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28岁了还没人要,那我娶你吧

字数 3476阅读 1631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旧记得当初陈凯说的这句话。

其实,我和他的这段故事,看似跨度很长,真的讲起来,却只有寥寥几语。大概是因为,我们之间并没有发生多少值得回味的情节吧。

或者说,也许这十年来,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1>

陈凯是我的大学同学,也是我高中男友王骏的兄弟。

高考之前,我们一堆人第一志愿都报考了X大,结果这群学渣一个都不争气,尤其王骏考得简直离谱,居然落榜进了一所专科。

然而,他学习不好,泡妞却很有本事,进了大学没过多久就玩劈腿,半年来我一直被蒙在鼓里,直到接到了那个女生的电话,她叫我别去骚扰她男朋友了。

那语气真是义正言辞。


当时我就懵了,相恋3年刚分开就遭遇背叛,顿时伤得一蹶不振。那一阵我茶饭不思,失魂落魄,没几天就暴瘦了快10斤。

尽管痛苦万分,但是内心却始终无法接受,于是我一直想要找王骏当面谈一谈,讨一个解释或说法。奈何他根本不理我,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据说和新欢逍遥快活得很。

我哭得稀里哗啦的时候,突然就看到了陈凯,于是托他帮我去找王骏。

陈凯一副标准的扑克脸,用匪夷所思的眼神看着我,语气嘲讽地说,“你是不是有病啊?他不要你了,犯贱呢。”

我气得火冒三丈,当场就想要弄死他。而现在想来,不禁莞尔,年轻的时候啊真是幼稚得可笑。

而陈凯,跟大多数年轻的我们都不一样,他从来都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


期末考试在即,我的状态一塌糊涂,根本没心思复习,但其实心里也瘆的慌。X大是上海的名校之一,竞争本就异常激烈,这一进来就挂科,以后要翻身就难了。

没想到,陈凯居然复印了一份他的笔记给我,还邀我一起到图书馆温习功课。

他莫名其妙地说,他有责任帮助我。


陈凯这家伙,高中的时候就是个学霸,向来我行我素,自律得简直不可思议,经常篮球打到一半就要去自习,总是弄得大家很光火,却又拿他没辙。

我知道他一心想要去美国留学,所以一进大学就在攻读托福雅思。除了上课时间,他几乎从早到晚都在图书馆泡着,每天早晨还在图书馆旁的树荫下朗读英文。

有了学霸的仗义相助,期末考试我顺利通过,尽管好几科都是堪堪过了及格线。


<2>

自大二开始,我决定振奋精神,将心思全部放在学习上,一雪险些挂科的耻辱。

于是,我继续跟着陈凯一起泡图书馆,他去得早,每天都会帮我占位。

晚上9点,图书馆关门,陈凯和我肩并肩沿着青砖路一起走回宿舍楼。放好了书本,他习惯去操场投投篮出身汗。

他劝我也要活动活动,总是一坐就一整天,身体关节容易生锈。于是,他打球,我跑步,有时候,整个操场上只有我和他两个人。

渐渐地,我们开始变得熟稔,几乎无话不谈,也经常有说有笑的。

寝室里的姑娘问我和陈凯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老是一起泡图书馆,而且同来同往的,是不是谈恋爱了,我总是笑笑否认。

可以理解,陈凯长相英俊斯文,举止温文尔雅,再加上学习成绩出类拔萃,一直是姑娘们盯着的系草级人物,总会有人或真或假地跟他请教功课。

而我走在他的身边,自然遭人妒忌。


我记得那是我生日的前一天,照例绕着操场跑完几圈之后,坐到看台上休息。

陈凯拿着两瓶冰镇盐汽水走上来,微笑着递给我,然后挨着我在身边坐下。

那一夜星光耀熠,我们肩并肩坐了很久,却都没有说话。

后来,我忍不住说,“今天在图书馆里,我看到有个姑娘给你塞纸条了。”

陈凯面无表情地说,“哦,扔了。”

“这姑娘挺好看的啊,特别有气质。”

他摇了摇头,“没这必要。”

“为什么啊?”我忙不迭地追问,特别想要一个答案。

“毕业之后我肯定要出国。何必浪费时间和精力来做不会有结果的事?”他笑了笑,“倒是你,单身也一年多了,为什么不处一个?全世界都在谈恋爱啊。”

我失望地瞥了他一眼,无精打采地说,“没人要。”

“我可听说很多人喜欢你。”

我叹了一口气说,“我现在都不敢相信别人了,大概会单身一辈子。”

“那你信不信我?”出乎意料的,他伸出手轻轻摸了摸我的头,“假如28岁了还没人要,那我娶你吧。”


皎洁的月光倾洒在操场上,云很轻,风很柔,我的表情也一定很不可思议。因为我记得,良久良久,我都没做出什么反应,只是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而他突然站起身来,从口袋里掏出个蓝色的小盒子塞到我手里,然后快步离开。我怔怔地望着他离去的身影,回过神来打开小盒子,里面是一根施华洛世奇的水晶项链。

然后,我收到他的短信,“生日快乐。”

后来再回忆起来,总是忍不住微笑,这大概是我大学四年里最甜蜜的时刻了。

所以,其实他明白我的心思吧。


<3>

大二很快结束,我也拿到了奖学金,打算请陈凯吃顿好的。他笑了笑说恭喜,然后拒绝。

我想,我们确实是很要好的朋友,跟对方相处都觉得舒服自然。可是,或许只有在我的心里,才存有着那么一份不一样的情愫。因为我们尽管总是在一起,但出了校门,却从来都没有过哪怕一次独处的机会。

他从没有约过我,或者送我回家。

而每一次我主动想要靠近,或者是借着机会说些暧昧的言语,他总会刻意逃避,然后好几天都一副若即若离的冷淡态度。

他总是反复地说,“大学,大学,毕竟还是要以学业为主,如果要纵情享受,要虚度光阴,以后有的是机会。”

也不知道究竟是在给我说教,还是在给自己敲警钟。

于是,他有他的原则,我也有我的骄矜,所以,直到快要离开这个校园的时候,陈凯和我,依旧还只是好朋友。


2009年的初夏,散伙饭喝得七荤八素,午夜时分,陈凯和我坐在图书馆的台阶上。

大学四年,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也都是和他一起度过的。

当时我醉眼惺忪地靠在他身上,傻傻地问,“假如我28岁了还没人要,你当真会娶我?”

“恩。”他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我说话向来都算数的。”他的眼眸里有明亮柔软的光芒,就在那一刻,我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决断。

我吻了他的脸颊。


<4>

毕业之后,陈凯如愿以偿去了美国。

而我一路过关斩将,终于拿到了心仪公司的管理培训生职位,后来顺利地分配去了市场部,颇得总监的信任。

也是庆幸,这么些年的辛苦努力到底没有白费,早起晚归地泡图书馆,即便有闲暇时间也几乎全奉献给了社会实践,所有枯燥乏味的经过都是值得的。

而这些都要感谢陈凯。我们每天早晨练习着英文情景对话,大三开始,他频繁地接一些实习工作,也会推荐给我。所以面试的时候,我英文流利,毫不怯场,讲话有条理,做事有主见,比之一般的大学毕业生,我要成熟干练许多。


两年前,爸妈为我在公司附近按揭买了房,我也买了自己的小车,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一切都在自己掌控的轨道上运行。

只是时常还会想起,夏夜里燥热的空气,图书馆通往寝室的那条青砖路,肩膀晃动偶然间的碰触,荷尔蒙隐隐约约地作祟,仿佛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音。

还有,那个眼眸里闪着光芒的少年,他投篮的姿势真好看。

所以,我还是经常喝盐汽水,晚上也经常一个人去跑步。


其实后来的这些年,我遇到过对我很好的人,遇到过让我心动的人,也努力尝试过交往,但是,总觉得无法全身心地投入,索性就孑然一身。

被人骂过感情骗子,也被人质疑过养备胎,我只能笑笑,大概是因为旧梦总在兴风作浪,所以新欢只能敷衍了事。

心动的人或许像他,却终究不是他。他的气味,说话的语气,甚至眼眸里闪动的光芒,都是与众不同的。

终于明白,其实并不是无法恋爱,只是,我一直在等着他。


他在大洋彼岸似乎很忙,我们很少会有联系,至少,他不会主动来联系我。而我找他,其实也不知道聊些什么好,所以,每次你好我好的寒暄之后,就只剩下聊天窗口的空白了。

就好像我这些年的感情经历一样。

我知道他研究生毕业后,去了硅谷工作。我知道他一个人住,知道他养了一条狗,知道他工作非常忙碌,知道他喜欢斯蒂芬库里,知道他爱穿亚历山大麦昆。

而这些,都来自于他零星记录的朋友圈。

其实,今年我也去过美国,还特意去湾区看了金州勇士队的比赛。但是,终究我还是没有去联系他。

因为,没有铺垫的联系,可能会是尴尬的打扰吧。


我终于28岁了。

陈凯没有回来找我,他也没有像8年前那样,跟我说生日快乐。

所以,我终于摘下了这条戴了好多年的施华洛世奇项链。

其实,这些年,宝格丽、蒂凡尼、梵克雅宝,各式各样的奢侈品项链我都拥有了,可是我一直都戴着这一根。

摘下来的时候,仿佛也卸下了心里的包袱。一身轻松。

也可能是,很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的缘故。


前几天,看到王骏的朋友圈。渣男结婚了。

也是可笑,这么些年了,这个前男友居然还是前男友。

新娘很漂亮,手上戴着亮闪闪的大钻戒,真是个倒霉姑娘。

而伴郎,是陈凯。他的模样没有变,依旧英俊斯文,眼神透亮,西装很合身。

我笑了笑,将王骏的微信删除。

终于释然了,我们会不断地遇到一些人,心动,从陌生到熟悉,最后又形同陌路。

而陈凯,不过也是其中之一。

有些话,我们当做是一生的承诺,痴痴妄妄地反复回想,恨不得刻在心坎里。

而对他来说,可能只是一句安慰的说辞。


“假如28岁了还没人要,那我娶你吧。”

呵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