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山那水那“神经病”(二)

文/木子秦淮

第二章人生何处不相逢

一回到家,一甩自己身上的背包,李佳佳浑身就和去了骨头似的瘫在了床上,怎么拉都拉不起,家里的弟弟妹妹看了她一眼,都习以为常了。

啊啊啊啊啊啊,这日子真是无聊到冒烟啊。在床上瘫了一下午,晚上看着客厅里坐着的仨人。额角突突。

“今晚上,您们是不吃饭?”

堂弟扬起明朗的笑容,就差后面加个尾巴摇一摇了:“大姐,我们下馆子呗,要不然就只能你自己做了。“

李佳佳衡量了一下自己下厨的时间,那想想还是算了吧,我们还是下馆子吧。

于是拖着这一大串难民似的弟弟妹妹就往家人常驻地,木子春天去了。这群瓜娃子啊,钱没开始挣,消费倒是数一数二,不过李佳佳也不说什么,才不想在家里老妈子一样伺候你们这一群不省心的主呢。

四个人一个包间,吃着饭,李佳佳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们说着话,以前吧,几姐妹还是有话可以说,现在,人人捧着自己手机,各玩各的,谁都不搭理谁。也好,省事,但是李佳佳的亲妹妹,李思思还没事就问问自家这姐姐工作是不是顺心啊……李佳佳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

他们在包间吃着饭,李佳佳躲在洗手间,抽着烟,轻烟袅袅,眼里蕴含着说不出的情绪。周亚成看到的这一幕。女子多情而忧伤,眼神空洞而泛着星光,整个人颓废在那,如果忧郁可以开花,恐怕这一朵会开的尤为灿烂,但是这一幕让人不忍打扰。

“大孙子“得,这丫头就不能开口,看到周亚成的李佳佳顺手掐灭手里的烟,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大高个,笑着说道。

周亚成(ー_ー)!!

“佳佳小姐,你在这吃饭?“

“什么怪名称,我叫李佳佳,嗯,吃饭呢,你也是?”李佳佳一挑眉,别说个子不够高,气势可是个顶个。

“是啊,吃饭,姥姥也在这,嗯。”

“好吧,好好吃饭。”周亚成看着挥手潇洒而去的女孩,脸上说不出的纳闷,怎么那么多变呢。真是个怪丫头。

一回包间的李佳佳开始日常抽风了。

“各位主子,吃好了没?吃好了,咱就麻溜的走吧。“尖尖的公鸭似的嗓音,像极了说着皇上驾崩的狗腿子。坐着的仨一看这架势,赶紧收了手机,起身走。

寂静荒凉的夜空,一颗星星都没有,霓虹灯把城市照的五光十色的,川流不息的人群车流,李佳佳还真觉得自己有些孤寂。那仨小主吃完饭死后要去看电影,李佳佳扫了一下片名,兴致缺钱,去吧,去吧。

于是,最后一个人在夜市里瞎逛。

周亚成觉得今天见这个丫头的次数真是太多了,一开始的古灵精怪,刚刚的冷冷清清,到现在的悲凉孤寂?真不知道,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怎会有这么多的情绪。

“成子,你看看那个小丫头是不是我们今天在火车上遇见的?“可爱的阿婆,拉着周亚成的手急急忙忙问到。

“是啊,姥姥,就是她。“

”是她,喊啊,别让她跑了啊,一个人大晚上的多不安全啊。“

周亚成看看这川流不息的人来人往,很是好奇,姥姥你这是怎么看出只有一个人的?

不过还是别让这姑娘跑了吧,难得性情古怪的老太太这么喜欢一丫头。

“你?”李佳佳抬眼看了看拦住自己的男人,很是疑惑。周亚成也觉得自己有些唐突,索性老太太出声了。

“小丫头啊,怎么大晚上的还在外面逛啊?”

“阿婆,是您啊,这不刚吃完饭散散步消消食啊,您也是。”

“呵呵呵,那可不是,我大孙子要带我溜溜食,说吃多了积食啊。”

……

一晚上,李佳佳又做了一晚上噩梦。早上起来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弟弟妹妹都看出来了,见她神色不虞,谁也不敢招惹她,话说,家里很是奇怪,嘻嘻哈哈没个正形的是她,但是,只要她一脸色不对,谁都不敢去惹她,奶奶也说她是一个神经病。

今天姐弟妹四人在市里吃完早餐,就晃晃悠悠准备回乡里看看,自家新鲜出炉的小弟弟,李诗礼扫了一眼,昨天还兴致勃勃吵着要回来看小弟弟的大堂姐,现在就和抽了骨头似的摊在座位上,随着公交车的摇啊摇,李诗礼实在怀疑身边这个灵魂都会摇走,正想找她说说话来着。

“小姑娘,又见着你们了啊,你们今天也回乡啊?”李诗礼认识这俩人,不就是昨天火车上换位子的嘛,李诗礼点点头,微微笑了笑。

“是啊,阿婆,你们今天也回乡里吗?”

“是啊,我们今天回乡看看啊,很久没回来了。”阿婆说着,话语里力透着悲凉。

“回来就好。”清清冷冷的声音,不知是感慨还是安慰。李诗礼看了看说话的姐姐,不知怎滴,说不出的难受。

反倒是李佳佳看见她这表情,“亲爱滴妹妹,你这么色迷迷的盯着人家,人家可是会害羞滴~”轻柔诺语,说的李诗礼直翻白眼,鸡皮疙瘩起一身,看得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周亚成呵呵直笑。

几人坐着摇摇晃晃破破烂烂的公交车回了乡里。说来是缘,都在一个地儿。

分开后,阿婆还抓着李佳佳的手,丫头啊,一定来我家玩儿啊,阿婆给你煎糍粑啊……

李佳佳笑着应着。

分开两路,堂妹李诗礼和堂弟李诗奕大步前进,尽情施展自己大长腿的优势,那势头就和走时装表演似的,反倒是自己妹妹李思思还拖着自己这胡萝卜似的姐姐,慢慢爬行。

一到家门口,小白嚎的跟啥似的,李佳佳一进门就呵斥,别叫唤了,比李诗礼嚎的还难听,小白听了嚎的更加起劲了。

调整调整自己脸部的表情,笑的春暖花开似的就去房里看那小娃娃,看见躺在床上的妇人说着,我家大美女啊,我可是回来看你啦。床上的妇人笑的很是开心。李佳佳也应该开心吧,她自己这么觉得。若是刚刚那男人在一定会说,真是善变会演。

看了那个还是丑的跟什么似的的小娃娃,李佳佳爬上自家铁门上的遮雨板……发呆。家里也习惯了她折腾的性子,不再说什么。

“姐,你觉得自己开心吗?”

“开心啊。”

李诗礼认真看着自己面前的女孩,不知为何总觉得难受。

“李诗礼”

“嗯?”

“梦想是需要代价的,有得必有失。”

“姐,那你觉得自己得了吗?”

李佳佳没回答,攀着铁门延边就下去了,突然间李诗礼一个人站在高处,惊觉,我擦真他么高,怎么下去。最后还是李佳佳拖来了一架人字梯。

下午,四个人和游击队似的在村里闲逛,不出意外的又见到了阿婆和她大孙子,要不是有个老太太,李佳佳严重怀疑这大帅哥,对我们这群人,居心叵测。李佳佳扫了四人一眼,觉得自家这几人虽然有点良莠不齐吧,但是还是青春正好,还是有让人惦记的资本。

阿婆一开始兴致不是很高,倒是见着了李佳佳他们显得格外意外,笑的喜气洋洋的。而身边的男人只是抬眼看了一下,并没有多意外似的。

看这俩人的样子好像是从后山那下来,也是,从那下来的,有几个人心情不是悲伤沉重的呢,四人也没好奇的问什么。

看着几人又要闲唠嗑的架势,李家俩小的撤退找自己的小伙伴去了,李佳佳和李诗礼对阿婆的邀请,盛情难却。

上门……吃糍粑

第三章:千里孤坟何处话凄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