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2日

上次写日记还是在八月,一晃五个月过去了。这段时间工作上画了采暖图,两个BIM 初设翻模,还帮着同事打下手,计算管径,画风管,都是些很基础的活。最近在做围场县医院的风机盘管布置。

工作中还是遇到许多不懂的问题,同事在百忙之中也确实帮了我不少,晚上吃饭问S一个关于房间新风量的问题,问到最后S 说我基础都还没掌握好呢就问那些偏科研的东西。仔细想来其实并不是我不顾基础而是我分不清那些是工程经验性结论哪些又是科研结论。我俩就像是不在同一个世界的人,对同一问题因为维度的不同会有不同的理解,我的问题是基于我的思维结构产生的而反馈给同事的问题他也会有不同的理解,虽然答案在某些方面具有唯一性,简单来讲就是我根本分不清哪些知识是基础的哪些知识不是基础的,因为我懂得太少。

由此又让我想到了欣赏任何事物的能力其实也是一种能力,从再平凡的事物中,尤其是自然中能欣赏到美确实是一种高维度思想的表现。越是娱乐大众的事物,越来越不需要高纬度的思维,我并不是讲娱乐大众的事物不好,只是说他所需要的理解维度比较低。对于音乐甚至是人也是一样,拿最近被大家抵制的hiphop 来讲吧,我其实到现在也不能完全理解hiphop这种音乐,尽管被大家说是美国的街头文化,不入流,但我想一个具有更高纬度思想的人是不应该连这种街头文化都不能理解的。我在网易云上搜相关的音乐,那首California love听下来起码不反感,甚至能体会到歌曲的桀骜不驯,自我流露。我想我比那些一棍子打死hip-hop的人要强,因为我确实欣赏到它的美了。对待音乐这样,对待人其实也是这样,再不堪的人其实也有你值得去欣赏的地方,有人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想说再可怜的人也必有伟大之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