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迟

      推迟

  小小说/王文科

  现在我要对阿呆的死做一个梳理和交待。

  那天,天阴沉沉的。快中午的时候,一个朴实的中年妇女,带着两脚泥土,风风火火地走进我的心理诊所。进门,她就开门见山说道:

  “王大夫,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外甥。求求你啦!他真的很可怜……” 哀求着,那妇女几乎要跪倒在地上。

  我没有弄明白是什么事,忙起身过去扶住她。让她慢慢说,不要着急,先要讲清楚是什么事。

  我听到她男人的名字,也大概猜出了她的身份,因为我来城里开诊所已经快二十个年头了,平时很少回去,对村里的情况不甚了解。

  她说,她的外甥不想活了,正在闹自杀。谁也劝不住,割腕,上吊,跳井,喝农药几乎能死的办法都用过了,真的拦不住了。

  我说,他为什么想死,具体原因呢?

  她说,可能是日子过得不好,生活无望。总之,说的理由不能让她信服,当然也不能让我信服。

  我说,想让我怎么帮?

  她疑惑地看着我,说,你是大夫啊!他们告诉我,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你一定有办法的,不是吗? 难道你也见死不救吗!……

  我很无语,根本不知道再怎么和她交流下去。只好告诉她,我收拾一下,马上和她一起回村看看。她欣然同意了,不断声地说着谢谢,谢谢!仿佛她的外甥马上就能得救了似的。

  我锁上门,和那妇女来到车站。乡下那种长途汽车,一般都是按时按班次发车的。我看到她心急如焚,就微笑着安慰她,说这种心理疾病也不要急于一时,要慢慢疏导的。

  车好不容易发动了,她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中途,在一个乡镇的汽车站,上来了一对母子,孩子像是个初中生,母亲用一个包裹给他装了些水果,放在他怀里,又在孩子的耳边叮嘱着些什么,孩子显得很不耐烦,母亲就起了高音,责备了几句,结果孩子恼火了,将那些水果一股脑地推到地上,是一些洗干净的桃子,桃子就滚落在车厢的各个角落,有几个顺着打开的车门滚落到外面的地面上,母亲并没有生气,而是慌忙躬身到车厢,地上去捉那些四处滚落的桃子。

  司机督促了几句,说快点捡。

  那位母亲应诺着,头点的像鸡啄米。我的目光始终在观察那个孩子,他居然面无表情。车上有人看不惯孩子的做派,就悄声议论了几句,结果那孩子窘迫地张口结舌,狠狠地指责着母亲的不是。

  “真会寒碜人,装几个烂桃子,让我到学校丢人现眼!说了不带,非要带,真是的!”

  司机也是个暴脾气,张口骂道,“这孩子什么素质啊?真是一点也不理解大人的苦心!下去!今天我不拉你!”

  车上的人也随声符合着,就是啊!没一点素质,下去!

  孩子毕竟是孩子,可能没有想到这种局面,他悻悻地下了车。

  作为一名心理医生的敏感和良知告诉我,这就是一颗定时炸弹的酿造过程,今天碰到了,我就必须给与疏导。于是,我就站起身给司机说了我的看法。

  半个小时之后,孩子认识到了错误,当场给他母亲赔了不是,看着母子俩抱在一起的动人画面,我觉得我很有成就感。后来,我才知道时空就在这同一时刻,因为我职业本能而大发善心的时候,阿呆却上演了他最后的人间悲剧。

  我们回到村子,阿呆已经走了。他不愿与这个世界讲和。阿呆的自杀让我很内疚,如果我能第一时间赶来,也许这个有孝心的孩子,善良的孩子就不会做出这个愚昧的决定。

  阿呆出生的时候,他的父母就在患病,这个可怜的孩子从懂事起就一直肩负着给父母治病的使命,中间当然也有很多社会救助在帮他们,依然没有挽留住他父母的生命。

  阿呆成了孤儿, 他一直在努力偿还他父母治病欠下的巨额债务。我听说有笔八千元的信用卡透支款是压倒这个孩子的最后一根稻草。

  半个小时,就是路上那件事耽误的半个小时。否则,我一定能及时赶到,我一定能疏通阿呆的生命通道,但是,现在一切都晚了,我木然地站在阿呆家破烂不堪的院子里,聆听着乡亲们的唠叨。

  我恨那个索命的电话。听老乡说,就在半个小时前,楼顶的阿呆接到了一个催款电话,然后阿呆就站起身在众目睽睽之下,纵身一跳。

  阿呆的姨妈却另有说法,她说,都怪路上那对多事的母子,是她们拖延了王大夫,她们才是害死阿呆的罪魁祸首。

  我听的心惊肉跳,逃也似的离开了村子。只是心里一句话不敢说出来,阿呆的姨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进城的时候阿呆已经爬上了楼顶?

2019.4.27洛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