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簿

往生殿

                楔子

   执念是什么?在很久很久以前,我问过许多人这个问题,得到了很多种答案,却依然不懂这些答案背后真正的意义是什么。直到后来,我来到了这里,看了太多别人的故事,好像得到了一丝体悟。所谓执念,我想大概是一个灵魂对一个人或一件事,不忘,不放,无穷无尽的等待,等待一个或许连他们自己都不曾看懂的结局。

    冥界除了各司其职的十殿阎王外,还有一殿,名曰:往生殿。我是往生殿的大祭司,我叫倾年。大概是因为我是这幽幽冥界唯一的女祭司吧,所以自然而然,我的往生殿便安在了最阴暗的地方。想要来往生殿的人,都要穿过万恶的十八层地狱,然后游过满是恶鬼毒物的血污池。伏锦说,能来到这往生殿的人,都是英雄。伏锦是我的侍女,一个游荡了一千多年的女鬼 。她从未说过,她不去往生,也不去轮回的原因,但我知道,她是个有故事的女鬼。

  在人间阳寿尽了的生灵,若不想进入六道轮回,都会穿过重重障碍来到这里。而我,掌管着三界十方的生灵往生簿,我会根据他们心中所想,在异度空间里为他们指一个满意的去处。而选择往生的生灵,都只会留一世的命格,等命格尽了,他们的肉体和灵魂便会永远的消亡,不会再有轮回或者往生的机会,仿佛这个世界,他们从不曾来过。也只有能经受的住这永远消亡的代价的生灵,才真正拥有往生的机会。

  这天,伏锦带进来一个一身黑衣的女子,疲惫的眼睛里闪着一丝戾气。桌上的身份证明写着她的一生。在她出生的时候,她的母亲因为难产去世,她的父亲在她七岁的时候,因为吸毒无钱还毒资被人打死,她走投无路乞讨为生。后来被收进杀手组织,接受了非人的折磨和训练,最后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遭到同组的杀手背叛,被人乱抢打死了。啧啧,倒真真是命运多舛的一生啊。

    “想好了么?”我从头到脚看了她一遍,淡淡的问。只见她微微一怔,缓缓抬头,轻轻扬起嘴角:“无论过程如何凄苦坎坷,我只要一个结局,一个好的结局。”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临安花雨


             一、风月局

            1.花灯初遇

    年关还未过,眼看着院子里的小花儿小草儿刚刚冒出的新芽儿,却被迟来的一夜春雪深深压回了土里。今年的冬天,离开的分外迟。外面不知是哪里,天还没黑就已经开始放炮仗了,隔着老远都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声。

    一身侍女打扮的小思把一件浅红色的鹅绒披风披在了站在窗前悠悠出神的女子身上。“小姐,我们今晚出去么?我听外院的阿才说,今年的灯会可漂亮了,比去年又增添了好多好玩的游戏呢。”

   那女子抬手拢了拢身上的披风,轻轻一笑,说道:“你啊,也只有出去玩最让你上心了。去,让厨房传膳吧。”

   小思闻言,欢喜道 :“是,小思这就去请老爷夫人出来用膳。”

  临安城是江南十大名城之首,人口众多,贸易发达,其繁华程度不亚于天朝盛都。大约是因为今晚是年关最后一个盛大的节日元宵节,所以城里的人们极尽欢乐。道路两旁挂满了各式各样,各种颜色的花灯,花灯下的空地上都是小贩儿摆出来的灯谜和竞猜的奖品。不远处的花楼还在门口摆了擂台,让来自异域的姑娘们跳舞供人们欣赏。道路上人头涌动,大多数是小孩儿,年轻的姑娘们和喜欢卖弄文雅的公子哥儿。

  四个侍卫打扮的青年男子正小心翼翼的护着一主一仆两个女子在人群中行走。“小姐,你看你看,好热闹啊,这些花灯都好漂亮啊,小姐我们也去猜灯谜吧。”一身紫色锦衣的小思正拉着自家小姐手舞足蹈道。

  只见那被小思唤作小姐的美丽女子内里着一条浅蓝色的纱纹萝裙外披着一件浅红色的鹅绒披风,白若柔胰的手轻轻捋了捋垂在身前的头发笑道:“好啊,我们可以比赛,你输了就不许吃饭。”

   “小姐,您又拿我开玩笑,我的学问怎么能和小姐比呢,要是比的话这不是明摆着我要饿肚子么。”小思苦着脸叫到。

   那美丽的小姐闻言,笑得格外开心。干净无暇的笑容,真真是让人看了着迷。

   不消半刻,美丽的小姐又被小思拉进了一个买胭脂水粉,珠宝首饰的店里。“小姐,你快看看,这个七尾金雀钗好看么?这个老板说,这是今年设计出来的新货。”

   “这个,确实漂亮,不过平常带的话,似乎有些繁琐。”小姐抚摸着宝钗上镶嵌的珠宝轻轻道。

   “这位小姐好眼力!”  这家店的老板快步走过来,机敏的眼睛快速扫过了小姐身后的四个侍卫:“小姐一看就是行家,这款七尾金雀钗啊,是小店新推出的一款专门搭配凤冠的宝钗,只有各家小姐大婚之日才可以佩戴。小的看小姐生得如此闭月羞花之貌,想必小姐今后的夫婿也一定是人中之龙。待小姐大婚之日戴上这七尾金雀钗,一定会更加美艳动人。”

    小姐闻言微微一笑,盯着手中的宝钗想起:这是她穆汐月来到这里的第十七个年头,她想向倾年要一个好的结局,虽然现在不知道未来的结局到底是好是坏,但就目前现状来说,倾年给了她一个好生活,有一双爱她如命的父母亲,有着御剑山庄大小姐的头衔,有一个从小一起陪她长大的小女仆小思。这样的生活,是她上世为人时从不曾拥有的生活。她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当然,还有刚才店家说的大婚……她希望她现在所拥有的生活能长伴她这最后一世。

    “小姐?”小思轻轻碰了碰陷入沉思的穆汐月。穆汐月抬头冲她轻轻一笑,便对着店家说:“老板,这只钗我要了,请你包好派人送到御剑山庄。”那店家闻言立马喜笑颜开:“得嘞,小姐您就放心吧,保证送到府上。”

   出了首饰店,小思便吵着要去不远处灯谜墙。只见那城中心的位置用竹筒,桅杆扎起来的一排排竹排堆放在一起形成了一面巨大的墙壁,墙壁的桅蔓上挂满了用五颜六色的纸写的灯谜。墙壁顶端的桅杆上挂着今晚最大的彩头。灯谜墙下围了好多人,不消片刻,灯谜已经被人猜的差不多了,桅杆上彩头也少了许多,只是这最后一个灯谜有不少人去挑战,却没有一个人能完整的答上。

   “哎,你说这最后一个灯谜究竟是什么题目?”  “不知道啊,我听说今年这最后一个灯谜是柳大人亲自出的,而且规定了,在有人答出来之前谜面都不能公开,只能靠猜谜的人自己看自己想呢。”   “是嘛?这都上去不少人了,也没见一个答上来的。你看今年这彩头,听说啊,是一只通体雪白的冥山蓝眼灵狐呢。”  “是嘛……”

   穆汐月侧耳听着人群中人们看法:“冥山蓝眼灵狐?”身后的侍卫立刻解释道“小姐,这冥山蓝眼灵狐是冥山特产的一种稀有狐狸,通体雪白的更是少之又少。听说这种灵狐全身都是世间不可多得的灵药。”

   “这么名贵?外界不是说这柳大人清正廉洁,是这江南九州十城最清贫的府尹么?怎么会有这么名贵的东西,还拿来做彩头?”小思插嘴道。

  “柳大人当然清正廉洁。听说这灵狐是他年前从一队黑马帮那里缴获来的,这次灯会就做了彩头了。”小侍卫白了小思一眼愤愤不平道。

   “唉,也不知道这谜面是什么,若是公开出来,小姐一定能答上来拿到彩头。” 正当小思嘟囔之际,突然听到有人大喊一声“小心桅杆倒了,快跑啊……”

  突然之间人群乱做一团,相互拥挤,四散奔跑。慌乱中穆汐月被人狠狠的撞了一下,瞬间就和小思他们被人流冲散了,小思和侍卫们一边大喊着小姐一边往穆汐月这里冲。突然,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声闯入穆汐月的耳朵,只见那散开的桅杆低下有个小女孩摔倒了,正趴在那里不知所措,而倒下的桅杆马上要砸到小孩身上了。千钧一发之际,穆汐月垫脚用轻功飞速把孩子从桅杆下抱了出来,脚刚落地便听到小思一声惊恐的叫声:“小姐 ~!”伴随着小思的惊恐声里还夹杂着一声动物的吼叫声,凄厉而吓人。

   穆汐月一转脸便看到一只白色的蓝眼狐狸惊恐的张大嘴巴从天而降,离她的脸已经不足三尺了,霎时袖中的匕首已经划入手中,正当她打算抬手挥刀之际,一只骨节分明手指修长的手挡在了她面前,随之她和怀中的孩子便被带进了一个清冷的怀抱中。只一瞬,在确定她和孩子都没事后,那清冷的怀抱立马离开了她和孩子。抬眼穆汐月才看清了刚才救她之人的模样。

  只见一个一身黑色锦衣的男子站在离她半米的地方,一只手拎着一把寒刀,另一只手上还提着一只瑟瑟发抖的白狐狸。他眼神淡淡的划过她和孩子问道:“没事吧?”

   说实话,这是她穆汐月两世为人见过的长的最英俊的男人,五官如此精致,却一点都不显得阴柔,反之眉间尽显霸气。“没事,谢谢你!”穆汐月微微一笑。那黑衣男子闻言后退了两步,轻轻一颔首。

    “凤儿啊,我的凤儿,你没事吧?”一个中年妇人从人群中跑出来,扑到孩子身边焦急的问。穆汐月怀中的孩子扬起头扑进那妇人怀中“娘,我没事,是哥哥姐姐救了我。”说着扬起了纯真的笑脸,全无刚才的半点恐惧之色。就在这妇人抱着孩子道谢之际,小思和侍卫们也赶到了穆汐月身边。

   “小姐,呜呜,您没事吧,呜呜,吓死我了……”小思拉着穆汐月的手边哭边上下检查着。四个侍卫也一脸紧张内疚的望着穆汐月。

   穆汐月挣开小思的手,安慰的看了一眼侍卫们,又摸摸小思的头温柔的说道:“我没事。”

   安慰完小思转过头看着黑衣男子道:“不知大侠尊姓大名?日后有机会,小女子一定报达大侠今日的仗义相助!”

 “不必了。”那黑衣男子面无表情薄唇微启,复抖动了下手上提着的白狐狸道:“这个,你带走?”

穆汐月凑过去盯着小狐狸的蓝眼睛道:“嗯,想来这个小东西也不是故意要伤人,可能是这桅杆倒了自己掉下来了。大侠若不介意,那我就带走了?”说着便从男子手中把瑟瑟发抖的小狐狸给拎了过来。

    那黑衣男子依旧是面无表情的一颔首,转身便融入了夜色中。    

下一章往生簿  一、风月局  2.夜探穆府                    

往生簿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