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寻花海山重

“相隔于天河之滨的两颗星

需要怎样的语言交流?”——祥光《幻景之河》

大雪刚过。这是节气,闽南无论如何是下不来雪的。对于我,下雪早就成为了一场弥足珍贵的记忆,悄然夹在大学时期的扉页间,偶尔翻开回味一番。但是我总是如此的不安分,是个瞎折腾的货。欲放的蔷薇,细嗅的猛虎,都在我的心底,总能甘之若饴、甘之如荠。失去的不可求,未知的可希冀。在这样一个冷清的周末,我欲到“闻名已久”的长泰花海、山重去寻找开在冬天里的花,以宽慰这无雪的遗憾。本以为顺道而过,闲暇取景,没想到山里的路这样曲折。盘山的路,蛮横、不依不饶地穿行在绿林间,每每来个一百八十度迂回,让人一刻也不敢松弛神经。我只得穿行在风景中,万不敢抬头望风景。等到汽车盘上半山腰,望见远处的村落、河流、稻田和耕牛沉寂在远处的谷间平原,如同散落在海底的珠贝,我才意识到前方的路已然如此的平坦。我大抵可以放眼四周了,这无法预测的仁慈就出现在半途,何其美妙!

长泰临近厦门市,重山深水被辟为风景区,自有其风流的景象。看那空中的云,就出落得如此的精致,是别处所没有的。云在山上,有风云骤变之势,吞吐万千之象;山上看云,眺望一片云海,让胸襟开阔,让目光遥远漫长,让人心舒缓安定。若是再往高处看,那里的云朵,孤零零的飘逸,淡白渐渐消逝于深蓝里,明空终于一尘不染。我觉得看云的心境不同,云也就不同,和地点倒没有多大的关联。长城晴空的云,看的总是厚重的;天津夜空的云,渲染了城市的暗红迷光;昔日合工大翡翠湖上的云朵,却那般天真散漫;而后在闽地的山水间,各种各样的云,迥异地散落在我的思绪里。回忆起一朵云!在灵通岩的空中阁楼间,那些逆风行荡的云朵,如同长了脚一样,奋迅地往更高处奔跑;一年前在海沧大桥的尽头,“有一朵巨大的白云,像硕大的树冠一样悬浮在湛蓝的天边。云朵顶部在阳光直射下显得如此的白,白的极致,仿佛比世间的一切物品都还要白。云朵底部则是黑白灰的交界处,就像是树冠下的阴影,就像是立体素描的底部衬托,让整朵云真真实实的存在。”而如今这云,也在眼前,真真实实的存在,永恒的存在,仿佛不再逝去。

“其实你该看看云层

无论厚实与否,都质地轻盈

而我,反复穿过一条河

要用光洁的感官获取

对岸的风景”

——夕染《对话》

云自然是美好的寄托物,却无法亲近,“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我所寻找的花海,叫“玛琪雅朵”,名称源自意大利的一种花,代表着美好和回归。虽是景点的付丽,倒也是贴切的名字。看见漫山遍野的花,总让人感觉如此美好;置身于碧阴阴的山谷清风里,自然想起了纯真的归宿。难怪这里如此吸引城市匆匆忙忙的过客,引得山径间鸣笛声声,轮痕交错。这些虚妄的马蹄声!我也是虚妄的过客,此时却看见漫山遍野的枯枝,枯叶,萧索的篱笆,薄凉的花衣,人工的痕迹。花海俨然不在了,唯有几丛“五瓣花”,孤独的绽放。在我的臆想里,冬日的闽南,仍可以繁花开遍,红肥绿瘦。想前几日在岛内梅海岭上,觅得梅海一片,淡红的,深红的,淡白的,灰白的三角梅,在初冬的阳光下,绽放得像雪一般明丽。抑或在我故乡的一隅,木瓜正悄悄吐露着花蕊,睡莲开满了池塘,美人蕉艳得像出嫁的新娘;是谓冬日之花。然则花海却不是天然的花海,大抵是人们的杰作,难违玄冥之掌。然则我们仍可以幻想:

“假如你和我住在隔壁

我看见你和你看见我

一片白发卷曲的海上

还有那上空无垠的

星云,像我们的过去”——三味《隔壁》

凭着美好的记忆去揣摩生活,大概是人们犯有的通病,特别是有文学癖好的人。“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兮,雪雨霏霏。”在诗无邪的时代,这种心思便体现得如此悱恻缠绵,令今人感慨。其心细腻,其思靡靡,其情炽烈。情感丰沛容易怀旧,表达真诚不善世故圆滑。我所认识的文学爱好者大抵如此。是在生活中寻找美好的存在,而不是用文学粉饰虚荣的心理。这是真爱文学的一道标签。文学的美就像是冬日的花,开在无处不在的臆想里。就像是:

“那些翠翠绿绿的日子啊

像纸上的诗句

风一吹就干了”——木剑《小夜曲》

文学美丽、多情、浪漫,往往与生活中反复出现的烦躁、孤独和现实相冲突。生活越艰苦,对文学的排斥越强烈。文学在古代大抵是贵族的特权,而后慢慢走向平民,然则真写作所需付出精力时间之多,仍给平民筑造了极大的门槛。古往今来的大作家,或为官、有雄厚的家底支撑写作,或以写作勉强支撑写作,抑或半生穷困潦倒死后得名者也不乏其人。最近有人在讨论当代中国写作者的困境,时代的浮躁,劣币驱良等各种因素,无不在折磨这个时代的文学良心。为文学献身的精神,谈何容易!唯有修炼超脱的心境,方铸文魂。

随后我就去了古山重。在这个古老的村落里,大部分人姓薛,先祖是随唐朝将军陈政(“开漳圣王”陈元光之父)入闽的“行军总管使”薛武惠。但也有传说是“薛仁贵”的后裔,颇具传奇色彩。村中的薛氏祖庙,古朴清净。村中还有一颗千年古樟,枝残腹空,古老沧桑,但仍旧枝繁叶茂,生生不息。村民们有黝黑的肤色,憨厚的笑容,各自行走在寂静的乡道上,简单而从容。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入侵者”,鸡肋般的出现,打乱了这里的宁静,陷入了尴尬的境地。物质的增长为很多人喜好,即便在这古老的村落里仍到处可见过度物化的痕迹。但仍不乏有返璞归真者,归隐在寺庙或深山里,为世人所不知。像我这般孤独却又耐不住寂寞的人,在四处猎奇之后,也同样会四处碰壁。最终落得如阮籍般,穷途大哭而已。大概仍不够潇洒,进退维谷。想起病秋语《烛镜台》,“莫哀凉,狭路同行几载,早谙迷梦。同去寻欢,同度华年,同夸风流镜台里。”多好!或如奶油般叹息:

“眼底暮色永眠

今晚的风中,我听见

栀子与飞虫在吵架

隔壁的砂锅咕咚咕咚冒着泡

膏脂香渗软了柔情蜜意

暖透过夏”——奶油《今晚的风中》

���gi?�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最近一直在追剧,<楚乔传>昨天晚上追到45集,当看到元淳公主为了燕洵不被杀害而恳求皇帝将自己许配给他的燕洵哥...
    美姬_93e3阅读 46评论 0 2
  • 天津的天气在好的时候很少,这两天晚上都刮着风,四月底的暮色,没有晚霞晴空,天空是抹了灰的温热的砖红,在房间里,虽不...
    易柳沈阅读 403评论 8 18
  • 他还是他,又好像不是他。 他的鬓角没有白发,只是听人说,他昨天才去染了头发。他不高,也不胖,只是肚子总是很大。他说...
    左手趣玩阅读 22评论 0 0
  • 鞋 作者:岠山剑客 鞋与地面,踏出匆忙, 鞋与路,走出岁月长长, 鞋与生活,是百转千肠的碌碌, 鞋与我的一生,是酸...
    岠山剑客阅读 51评论 7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