑日子。”素玄持一柄纸伞自船内出来,走至红衣公子身侧,将伞面置于其上,语气淡然冷漠,“在这样的夜里杀人,必定是出好戏!”


下一章:满城风雨(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