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赴一场春的约

我走出列车长鸣的火车站,走在闪着琉璃光的街头。夜色撩人,十年如一日。

广州站,曾经埋了无数聚首的广州站。

我习惯性的将目光瞟过那个站台的出站口,曾无数次等待和张望,在这十年里甚至把魂魄连同皮相一道击灭,烟消云散。

秦沐和我就那样见证了广州的时间。那个时候的奔波,出差,加班,让我们见证过凌晨两点的广州,凌晨三点到五点的所有广州夜色。


01

大学的时候,我不善言辞。总是捧着厚厚的日记本,自说自话。

秦沐是个温婉的男子。或许男子用温婉形容不太合适,总之,他安静的侧脸和嘴角勾起的一丝微笑让我神魂颠倒,秦沐这个名字就那么理所当然的锁在我的日记里。

我和秦沐曾在同一所高中读书,又同在外国语学院,所以同乡加上同学的关系,我们相对于其他人熟络不止一二。所以,很多女生打探完我的立场,又见我一副让人放心的容颜,总会托我把信物之类的东西转交给秦沐。

秦沐接过东西的瞬间,我总会很迅速的转身离开。我害怕看到他看那些花花绿绿的小玩意儿时目光闪烁的样子,只要看不到,我就会觉得,秦沐是和我最近的。因为任何人都输给了我和秦沐认识的时间。

有一次放暑假,秦沐和我去火车站买票。秦沐买了三张,我撇了一眼,两张是从这座城市到广州的。另外一张,是从广州到老家。

秦沐爱上了一个叫春天的女孩子。

春天,人如其名,清新淡雅,总是一副含苞待放的娇容。这个播音主持系的翘楚,没有让我对秦沐失望。

我想,即便有一天,秦沐真的站在我年前跟我告白,我也不会答应,因为我知道,我不配。

那个时候的内敛羞涩,让我成了那繁花丛中一点红周围的映衬,即便清翠发亮,也不会让人观而不忘。

我常常望着秦沐和春天的背影,一脸完美的啧啧称赞,转身却是内心惆怅。我也常常在脑袋里想着他们看什么样的电影,一起吃饭时彼此讲着什么样的笑话。

有一年临近考试,我平时努力太少,所以一直熬夜,第二天早上醒来迷迷糊糊的去开水房打水,不想,拎着开水壶撞到楼梯,滚烫的开水一股脑儿洒在我的脚上和小腿上,瞬间起了鸡蛋大的泡。那个时间点,舍友都去了图书馆,我只好塔拉着脱鞋,自己一瘸一拐的去校医务室。

天可怜,竟然撞到了一起去图书馆的秦沐和春天。

我别过脸,眼泪簌簌的落下。我知道我不是个容颜美丽之人,可也不想这一番落魄被他撞见,我的邋遢的睡衣,蓬乱的头发,还有那哭过之后红肿的双眼。

秦沐看了看我的模样,噗嗤笑了,然后和春天一起带我去了医务室。

那个时候我才特别清楚了自己的立场,丝毫没有恍惚。这一笑,让我明白,于秦沐,我不过是个不走心的小老乡。

回来的时候,我坐在秦沐自行车后座上,哭的一塌糊涂。

秦沐说,夏心,你这么一个小心翼翼的人,怎么竟然也能出这样的差错。

我流着泪,没有应答,只是在心里说,只有你秦沐的事情,我才是那么小心翼翼呀。

02

毕业的时候,秦沐早就能够听懂每一句粤语,很快在广州找到了工作。而我,留在了这个城市。

那年,我去过广州一次,是跟公司出差。春天听秦沐说了,便邀请我去他们的小家做客。

出租屋不大,春天打理的尚好。看着他们的成长记录墙上,凌乱调皮的贴着很多成长的记录,我也在那个小天地知道,春天已经开始在电台做播音了。

秦沐和春天,是我的梦吧。

我在的城市,有四季分明,每一个季节都不叠加,即便我厌极了总是料峭寒冷的春天,我也知道,夏天总会来。

秦沐做了销售经理后,偶尔会来出差。我总是请他在小渡河南岸的“幽居馆”喝茶。有一次他抿了一口茶,跟我说,春天怀孕了,他们下个月就结婚,并且邀请我参加他们的婚礼。

我笑着看他眼里明光闪烁,心里想着,秦沐,终究是娶了春天。

我时常做梦,梦见秦沐西装格领的在一束阳光里把手伸向我,可凭我怎么努力,都拉不到他的手。我惊醒,然后看着无端的暗夜,听着嘀嗒的时针发呆。

03

一个月后的早晨,我收拾好行装准备上班。开门之间,随着一瞬阳光,秦沐的身体挡在了外面。他眼睛红肿,头发和衬衫都是凌乱的样子。

我的心突然重重的纠了一下。原来,这是我第一次心疼一个人。

春天不见了。准确的说是,春天逃婚了。

秦沐的叙述颠三倒四,我只懂了结果,探不出缘由,也不明白,只知道,春天流产了,后来,又不见了。

秦沐不停的自责,说自己因为工作繁忙而忽略了春天。

除了安慰,我再也帮不上什么忙。秦沐爱着春天,秦沐心疼着一个叫做春天的女人,而我,在为一个叫着秦沐的男人流着不动声色的血。

一年之后,老板给了我去欧洲深造一年的机会,临别前,我给秦沐打电话,秦沐愣了几秒,我听到听筒里说,夏心,来广州吧。

我真的辞了工作。现在回想,我都佩服自己爱一个人的勇气,竟然可以如此赴汤蹈火,却从未开口提及。

我试着让我自己爱上广州,如同爱秦沐。

在这个我听着语言都吃力的城市里,我一家一家的面试找工作,我想让广州接受我,这里有秦沐。

秦沐为了做产品推广,总是修改方案到半夜,总是一杯又一杯的凝眉喝着咖啡。于是,我攒了几个月的工资,托人从国外带回一个咖啡机,给他煮咖啡。他笑我浪费,我总是不回应,只是听着他啧啧感叹的声音,心里欢喜。

他在工作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写博客。那些日子,我和他一样,见证了每个时刻的广州。

两年过去了,秦沐升了大区经理。

我想我也该是爱上广州这个城市。那一年,秦沐和我准备在广州买房子了。

04

有一天,我看到博客上一个陌生人的留言,署名是沐春。

我看着这两个字,眩晕。

留言的人,要和我见面。

我在咖啡厅转角看到一脸清澈的春天时,感觉自己胃里一阵翻动,脉络里的血好像僵住,再也无法流动。

春天回来了。

春天像是心不在焉的问着秦沐,她说,幸好有你在,夏心,不然秦沐不至于这快就从悲痛里走出来。

我低头不语,春天说,那次其实不是意外流产。宫外孕手术,切除了输卵管,她再也不能有孩子了。

我猛然抬头看她笑着的脸,看到她眼里溢出泪水。

秦沐会在乎吗?我问。

我在乎。我不允许秦沐有一个不完整的家。我知道,你一直都没有放弃过秦沐。

我发现,我不喜欢广州。因为它真的没有四季分明。

周末的时候,秦沐拉我去看房,我说太累,让他自己做主就好。秦沐说,这是两个人的大事,一定要去。

我突然火了,一把甩开秦沐的手。

秦沐愣了,是呀,我一直那么小心翼翼的人。

我说,秦沐,春天回来了。她离开你是因为宫外孕输卵管切除后不能再生育。

秦沐眼睛瞪的特别大,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模样。

秦沐爱春天。我从来没有怀疑过。

他要了春天的地址,转身从我身边离开,一次都没有回头。

我忘了我是怎么离开的广州。我只记得,我像是个逃慌者。

我回北京了。

我喜欢北方,因为四季分明。即便我再怎么不爱春天,它也只是一季,不像广州,总是分不清四季,而北方,总有一个季节明明白白,告诉我,它就是我的夏天。

街角的灯火依旧,这个春天,秦沐和春天举行婚礼了。

我坐在教堂的最后一排,看着秦沐牵着春天的手走向神父,钟声响起。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如果有一天,你的身体残疾了,你希望别人怎么对待你?是我弱全世界都应该让着我,还是没关系我自己能好好过,或者根本无法...
    散漫游阅读 125评论 2 0
  • 享受这个过程,写作让我慢慢懂得心灵的安静。 现在想写点东西,因为心里有些乱,就像过去当我心情无法平复时我就用笔写字...
    一星若月阅读 45评论 0 0
  • 现在的生活,每个人都疲于奔命,为工作忧、为孩子愁,为另一半操碎了心,为爸妈开导生活。 生活中仿佛充满了,读不懂的诗...
    波力阅读 287评论 8 27
  • 窗外夜雨绵,不经意,有思念。孤枕话谁,千里之外,有团队,新知人。何有思,天知晓,或此前世已有缘。九月秋高,大连艳阳...
    新知服务队阅读 13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