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尚的精神不必悲壮的结局

高尚的精神不必悲壮的结局

李唐风


今天微信群中转贴了一篇网文《陋兰:高贵的囚徒——十二月党人和他们的妻子》。有朋友读后提出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贵族精神是不是只能凝冻在悲壮的结局中,停留在被人们纪念的精神层面?

我个人理解:贵族精神,或任何一种高尚的精神或道德,是其主体(人或神、圣、哲等)的本质,不见得、不需要甚至不应该经受“悲壮的结局”。

对该精神的主体而言,有两种情况:

一、一个此前尚未达到该境界的人,在修炼提升的过程中,从量变到质变跃迁时,可能面临一种考验,即在名利与情感的得失之间、在生死之间、在自己习惯的观念与不习惯的真理新知之间,那种非此即彼的抉择。那么这种思想境界的跃迁,可能会表现出悲壮。但这种悲壮,不是该精神的结局,而是一种诞生,是该主体精神世界中的创世。

二、一个已经达到该精神境界的“贵族”、“王者”、或不同信仰中的神、圣、佛、道、仙等,如果在人间遭遇了某种悲壮,那也不是结局,而是该精神长久乃至永恒过程中的一个亮点,其作用之一是给世俗的人间带来了一场心灵的震撼,以促使该精神在我们这些客观者被震撼的心灵中播种、萌芽、壮大。比如基督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悲壮,其震撼人心的余波,就是当今许多西方宗教的泛泛。

那么对该精神的客体——我们这些世俗中客观的芸芸众生而言,要接受、认可或赞同其精神,“不见得、不需要甚至不应该”非得要让该精神的主体表演出“悲壮”的结局。因为只有悲壮的结局,往往不但改变不了我们世俗之人的观念,反而使我们更加顽固不化。

例如,西方很多宗教门派的教堂中,都供奉着基督十字架上受难的形象,感恩耶稣的受难抵消了教徒们的原罪,救赎了他们的灵魂,促成了他们对主的信仰。然而圣经故事中描述的却是:耶稣“受难”的漫长过程中,不但没有更多的人被吸引来信仰基督,反而让许多原来的门徒对基督产生疑虑、对信仰开始茫然,所有人都噤若寒蝉、无一敢承认对耶稣的信仰。反而是几天后的“复活”,使得一些信徒打消了疑虑和茫然,促使他们明确了自己的信仰,萌生了其后两千年坚持和传扬该信仰的勇气。

为什么会这样呢?大概是因为,一切超越世俗的高尚精神,其主体的价值观、得失观、生死观,和我们世俗的人生标准,大相径庭,甚至完全相反。所以,“受难”的悲怆曲难以敲开我们的心扉,而“复活”的欢乐颂,才是令我们这些世俗之人心灵放飞、趋之若鹜的神曲。

附:

陋兰:高贵的囚徒——十二月党人和他们的妻子

https://mp.weixin.qq.com/s/LMc1kHGzx8ojO5EJi9eYZA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常在想:爱情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呢? 很多人都说:两个人在一起时间久了,爱情会慢慢转化为亲情,最初的浪漫与激情也会...
    驿路奇奇阅读 99评论 7 6
  • 阳光屋_6ba1阅读 17评论 0 0
  • 2017年9月,国家监管机构下令禁止境内的ICO(首次币发行,是区块链项目首次发行代币,募集比特币、解决以太坊等通...
    链视界阅读 67评论 0 0
  • 雨下的越来越大了。 满头银白的老人站在被风吹的吱呀作响的木门前向院子外面的小路张望。像是有雾,...
    唐不遇的遇阅读 4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