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根本不是孙悟空

或许,当年那个死去的六耳,其实是孙悟空呢?

那年如来唤我去顶替孙行者,或许就是个错误吧。

01

“孙行者护唐僧取经有功,封斗战胜佛——”

我头上的箍愈发重了,嘴唇颤抖着说了声谢。金箍棒在我耳朵里,突然发痒。

“大师兄,还打算回花果山吗?”八戒啃着桃子,朝我走来。

“给我个。”我盯着他手里的桃子,说。

八戒不情愿地丢了个桃子给我。

“你呢?是在天上,还是回高老庄看看?”

我问他。

“别了。见着翠兰,怕俺又起凡心。”八戒吧唧嚼着手里的桃子,眼神蓦然空洞起来。

“俺老孙也不回去。”我跳到一旁的矮山上,盘起腿来说。

“为啥啊?”

我没说话,把目光放到天上那朵云上。

这几百年了,也不知那个被如来杀死的孙行者,可曾恨过我...

斗战胜佛这个名号,是不是也该属于那个大闹天宫的他?

我晃晃脑袋,让自己不去想。

02

“大胆六耳,私闯人间,你可知罪?”如来高高在上,训斥着我。

“小妖知罪。”

“六耳,你可得,戴罪立功了。”

我愕然抬头,这天宫,突然间荒唐得很。金碧辉煌,身后端着金箍棒,端着紫金裳的宫女拾级而上。

“小妖不知佛祖所说何意。”

“六耳,你可知道,那曾经大闹过天宫的孙行者?”

我一愣,点点头。

“你知他法力深厚罢。若是让那猴子果真壮大了,以他不折不休的性子,这四海八荒,非得天翻地覆不可。”

我不知如来何意,只那么跪在地上,低着头,静静听着。

“你可愿,顶替那猢狲,护唐僧西行?”

我惊。

“小妖...无法不愿。”我咬牙,佛祖之命,不敢违。

“你上前来,我自会助你。”佛祖在我耳边教我法咒,与我讲那孙行者的前世今生,用手在我面部轻抚,我仿佛换了一张面孔。

金箍棒在手,紧箍在头,袈裟在身。

“从此以后,你名为孙悟空。”

悟空么,是悟了,还是空了?

背负着孙行者的记忆,我开始对那个猴子感到好奇。一个大闹过天宫的猴子,还真是个狠角色。佛祖...也担心地位被撼动吧。

神仙的心也真是险恶。

我心里悄悄说着。

花果山的猴群们打闹的情景在我眼前浮现,孙行者的记忆也慢慢在我脑海里成型。他的脾性,他的语调,都紧紧和我融在了一起。

这下,连我也分不出,我是那个卑微的六耳猕猴,还是那个狷狂自任的孙悟空。

世事原本难分,你是伯,我便是仲。你是真的,我便是假的。只是世人眼角皆有糊涂的一层翳,哪里分得出,所谓真假。

俺老孙大吼一声“爷爷是孙悟空”,方圆百里,都会有小妖来应。

03

我亲眼看着,那个真正的孙行者在我面前被如来杀死。

“你个猕猴...代我,照顾好师父。若你不能安然护他取了西经,俺老孙便在阎王那儿告你阴状取你狗命。”

他紧紧盯着我,用心脏的跳动给我传音。

我不敢看他那双含着泪的眼睛,对他说了声,“好”。

我会带着你的那份,在这天宫地狱,闯出个名堂来。

九九八十一难,我只需经历后面那几十难。

最后一难的时候,我险些暴露身份。

那只鼋拍打着浪,对我说:

“六耳,你那六只耳朵,差点露出来啦。”

我急忙把耳朵狠狠按进猴毛里,环顾四周,望见八戒和沙僧在嬉笑,师父闭着眼睛拨着念珠,这才放下那颗心来。

“你放心,老鼋我守口如瓶。”

我胆战心惊。

若是被人发现了我是假的,如来...大概会置我于死地吧。看似博爱苍生,实则心狠手辣。

神仙外面都有件衣服,把真实的心脏牢牢包在里面。我也一样。

当年家族破败,如来救我回天宫。一只六耳小妖,就这么飞上枝头变凤凰。

孙行者,你一世猖狂,还是毁在了神仙心灵的阴暗上......

我会不会,也如此呢?

世事无常,我们不过是佛祖手下的黑白棋子。

04

宴会上灯火通明,天宫四处都是亮色。

八戒和倒酒的女儿侃了起来,师父津津有味吃着桌上的果子,沙僧摸着小白龙的鬃发,喂它吃桃子。

太白给我递酒:

“大圣总算归来了啊。”

我嘻嘻一笑,接过酒杯,打趣着道:

“你个老头子,这么些日子没见,头发又白了。”

“是,是。哪比得上大圣好些年前大闹天宫来的猛烈,当时天宫上下,哪还有一处好地方。”

此话一出,满座都笑起来。

“可不是,你个孙猴子,当年尾巴变个旗杆在房子后头,害我一顿好找。”二郎神用筷子敲着碟子,跟我说道。

但这个记忆...佛祖居然,没有传给我。

我用力去记忆,还是记不起孙行者百年前与众星官打斗的场面。

我不知道该怎么应答,只能一笑了之。

孙行者啊孙行者,我怎不知,你竟还如此震撼地打斗过。

这个猴子,到底经历过什么?

终究还是妖猴躯壳,我这脑袋,也越发不好使唤,那些属于自己的记忆也慢慢消失,我好像,已经活成了孙悟空。

但我又的的确确,不是孙悟空。

“来,这杯酒敬各位神圣,护唐僧取经有功!”玉皇大帝走了过来,举杯邀我们同饮。

取经之人以果子酒代酒,但一杯下肚,我还是觉得,这热辣辣的气息在五脏六腑里乱窜。

出家人,不打诳语。

我却出口,皆是诳语。

一杯又一杯果子酒咽到肚子里,众神只当我喝得尽兴,没人知道我心中有苦衷。

“来!吃肉!”我大声吼道。

“大圣好兴致。”小仙们鼓掌叫好。

05

酒过三巡,我拉着八戒在天宫门口瞎转悠。

“八戒,你说你当年调戏的那个霓裳,你是当真喜欢她?”

“猴哥,话不能如此说啊。咱是出家人,哪能谈什么,喜与不喜。”

八戒的语调越来越轻,也越来越失落。

“你这猪头,怎的,脸也红了?”望着他发红的脸,我取笑他说。

“莫说诳语,老猪的脸,是酒劲所致。”

“果子酿的酒,哪还有啥酒劲?”

“俺喝的是真的酒。”八戒猪鼻子一拱。

我看着八戒,发现他眼睛里有些泛红。

“现在好了,经也取着了,我回来了,发现霓裳还是被他们杀了。”

“你还有翠兰呢,出家人。”我看着花心的八戒一脸怅然,嘴上取笑他,心里却也是说不出的失落。

“猴哥,这话俺只跟你说。”

我点点头。

“其实,俺当年娶翠兰,是因为她模样,和霓裳一样。”

我望着眼前这个曾经和蜘蛛精一起沐浴过的八戒,惊奇他也有这痴情一面。

“大师兄,俺老猪,这儿难受。”

他戳着心脏的位置,猪嘴往下一撇。

“我以为我取经回来,俺这个天蓬,这个什么净坛使者,就能悄悄又在暗里看着霓裳了。谁知道,她也被杀死了。”

几百多岁的八戒,哭得像个孩子。

我慢慢靠近他,摸摸他的猪头。

人人都有苦,咽下去就好了。

我说着,带着哽咽。

原来,神仙的眼泪,是苦的啊。

06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天宫繁华依旧,再无猴子惹祸。

斗战胜佛的名号在我背上压的很重,我总觉得,这些不该属于我。

孙行者临死前那个绝望的眼神,至今在我眼前晃动。

是我害了他吗...

是我夺走了他的一切吗...

不,都是佛祖的错。

我暗暗告诉自己。

曾经大闹天宫的传闻唤起了我身体里部分孙行者的记忆。那些猴子意欲翻江倒海的本性愈发萌动。

“八戒,要不要为霓裳报仇?”我问八戒。

他紧紧握着手里的钉耙。

“好!”语气坚定,我微微一笑。

“咱这一去,怕是回不来了。”我对八戒说。

“回不来也罢。我这命,本就无足轻重。”

“那咱们,再一次...”

“大闹天宫!”

我和八戒把手紧紧握在一起,为了各自的执念,把这天宫,定要搞他个天翻地覆!

说什么戒律清规,什么名利双收,什么无求无欲,俺老孙只知道,只要这颗活生生的良心在跳动,俺就不闹出名堂来不罢休!

百年之后,孙悟空,我又替你,大闹天宫。

不知你在阎王那儿,可看见了没。

我手中金箍棒不断变长,搅这个天宫天昏地暗,八戒拿着九齿钉耙,不要命了一般往前冲,把那些个处死霓裳仙子的老官全部斩杀。

“霓裳做错了什么!她不过是为我求了情,我们两个,何来偷情一说!”

带着怒火,八戒狠狠打翻一件件玉器,玉皇大帝惊慌失措。

孙悟空,我答应你保护好师父了,最后一次,让我为自己活一次吧!

07

残骸遍地。

“八戒,你累不?”

“累。”八戒朝我一笑。

我瘫倒在地。

“师兄,你的耳朵...”

我笑着摇摇头,意思在说,我其实,不是孙悟空。

八戒点点头,他的意思貌似是在说,他早就知道了。

“你永远都是我的大师兄。”他说。

我大口大口喘着气,闭上眼睛。

从此,天宫史册上就多了那么一段:

孙悟空与猪刚鬣,妖性不改,二次大闹天宫,共计死伤4万有余,其中包括,如来佛祖。

我浑身瘫软在地。

孙悟空,我现在的下场,也要和你一样了...

无非是死罢了,我悟了,悟得这人世间,无非空空荡荡,勾心斗角一场。

悟空,悟空。原来,是这么个理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