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享一世深情 如何倾情相待?

96
稷之水
2018.06.15 17:06* 字数 1868

 一场小扫除窥见了老去的证据

        莉莉,38岁,家中独女。爹妈跟她住一起帮忙带孩子。周三晚饭后,跟6岁的大宝做卫生间的小扫除,平时也注重清扫,不一会儿就把马桶及洗脸池统统搞定了,大宝干得正起劲儿,于是一拍即合要把家里共用的卫生间也打扫一下。爹妈都是勤快人儿,除了主卧飘窗上的小茶几和主卧卫生间的卫生,他们几乎包揽了家里所有的家务活儿。强有力的后勤保障,使得她即便年近不惑,都不曾真正体验到生活的艰难,依旧是爹妈手心里的宝贝。

        这种被疼爱、被呵护、被照顾的感觉太美好也太长久了,从未想过有一天它会消失不见。当她站到爹妈用的洗脸池边,准备开始打扫的时候,眼前的场景让她愣住了:洗脸池的一侧乌蒙蒙的,仿佛爱美的小姑娘擦在脸上的BB霜没抹均匀,整个洗脸池灰白分明;洗脸台也像是没用卸妆液卸妆的脸,有若隐若现的污渍;香皂盒长时间没移动,时间和灰尘竟然联合在洗脸台上给它刻了盒底画像——一个黑乎乎的圆圈圈!

         心莫名的难过起来,直到打扫完毕也排解不开,坐在沙发上发呆,看到妈妈端着洗好的水果走向她,电光火石间,她找到了答案——他们老了,不知不觉中爹妈竟然老了!!!恍惚间想起了十多年前大学暑假去舅舅家时,老妈嘱咐她的那句话:把你舅洗的碗再洗一遍,你表嫂嫌脏!那年舅舅63岁,今年爹妈65岁。

        老去的轮回太快,一眨眼十几年的时间就没有了。我们立业成家生子,变成了家里的顶梁柱,这期间听爹妈唠叨白发越来越多、眼睛越来越花、耳背越来越严重,孩子长太快抱不动的时候,我们完全没注意到他们一天天变老了。不仅仅是眼花耳背、头发变少变白,更是原来的轻而易举变成了劳力费神、兴致盎然变成了意兴阑珊。也许是,我们明明知道他们在变老,却从不承认,因为习惯了依赖的我们从不曾长大。

再忙也请在他们需要时陪伴左右

        董玲,38岁,村里人眼中的金凤凰。从小学一直念到博士毕业,靠上学从小村庄到小县城再到北京城,最后在省城就业成家。父亲正值古稀之年,身体欠佳,胸闷、心慌、头晕、无食欲,数月来轮番骚扰,百般不适,电话里却从不提起,每次问候皆是安好。在打了一周的点滴没有任何好转迹象的情况下,母亲终于给她打了电话。接到电话的她也吓了一跳,当立马安慰母亲别着急,一边安排父亲做车赶往省城,一边联系医院预约就诊。父亲难得来一次,她下定决心给父亲做个全面检查。周六至周一,整整三天,做完了心脏、血液、肠胃、头颈部的就诊、检查。她说有一种幸运叫看病遇到了82岁高龄,权威、认真、耐心的老专家,还有一种幸运叫自己有时间有金钱让老父亲看得起病!

       三天里她看到: 一位老人拿着一沓现金排了好长时间的队终于充上钱,到分诊处挂号时被告知还需要买病例;一位老阿姨一边看病一边跟医生说自己的医保卡丢了用的是儿子的,刚在手边的水杯这会儿又不知道哪里去了;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妈妈带着五十多岁的儿子做B超,急的在B超室门前团团转,嘴里嘟囔着:没有水可怎么办,哪里去买水啊,买上水就找不回这里来了。他们不知道自助充值、排队人工充值之后不知道需要买病例、不知道在几楼就诊、不知道在哪里做各种检查项目、不知道何时以及如何取结果、不知道刷卡取药……

       这些所见所闻让她下定决心,以后绝不让老人单独跑医院看病。再忙也要在他们需要的时候陪伴在身边,就像自己的孩子头疼脑热,会陪着去医院一样,小时候我们被这样呵护过,现在他们老了,欠下的亲情债是时候偿还了。

此刻便是最好的时光

        人生是一场单程的旅行,走到现在,每个阶段都在心里留下了美好的记忆。孩童时的不知忧愁、青少年时的肆无忌惮、高中时代的心无旁骛、大学时代的青春飞扬、二人世界的甜蜜恩爱。但要问最好的时光在哪里?我的回答一定是现在——父母不再老去,孩子不再长大,我们扛着工作生活的压力,霸占着顶梁柱的位置不放手。

        要是有权利在最好的时光里按下停止键就好了,只是生老病死,自然的规律彻底切断了我们的贪念。当意识到父母甚至我们自己都将逐渐老去时,该如何是好?   

       距离近了就回家吃饭,别怕唠叨别嫌烦,守着他们吃饭的日子过一天少一天;距离远了回不去的时候就多打电话,现在通讯这样发达,语音视频都很好,别嫌麻烦别偷懒,简单的一声爹妈,说说当天的天气都能知道他们身体无恙。养育孩子才知父母不易,只不过付出和收获永远不是正比;顾着孩子忽视他们成了常态,只不过陪伴孩子的时间还很长,陪伴父母的日子屈指可数。

        与孩子一起诵读《弟子规》,书上云:“亲有疾,药先尝,昼夜侍,不离床;丧三年,常悲咽,居处变,酒肉绝。”百善孝为先,言行合一,为孩子树立榜样。照顾父母,请尽力,请尽全力;赡养义务,没有借口,没有任何借口,唯有倾情以待方不负一世情缘。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