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婴

我一直在用你的眼睛看世界。

门开着。

走廊上细微的光线从门缝挤进来,在地板上投射出一个三角形光斑。黑暗中,可以看到原本躺在左下床铺的人坐了起来,下床去关门。

有谁出去了吗?他想,不会的,我们八个人都在啊。

他伸手去抓门把手,突然,一个人影贴着门口擦了过去,紧接着,走廊上的灯灭了。

他吃了一惊,但随即平静下来。是宿管吧,他想,这个时候也该关灯了。他根本不相信刚才那个黑影进到房间里了,因为门缝小得只容一个小孩子通过。

关好门后,他转身回床上,突然看到地板上有东西在跑动。定睛一看,竟然是一个浑身是血的胎儿,称为鬼婴更合适:通体发出淡绿色的荧光,连接着身体的脐带拖到地上。没有发育完全的白眼球看着他,露出笑容,风吹动窗帘,整个场面看上去无比诡异。

他想惊声尖叫,鬼婴却开口了。

……你终于回来了......

“什么?”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这是他转身逃跑前努力说出的最后一句话。

过来帮帮我……帮帮我……

上篇:鬼影重重

罗淼在猛烈的心跳撞击中醒过来,大脑制造的第一个想法是:我醒了,第二个是:我做了个噩梦,而且以前做过。

周一到周五,几乎每天晚上他都能看到那扇虚掩着的门,每次回头,一定会看到那个恐怖的生物站在他身后,朝他微笑。

一到周末,当他离开宿舍后,梦境也随之消失,就像他离开了学校,而它(鬼婴?)却被留在了里面。

两天后,当他在周日下午回到学校,就在他跨进校门的那一瞬间,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兴奋。

不是普通的兴奋,而是那种失而复得的幸福感和心有余悸,甚至带有一点后怕。

我怎么会有这种扯淡的感觉!罗淼感到不可思议,但下一秒就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这是别人的感觉……

更扯淡了!他想,难道我已经开发出心灵感应能力了?正当他想把刚才的感觉当做刚用完的餐巾纸扔进垃圾桶时,一句话突然从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蠕虫在她的脑子里。

罗淼大吃一惊,手里的拉杆摔在地上。他惊慌失措地仰起头,看着头顶湛蓝的天空,此时,一片厚厚的白云飘过来把太阳遮得严严实实。他感觉刚才一个声音在对他说话,而声源似乎就藏在那片白云的深处。

蠕虫在她的脑子里。

“不不不,等一会……你说什么?”罗淼左手食指和无名指按住太阳穴,嘟囔着。(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听到了别人的声音?)旁边一名学生与他擦肩而过,看到他奇怪的举动又回头看了他一眼。

但那个声音再也没有出现。


下课铃声还没有停,就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冲出教室了,也难怪,下节课是体育课,谁也不会想错过的。

罗淼一动不动地坐在座位上,完全不去理睬同学们一个个从他身边路过,有人还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面前的白纸上,那里只写了一句话:

蠕虫在她的脑子里。

他将这句话写下来时便感到深深的不安,因为他不假思索地写下了“她”。真是奇怪,为什么他写的不是“他”或者“它”?罗淼百思不得其解,更令他伤脑筋的是,他深感这句话与“噩梦”之间存在非比寻常的关系。

“不好意思,打扰了。”

罗淼抬起头,看到一个女孩(他是绝对不会承认她太矮了的)怯生生地站在他身边,手里拿着一沓稿件一类的东西。

他大概猜到她要干什么了,还是问道:“嗯,有事吗?”

她愣了一下,两秒后才说:“哦,是这样:我们小组制作了一段音频,想被学校的广播收录,所以……能否麻烦你和校长沟通一下……”

罗淼心中立刻产生一股厌恶感。他两个月前才来到这所学校,同是高一新生,不知道各位怎么消息这么灵通,不少人都知道了他是校长的儿子,因此来求助的人络绎不绝。

“做的很不错啊,其实你可以按照正常手续投稿的。”罗淼看了女孩手里的乐谱说,“再说了,为什么要找校长?这不是音乐部管的吗?”

女孩听出了罗淼的言外之意,立刻低下头,说声抱歉就要离开。

罗淼突然慌了:“哎,别走,我可以帮你,呃……就这一次。”

我最喜欢帮女孩子了,他想,而且我根本看不懂乐谱。


一个课间就搞定了,罗淼回想起女孩听到成功收录消息时的表情,自己心里也美滋滋的。管他什么蠕虫不蠕虫的,我这节课可是要好好打篮球了。

罗淼个头中等,小时候,他甚至不敢想象自己能长到一米七,因为他常常在夜里惊醒,耳畔传来窃窃私语,他听得非常清楚:

我的发育就要停止了,营养液就要用光了,来帮帮我,帮帮我,帮帮我……

虽然年幼的他并不清楚那是什么意思,但却感觉到一阵莫名的空虚、无助。每次他都尽力把被子裹得紧一点,脑袋缩进被子里,却仍然听得清清楚楚。

随着年龄的增长,童年的噩梦逐渐离他而去,他再也不担心自己(营养液就要用光了!)发育停止。

“砰”的一声巨响,罗淼在三分线外投出的一个球精准地砸在球框上,并反弹了很远,罗淼只好回头去追。篮球滚过一个拐角,不见了。当他追到拐角处时,篮球自己滚了出来,罗淼伸手接住,说:“谢谢。”然而转过弯,却不见一个人影。

他只好拿着球走回去,这时,不知哪里传来一阵响动,他觉得是拍篮球的声音。

啪!啪……

他环视四周,并没有人。

啪!啪……

声音听上去厚实而不清脆,拍球的应该是一个很小的手掌。罗淼想。当他再次向左看去,突然在余光中捕捉到一个恐怖的画面!

墙壁的阴影下,有一个非常矮小的身影,体型简直就像一个胎儿,(那是鬼婴吗?)用那只幼小的手掌一下下拍着巨大的篮球。

罗淼吓得立刻转身,阴影里却不见了那个身影,却有一个篮球还在不断跳动,不一会,篮球停了下来。


图书馆的狭小隔间里,罗淼正在查阅一本厚厚的资料:《水华中学编年史》。哇!我们学校的历史有那么悠久吗,竟然连这么大气的词都用上了?

他抱着“翻着玩玩”的心态从第一页开始看。结果里面的内容如他所料,全是些“水华中学某年考试再创辉煌”、“某年运动会风采”之类的。

罗淼一页一页地翻着,突然,一个词条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十七年前,由水华中学一名女生写的恐怖小说《蠕虫》在恐怖文学交流会中获奖。

蠕虫?罗淼立刻来了兴趣,他想起那句令他后背发凉的话:“蠕虫在她的脑子里”也许来源就是这里。然而,他并没有印象自己曾经听说过这件事,更不可能知道作者是名女生。

《蠕虫》的背后却隐藏着惊天的秘密。

下篇:校园迷宫

她叫铭锡,高二时写的恐怖小说《蠕虫》在恐怖小说交流会中获奖,本篇小说的创作有一名当时在任的生物老师帮助完成。

除此之外无任何信息。

罗淼上网查阅了《蠕虫》这部小说,发现在当时风靡西海区(罗淼所在的城市)。小说主要讲了一个故事:外星人“蠕虫”化作人形入侵地球,隐藏在人群中击杀人类,而人类必须阻断互相交流,避免被发现,最终还是没有逃脱灭绝的命运。

不错的科幻小说,罗淼想,不过,这故事和生物有什么关系?

关于作者的信息,网络上的词条数为零。当他去向身为校长的父亲询问时,父亲却说时隔太久他不记得了。这下罗淼开始着急了,如果不能联系上作者,“蠕虫”的秘密就永远无法解开,他也永远不可能知道“鬼婴”噩梦究竟代表了什么。

正当罗淼的调查陷入瓶颈时,他似乎觉得“鬼婴”与他联系了。


夜幕降临,街边大大小小的商铺都亮起了霓虹灯,五光十色的灯光下行人来来往往,看起来十分热闹。

没有人会注意到两栋楼间阴暗的小巷子里有一个井盖缓缓打开,一个醉汉摇摇晃晃地爬了出来,手里提着一个大麻袋,但里面装的并不是空塑料瓶,而是血淋淋的肉块,他的食物。

他喜欢这样的食物,或者说,他喜欢制作食物的过程。再说了,抓住一只流浪动物对他来说轻而易举。

幼年第一次把甲虫穿在树枝上玩,看着甲虫慢慢死去,他获得了极大的快感,曾认为这是世间最美妙的事情。

“那件事”过去多少年了?他懒得算,毕竟每天都是一样的生活会令人忘记时间。但今天不一样,仿佛命运的召唤,他停下了,转头看着夜色。虽然中间有重重交错的楼房阻隔,他仍然能确定,他要去的地方就在那个方向。

他开始用最慢的速度行动,一边想着:时候到了,他来了,我的噩梦该结束了。


罗淼突然惊醒,看着空空的教室心跳不止。他的眼前不断浮现出“鬼婴”的微笑,而一句话不断在他耳边回响:

帮帮我……帮帮我……帮帮我……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正坐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人都走了?天哪,我竟然在晚自习时睡着了!而且没人叫醒我?

他慌乱地收拾书包准备离开,突然,向窗外不经意的一瞥却让他心脏骤停。

窗外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脸上满是血液,白色的眼球隔着玻璃望着罗淼,咧开嘴露出诡异的笑容。“鬼婴”正在窗外双手扒着窗台。

罗淼尖叫一声跌倒在地,手忙脚乱地向门外爬,眼睛一直盯着窗户。突然,灯灭了,整个教室一片漆黑。没有了光照,鬼婴便大胆起来,开始向屋里爬,速度快得吓人。

罗淼转身就跑,走廊上的灯一盏接一盏地熄灭,路过洗手间时,他分神看了一眼镜子,却在自己身后发现一个快速移动的肉球!他脚下一滑摔倒在地,完全被黑暗吞没。

罗淼赶紧拿出手机,还没按亮屏幕,就发现鬼婴已经来到了他身边,身后还有脐带拖出的一条血痕。

你好吗老弟?

“救命!”罗淼喊道,他感觉那个声音又开始传进他的大脑,随之而来的还有根本不属于他的感觉:对将要发生的事情的期待。

准备好了吗?他就要来了,关于我们命运的一战就要开始了。

罗淼不知道自己哪一根神经出了问题,一个想法突然冒了出来,这个想法让他感到绝望(蠕虫在她的脑子里),他不顾一切狂奔下楼,余光仍能看到楼梯间露出了鬼魅一般的脸。

鬼婴的目光一直锁定在慌张逃跑的罗淼身上,如果那双眼睛有视力的话。

祝你好运,老弟。(恋恋不舍、失望乃至绝望)


“罗淼同学,这个时间你应该已经安静地呆在宿舍里,而不是……”

“父亲!听我说……”

“在学校请叫我校长。”

罗淼气得咬牙切齿:“……校长!请告诉我!十七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好意思,我忘了。”

“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忘吧?”罗淼的心脏砰砰乱跳,那一瞬间闪过的念头令他不安。

“你……”校长的语气中充满了惊慌。

“铭锡和那名生物老师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

“是情人吗?”

“你是怎么知道的?”

罗淼的神经更紧张了,却仿佛放松般吐出一口气:“‘他’找过我了,你一定知道‘他’是谁。”

“是的,‘他’是你哥哥。”另一边的校长已经瘫倒在沙发上。

“那……铭锡是……”心里已经有了清楚的答案,罗淼仍然希望校长的回答能否决他。

“你的生母。”


越靠近学校,这种感觉越强。

我就要解脱了……杀了我最后的敌人……这样永远不会有人能杀我了……

铭锡……他忘了很多事情,但一定记得她,那个让他愉快一时却也给他留下无限隐患的女孩。

《蠕虫》?写得真不错,也许没有他的指导会更优秀。

他们的关系被发现后,大量的抑郁与愤怒破体而出,似乎有什么沉睡多年的东西(我喜欢看着你挣扎)觉醒了。他在第一时间杀了校长,然后找到铭锡,从她的腹腔中取出一个不成型的胎儿,并泡在只有少量培养液的培养罐中。(后来这个胎儿在25周停止发育并死亡)

我快完了,满足我最后一次,好吗?让我看着你,在我面前痛苦地死去……

他非常后悔当时没有发现第二个胎儿,而铭锡竟然在濒死的时候把那个东西交给了老师罗宇生(此人后来成为了水华中学的接任校长)!

罗宇生将剩下的那个胎儿用人造子宫培养成形,就是他唯一的敌人,那个可能杀死他的罗淼!

他在下水道深处躲避了外面的风暴,警车不止一次呼啸着从他刚才爬出的井盖旁驶过。

现在,他回来了,我……也回来了……


手机摔到地上,只剩下嘟嘟的忙音。罗淼站在路灯下不知所措。

注意,他来了。

罗淼立刻退入阴影之中,但就这一下,已经足以让他被当成目标来锁定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背后传来,他立刻回头,看见一名男子手里举着一把生锈的菜刀冲过来,嘴里胡乱喊着些词语,根本连不成一句话。

罗淼侧身闪开第一波攻击,男子也立刻刹住车,转过身来。正当罗淼思考如何解决他时,一把菜刀尖啸着飞来,不偏不倚地插入他的左眼,剧烈的疼痛后,他失去了知觉。

瞧啊,非常简单。

看着倒在地上的罗淼,男子狂笑起来,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双手开始抽动,并迅速站了起来。

一阵惊讶后,一只强劲有力的手就扼住了男子的脖子。

罗淼的左眼仍然插着一把刀,用另一只眼睛看着他,嘴角上扬,露出令人害怕的微笑,那是鬼婴的微笑。

好久不见了,老爹!

“怎么是你……”话音未落,男子已经断了气。

尾声

罗淼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梦见自己在一个玻璃罐里看世界,视野都是绿色的,仿佛摘了有色眼镜一般,视野变得清晰,他跨过一排排试管看见了人体模型,这里是学校的生物实验室。往外走,便是空荡荡的实验楼走廊。

罗淼醒了过来,心跳不是很快。他看见了明晃晃的灯管和一袭白衣的医生护士。他们在说话,罗淼心想。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但却仿佛大脑的延迟一般,他理解不了它们的意思。

“很遗憾,虽然他的大脑没有任何损伤,但左眼的视力可能永远丧失了。”

他这才觉得自己的视野小了一半,与刚才梦境的视角完全不同。


生物实验室里很空旷,因为要搬到一楼去,实验台都搬走了,只留下一具靠墙站着的人体模型。

“你好,老伙计。”

罗淼拍了拍人体模型,转身向对面的墙壁走去,他知道机关在哪里。

黑板后面的暗室被打开了,一个封存了十七年的培养罐终于得以见天日,营养早已枯竭的液体里泡着一个模样可怕的胎儿。

“结束了哥哥,你不必再害怕什么,站到阳光下来吧。”

他没有注意到,胎儿的眼睛睁开了,还咧了咧嘴角,露出一个令人安心的微笑。


西海区人民医院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一天晚上,一个少年跌跌撞撞地跑进来求助,他的左眼插着一把刀,医生们都不知道是怎样的毅力使他坚持到现在。昏迷之前,他一直嘟囔着:“救救我弟弟……”

医生们紧急为他进行手术,而他所谓的弟弟,却永远没有出现。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