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他,都很好

他是个军人,知礼节,第一次见面是在家里,乡亲带着他突然造访,吓坏了父母,也吓坏了我。

我们极尽“热情”的寒暄,生怕一个冷场,造成太多尴尬。强势的我,习惯了在任何场合都占主导地位,面对这次“突袭”,我三句话不离“我比你大”,他似乎不太介意,完全忽视我的暗示。临走的时候,他主动收起茶水,道谢离去,我想,放在任何一家长辈面前,他都是妥当的。我对军人天生的崇拜感,让我没有理由再去拒绝他的微信好友申请。

他话不多,但对我也算主动,虽是两地,却不时会聊聊他的工作,问问我的近况。我说我不愿意做饭,说我脾气差,说我有洁癖和强迫症,他都能接受。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别人越是好我便越是不忍心。他嘴上不说,但从第一次见他家人我就知道,家里希望他早日成家,而我并没有过关于成家的任何想法或规划。第三次聊天的时候,一向敷衍的我跟他说了很多自己的心里话,他震惊于我不愿涉足婚姻的想法,却也认定我将来会有所改变,但对于这种未知的可能,我确实不忍心耗尽他的心思,如果将来结果没有改变,我又何不快刀斩乱麻?

从那之后,我们断了联系,无非是朋友圈的点赞之交。时至今日,我依然不否认他的好,却也正是因为这番好,我不会再去祸害他,他是个中规中矩的男孩子,背负了普通家庭的期望,而我骨子里太多的不安分,绝对不是适合他的女子,离开我,他应该感到庆幸。我也相信,他将来一定会遇到更好的女孩子,因为他值得,即使是比我平凡的女孩子,那一定也比我靠谱。

第二个他,也有他的好,坚强、上进、有主见、能吃苦,唯一的不好,大概是绝口不提爱。

在我以为自己已经下定决心要孤独终老的时候,热心的乡亲再一次将他们的热心强加在父母身上。所有的压力我都可以承担,但我不希望父母为我去承担本不必要的压力,为了不拂情面,我应承了乡亲的嘱托,结识了他。

他第一次来见我的时候,带着各种我没有吃过的葡萄,说着它们的好,就像说着未来他对我的好。那时候我想起了刘亦菲版的聂小倩,她说她会爱上那个带着糖果来看她的人,后来,燕赤霞带着糖果给她吃,他们便相爱了。

我说我不爱吃肉,他说吃青菜也挺好的;我说我不想做饭,他说厨房的设计高度是以他的身高为标准的;我说我不会削水果,他说他会;我说你怎么什么都会,他说那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你不会呢,只能我来了。那时候,我被他感动得一塌糊涂,想着这个男孩子,我是不能辜负了。

每一次我们聊到工作,总能一拍即合;但每一次聊到生活琐事,我们总是不欢而散。或许有些人,就只是适合做partner,永远做不成sweetheart。正如几个月过去了,朋友问起我俩的关系,他三言两语回答得很敷衍,而我以为我们已经进入发展阶段。后来,在我的一次无理取闹中,他没有再理我。在我的爱情观里,我更希望遇见一个在我夺门而出的时候能把我追回去的人,而不是一个我在门外等了整整一宿却未曾开过门的人,不是一个在我生气的时候责怪我无理取闹要跟我讲大道理的人,就像别人说的,女人恋爱的时候大多是没有脑子的,你也不要试图跟一个女人讲道理,我承认,在那一段感情里,我任性了,却也动心了。

再后来,出现了第三个男孩子,学历高,事业好,在上一段扑朔迷离中尚未清醒过来的我,生生拒绝了两位好朋友共同的好意。不甘心的我,将此事告知了前任,试图以此刺激他回头,但他一句“有这样的机会,多去接触一下更多的人也好”,彻底将我敲醒。感情不是动心了就算圆满了,我需要的,是一个愿意纵容我的人,而他需要的,是一个能让他安心的人,恰好,我们都不是彼此需要的那种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本意不纯得到的报应,好朋友出了车祸,至今识不得人,而他也在跟我聊了两次之后,在那看似和谐甚至欢乐的聊天后,从此头像上再未出现过未读消息。原本在很多相亲者眼里,随时都可以不再联系,无非是自然而然断了,又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需要一个是或否的交待。以前年轻的时候还会去追问个所以然,又不是第一次相亲,我什么大场面没见过,现在早已心淡如水,本就散落天涯的两个人,不必去问为何。

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相亲后,我已经不再抗拒去结识新的男孩子,但却也不再相信爱情能发生在我身上。这些年我见过了太多世俗,我已经没有精力也没有信念去信任一段原本陌生的感情,我只是觉得,这一生安稳度过就好,如果没有遇上爱的人,就算是怀着感恩父母的心意,也该去好好完成一段婚姻生活。也不知道我是走了什么好运,即便我不是最优秀的学生,却总能讨老师欢心。就在我打算放弃我不甘平庸的想法,正式“跌落凡间”的时候,我的大学老师张罗着要给我介绍对象。

对方很优秀,优秀到或许我应该低到尘埃里,可是一向心高气傲的我,再次谢绝了老师的好意。若是放在我还相信爱情的年纪,也许我会很自信的去尝试接纳这段缘分,但经历了这么多世俗的我,似乎也认同门当户对是所有爱情与婚姻跨不过的坎,再加上身体尚在调理之中,这一喝或许就是三五个月的中药,必定会让我成为对方的负累,在我看不到任何能与之势均力敌的希望时,我宁愿不要去尝试。可是老师似乎很执着,在他看来,对方与我都是会享受精神生活的一类人,也就是他这句观点,让我再次说出“愿意”,毕竟人这一世,要能遇到同一类人实属难得,就算不能修成正果,可以一睹芳华也当心满意足。

在老师的牵线下,我有幸结识了一个让我或许谈得上崇拜的人,不仅仅因为他的能力,大概或许也因为他能执着于近40岁依然保持孑然一身。身处俗世,最难得的是半生逍遥,我最想得到却得不到的,在他身上看到了曙光。虽然他总是很忙,忙到没有时间搭理我,却正中我下怀,我总是说“男人死于话多”,却只有他,打破了对男人的固有看法。人一生中除了自己的父亲,还能遇到崇拜的男人的机会微乎其微,而我很幸运,所以即使现在还跟不上他的思维,我也会努力提升自己,就算难以比肩,能跟在一个高大伟岸的影子下面也是离梦想更进一步。

能遇上一个让自己依恋的人不容易,如果说削苹果的那位,你能让我卸下心门依赖你的话,那么我更庆幸,能遇到一位带动自己进步的人。好的爱情,不一定是肉体的结合,也可能是精神的高度契合。

一个值得的人的出现,应该会让彼此更优秀,而不是彼此生怨。而这个值得的人,不一定是带着爱情来的,也可能是带着一份未知的惊喜,比如他能让你不忘初心,能坚定你对独身的执念,能让你找到同类的灵魂。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好,其他人比不得,虽然他不是一个体贴的人,也未必是一个能轻易靠近的人,但只有他值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