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滥

那褪了漆,老铁皮,斑斑锈迹

角落里,没有啊,没有人记起,它曾经的美丽

旧仓库,空洞洞,外面的细雨声凝聚

淅淅沥沥,点点滴滴,低泣

回音混合着路灯的光,映出伪装

是什么人在弹唱?是什么歌在回响?

他们不懂那伤悲,他们不能体会

这孤独的滋味,和14毫升的泪


涂黑的墙隙,人们,透过风的嘶厉,倒下去

脆弱与坚强的差异,也不过是

一个没了向往,一个还在窒息中等待希望

那褪了漆,斑驳的老铁皮

角落里,没有啊,没有人记起,它曾经的美丽

旧仓库,空洞洞,外面的狂风声嘶吼

影影绰绰,重重靡靡,肆意

回音混合着交错的影,奏着假象

是什么人在嘲笑?是什么人太可笑?

他们听不懂伤悲,他们不能体会

这孤独的滋味,和14毫升的泪

只剩这座漆黑模糊的城市

只剩那泛滥的过去,却看不清晰


那褪了漆,老铁皮,也熬不过岁月

烂了回忆。


2014.3.30晨|瘋王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