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的小径

水果然是生命之源,这不,一场淋漓的秋雨后,连小径都有了生命。

这本是废弃的树枝再利用而来的小径,大大小小粗粗细细的树干树枝,被有心的工作人员砍成短短的圆柱,列队一样在林下蜿蜒成本色的木径,密密麻麻,挤挤挨挨,彼此支撑,保持着树本立的姿态。

发呆摄

可到底是没了根,去了滋养,就算看起来还有树的渊源,但也只能任风雨和岁月渐渐把自己湮灭——彼时,死寂是它们的主旋律。

可是一场雨来了,夹着风,带着寒来了。然后,不知从哪儿飘来的抑或是本就是枯木自己变幻而成的孢子钻进了死寂的缝隙里,借着雨的湿润,吮吸着枯木里剩余的营养,开始分裂,再分裂,然后,一夜,一天,两夜,两天,争分夺秒地抢夺自己活着的机会。等我发现它们的时候,,它们已经有的撑起了小伞,有的擎起了自己的小碗,甚至有的已经在酝酿繁殖后代了。

发呆摄

因了它们的存在,死寂的小径鲜活起来,有了起伏,有了色彩,有了生机。

谁说死去就是终结?也许只是另一种开始,以一种新的姿态重新来过,一如这枯木而成的小径,也一如我们人类一代一代的继承与繁衍。

蘑菇不会辜负身下的枯木,鲜花不会忘记滋养它的牛粪,而人,大多也不会忘本的。

发呆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