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的陨落》笔记

最近读了《巨人的陨落》,有一个情节让我记忆犹新:

阿伯罗温的基督徒们很少举办跨宗派的仪式,这一点艾瑟尔心里很清楚。对威尔士人来说,任何教义上的分歧都不是小事。一部分人拒绝庆祝圣诞节,理由是《圣经》上找不到任何基督诞生日的证据。另一部分人诅咒投票选举的办法,因为使徒保罗曾经写过:“我们是天上的国民。”双方都不愿意跟与其见解相左的人站在一起做礼拜。
    然而,自从周三的电报噩耗之后,这种分歧便一下子显得微不足道了。
    阿伯罗温的教区长托马斯·埃利斯·托马斯建议举办一次联合纪念仪式。电报全部送完,共有两百十一人阵亡,而战斗仍在继续,每天仍然会收到一两份令人悲痛的消息。小镇的每条街上都有人战死,排列拥挤的矿工棚舍每隔几米就有一户人家经历丧亲之痛。
    卫理公会派、浸信会和天主教徒都同意圣公会教区长的建议。较小的群体则倾向于回避,其中包括全福音浸信会、耶和华见证人会、第二次降临福音派和毕士大教会派。艾瑟尔看出她父亲内心的挣扎。但是,谁都不愿意被据信是小镇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宗教仪式排除在外,到最后所有人都加入了。阿伯罗温没有犹太教堂,但年轻的乔纳森·高曼是牺牲者之一,镇上的少数犹太人也决定参加,即便仪式没有顾及他们的信仰。
    星期天下午两点半,纪念仪式在瑞克市民公园举行。镇议会为神职人员搭建了一个临时讲台。天气很好,阳光灿烂,有三千人到场。


我估计作者对信仰、对生命抱有一种很高的敬意和理想主义。

不知道现实历史上是否有这种情形:一个区域中不同信仰者,因为不同信仰的朋友们在同一场战役牺牲,而放下成见。

但作者也许是怀着生命至上、宗教信仰要为生命的幸福、安息与荣耀服务的理念,来构思故事演进的情节。

这种观念很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