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

      现在的书太多了,新华书店里哪一样的书都堆了一大堆,行业书分门别类,就像化学元素,细到分子原子还不算细,甚而还有张家李家周家的原子分子。

      原来出书,可能还会想一想这样的书出了有些什么社会价值,现在只要你有钱给钱,不是思想反动的书,都有机构帮你出,哪还管你有没有价值,哪怕是你自己的日记,哪怕你文笔不通,只要你付得起钱,装帧比名著还漂亮的都有。

      从出书也可以看出社会的发展趋势。不必单一尺度似乎是好事,但出书毕竟是文明社会里文化人的事,太花里胡哨追求短暂虚荣或繁华对传承文明不能不说是一种伤害。古人宁缺毋滥,李白上黄鹤楼,诗兴大发,看到崔颢在楼板上提了诗句,遗憾地留下了“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的句子。今人还会这样谦虚吗?

      明星出书主持人出书已司空见惯不足为奇,很多企业家闲来无事也凑这份热闹,一些稍有财力的平民百姓,出于爱好写作,也出了书,某日到了地下被李白撞见,不知道会不会对这位仙家说一声“久仰”。

      随着时代的发展,现在有了网络APP,譬如简书,譬如新浪博客百度博客等等这些可以一抒胸臆的玩意儿,省钱,省工,帮了好事者(出书人)的大忙,可谓功德无量。

      虽然在传统的眼光里,APP上写字比纸质书少了一份厚重,但更利于传阅。如果真的能够达到万物互联的境界,那流传千古也是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