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生,换你爱我可好?

96
面膜先生
2017.10.26 21:02* 字数 3102

大羊回到家时已是夜里十一点了。

她先推开儿子们的房门,老大一山在上铺已经熟睡,胳膊一半垂在外面。老二一峰却是爬在下铺床上的,面前还摊着一本书。

大羊轻轻走过去,把书收起,人果然是已经睡着了。她伸手关了台灯,退了出去。

回到自己的卧室,丈夫已经睡着了。他侧着身子,一只胳膊放在头下,眉头微皱。无声地叹了口气,大羊和衣躺下。但她知道,今晚,她是睡不着了。

早上刚刚七点儿子们的房间就响起了振耳的闹铃声,相互的埋怨声,那咚的一声巨响不用说也是大儿子从上铺跳下来了。

大羊一边笑着一边去推儿子的房门,嘴里埋怨着:“你们就不能动静小点,爸爸还在睡觉呢。”

俩孩子一看到是妈妈进来就一起诧异的问:“妈,怎么是你?”

大羊温柔地拉过老二抱在怀里,“妈妈今天休息,送你们上学可好?”“当然好了!”俩人欢呼着洗脸刷牙去了。

随后起床的老高也是满脸的问号“老婆,今天怎么没去店里?”

“店里人招够了,现在的店长也能独当一面。”大羊笑笑“我给自己放几天假”

“哦”老高没再问,“既然有你在家,那我就早点出发了,能占个好位置。”说完不待大羊接话就背着他的渔具包出门了。

后面的话被大羊生生咽了下去。其实她多想说,老公,在家陪我一天好吗?就一天。

儿子们去上学了,炉子上炖的汤正冒着热气。大羊轻轻的打开储藏室的门,柜顶上的箱子还是原样放着。她狠费了一些力气才抱了下来,毕竟有那么重。

大羊打开箱子,翻开上面几本厚厚的手写文稿,下面静静躺着一个已经泛黄的白色信封。

深吸一口气,大羊打开信封。一张同样泛黄的照片,两个身着军装的年轻脸庞上是掩饰不住的相互爱恋。时隔近十年,再次看到这张照片,大羊心里仍是忍不住的绞痛:照片上的女孩不是她。

那年大羊二十七岁,身边却空无一人。好友不忍心便丢了一张照片过来:“诺,我姑姑家哥哥的儿子,背面有电话,你觉得好就处处看。

大羊漫不经心的瞅了一眼,却再也没能拔出来。照片中的老高正值青春年华,那一顶军帽就像现在我们说的BGM一样无限放大了他的光芒。

恋爱期很顺利,退伍后的老高在一家事业单位谋了一个闲职,工资虽然不多但时间很多。所有恋人们该做的事情他们都做了。吃饭看电影喝咖啡郊游爬山等等等等……

老高所任的男朋友这一职非常称职,大羊虽然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但却挑不出来什么。

孩子的意外到来打断了大羊的犹豫。婚礼很简单,双方亲戚朋友在一起摆了几桌酒。从不喝酒的老高却在那天酩酊大醉,喝醉后的他抱着大羊哭了一晚上。大羊看着哭得像婴儿一样的高心疼的都快碎了,她一遍一遍对他说到“我会好好心疼你,好好爱你的”

婚后的老高还和以前一样话不多,家务也不怎么干。大羊却毫不在意,过了孕期反应的她反倒精力越来越旺盛。她一心的爱着他爱着这个家,她说孩子一定要生两个,老大叫一山(或一珊),老二就叫一峰或一凌,让他们做一个山峰(山岭)一样坚强的人。

老高心不在焉的嗯着,这让大羊瞬间变得很失落。不过她又在心里安慰自己,算了,他就是这样一个木头一样的人。

是的,大羊一直以为老高就是这样一个沉默温吞的人。直到有一天一封信的到来。

信是一个署名阿澜的女孩写来的,除了厚厚的十页纸还有一张老高和她一起的照片。

大羊心里所有的结都打开了,他的沉默,他的心不在焉、毫不在意都仅仅是因为她不是她!

在信里她终于看到了他的另一面:他会讲好笑的笑话,会写蹩脚的情诗,会在起风的日子为她披上毛衣,会在她睡不着的夜里电话陪她聊天到天亮,甚至仅仅因为她一句脖子冷而学会了织围巾。

收到信的那个下午,九月的阳光照得大羊挣不开眼睛。她却浑身发冷,头眩晕着,手抖得拿不住信纸。

所有的一切都有了答案,他不爱她!他所有的爱都给了那个叫阿澜的女子。

大羊抚摸着快要足月高高隆起的肚子,在六楼的天台坐了半夜。

面对照片,老高说出了背后的故事。

他和她部队里因为汇演而结识继而相恋,只是因为她爸是团级,她的婚姻早被和一个师级的儿子捆绑在一起。结局显而易见,他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

他清楚自己的背景,认了命。那么谁都是一样的,他最后抱着她说:我们都有孩子了,我会一辈子对你们好的。

大羊的心纠结成了麻花,她觉得人生就是和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她却笑不出来,肚子里的孩子需要爸爸,她的婚姻也 需要一个丈夫。

她选择相信了他,她相信时间会抹平他对她的爱,也会感动她的爱,她决定等他。

谁知道这一等就是十年,她要的却迟迟不来。

她眯上眼仔细地看着他和她年轻时的模样,真美好啊。如果,大羊在心里想,再回到十年前自己会不会做不一样的决定……

她把照片放回原处,从最下面取出一个银行存单,其实三个月前已经到期了,却一直没有时间去取。现在,必须把这些事情交待一下了。

是的,她时间已经不多。医生递给她报告单时说的话还犹如在耳:你的胃癌已是晚期,即使好好治疗也就一年左右的时间了。

存单上是一笔不算少的钱,那是她拼命从给别人打工到慢慢自己开了个服装批发铺子才挣来的。她记得店开出来时二宝刚刚半岁,特别粘她。她爸妈帮她在家带一天他能哭大半天。没办法,她只好带在身边,早上三点她给客户开单时他就在她背上呼呼大睡。

他是指不上的,月子里她有一次因为乳腺炎发烧而三天没下床,他吃了两顿剩饭后把他妈喊了过来。孩子半夜无论怎样哭闹人家照样呼噜震天。

家务上指不上,经济上也同样不用想。单位效益越来越不好,物价不断上涨,他的工资却几乎没有加过。后来大羊的店开出来之后效益很不错,大羊索性让他辞了职在家和保姆一起照看两个儿子。在两个孩子都上了学之后他的时间越来越多,竟然和一帮老伯迷上了钓鱼。

可现在,她必须要把她以后的责任交给他了。是的,他不是一个靠谱的丈夫,但对孩子来说他毕竟是一个亲爸爸。虽然在生活中他甚至不会帮孩子穿衣服,但讲起故事来却能让两个孩子痴迷不已。

老高带着俩孩子赶到医院时,大羊刚刚从病床上睡醒。俩孩子一边一个抱着妈妈的胳膊哭,老高站在床尾拿着病历本嘴里一直嘟囔着: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你一直都是那么厉害怎么会得这种病。

大羊忍住眼泪,和俩孩子开玩笑:你们看,你们不是一直争论天堂应该是像三亚那样的温暖阳光还是应该像西藏那样的纯净善良吗?妈妈先去探探路如何?

进来的护士忍不住悄悄别过了头。

儿子们去楼下买妈妈爱吃的生煎了,大羊把老高叫到床头,拿出一个文件袋。一件一件往外掏东西:

这是一个你名字的银行卡,我把家里的存款都放里面了,留着儿子们以后大学和考研或出国用。

这是一个目前服装店现金流的账户,按现在的盈利每年除了你们爷仨的吃喝拉撒外还能有一笔结余,你好好存着。

服装店是我买下来的,目前的店长是很有能力的,我和她说好了,将来她不想干的时候就帮你把店转出去,靠租金也够你们生活了。

还有我爸妈和你爸妈的养老钱我也存好了,卡都给他们了。我不在的时候逢年过节你带着孩子们去看看他们外公外婆……

老高抱着袋子,怔怔地看着大羊:你就准备这样走了,那我怎么办?

大羊笑着说:我走了还不好?你就自由了啊。这样你再想看她的照片时就不用偷偷躲到卫生间了,再想听《甜蜜蜜》也不用戴上耳机了。我走了,你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在月圆的夜晚去阳台上想她了……

她说不下去了,她明明笑着,泪水却肆意的蔓延了一脸。老高轻轻帮她擦掉眼泪,叹了一口气:你呀……

因为大羊拒绝第二次化疗,离开的日子比预期的早了一些。老高从从容容的办着后事,除了感觉疲惫了些,看不出他真正的伤悲。

大羊走后的家仿佛空了,三个人整天都没有一句话,除了夜半儿子房间里压抑的哭声……

天渐渐冷了,在一个下雨的清晨,老高按大羊走前叮嘱好的,去衣帽架左边的第二个大格里取秋衣裤。一纸信笺静静地躺在那里等着他,上面寥寥几语:

老公,一个人的爱注定撑不起两个人的圆满,如果,你再遇到一个她,记得好好爱她别再伤她。

在大羊离开三个月后老高第一次哭得像个孩子……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