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地球(第一章)

二零八九年十一月十三日。

刚刚度过淘宝的购物狂欢节,人们正活跃在购物之后的欢喜与还款的苦恼之中,却不知道危机正在悄然而近。

一颗直径三米的无规则陨石从遥远的太空深处飞速驶来,直直的向着地球撞来。

密布在太阳系之中无处不在的地球防卫卫星,却没有任何一颗卫星发现这颗飞速行驶的陨石,连其进入大气层,都没有任何的反应,而这颗卫星的降落地点,正正的落在了珠峰之上。

自从二零四六年世界环境保护协会联合世界联合文组织以及世界五大国联合签署动植物及自然环境保护法,将珠峰、阿尔卑斯山、北极、南极等各地纳入自然保护区,禁止任何人以观赏、考察、挑战等为名进入这些地域。

这颗陨石,便成了无人知晓的太空产物。

美国旧金山地下深处的某一科研基地。

这里云集了美国各个专业的顶尖科研人员,几乎美国70%的军用民用科技,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发明者。

在这科研基地的最深处,三个科学家正在研究某一碑文。

“科洛博士,密码破解还差多久?中国、日本、俄罗斯等国已经开始针对碑文做发布会,我们没有时间了!”

科洛博士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将视线紧紧的聚集在显示屏上。开口答道:“我们经过数次研究,已经可以确定在这块碑文之中蕴含有特殊信息,在地球上所有的现有物质之中,他对声音、对所有的人体活物都有着反应,但是对于植物之类却没有任何的影响。在生命体靠近这块石碑之时,会出现一定的头晕、恶心、视线模糊等症状,我们可以判断是这些是这块碑文所散发的辐射,但是我们至今为止无法破解的是其上的文字,究竟是什么意义。这些文字,不像是人类或者说类人生物的书写。”

站在其身边的曼德罗上将推了推帽檐,那双如鹰一样的眼眸紧紧的盯着科洛博士,说道:“这些问题不在政府考虑的范围之类,我们只是来通知你,在11月15日世界政府会议之上,这项研究,我们必须要占据主导地位!”

科洛博士推了推鼻尖上的眼镜,慢声说道:“这项研究到这里已经是我能够做到的极限,若是有中国的特德尔计算法,在一定的计算领域之下,破解这块碑文,有非常大的把握。”

特德尔算法,是中国在世界算法史上做出另一类巨大突破,核心的算术是根据在虚无之中相互有联系的个体,使得游离在物体之中的各种分子,通过一定的方式相互组接,再通过一定的输出方式,转化为人类可以阅读的语言文字。

这项算法的问世,为世界解决了许多历史遗留的未解之谜,比如稻田怪圈之谜,也比如说复活岛上的神秘巨像。

曼德罗上将没有接话,转身离开,他的声音在这长长的通道之中回荡:“科洛博士,我们需要的不是过程,只是需要结果。后天,希望你能够拿出令世界满意的结果。”

科洛博士转过身子,盯着那块仅存五分之一大小的石碑,眼睛之中闪烁着点点的光芒,最后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俄罗斯。

西伯利亚的地下深处,一群科学家正在集体讨论着什么,那块看上去不规则的石碑,只是静静的聆听着。

从二零三三年世界第二次能源争夺战以后,阿拉伯世界开始发生剧烈变化,以伊拉克为首,组建能源合众国,以前的阿拉伯世界各国纷纷解体,加入能源合众国,以前松散的联盟宣告破碎,而新成立的能源合众国,拥有着无与伦比的经济能力与军队的协调统一能力,并通过二零四五年的那场战役,一下子挫伤了当时正位于世界霸主地位的德国,从而一跃成为了世界五大国之一。

此刻,在能源合众国的最高统领所居住的神殿深处,被严密保管着的石碑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散发着淡淡的幽光,慢慢的又将自己的光芒收了起来,那石面上所刻印的复杂文字,流转着泪滴一般的痕迹。在这所房间的外面,吵闹的声音不断传来,各种专业性的话语在大厅之中碰撞。

英国首相布伦特此时已经头发花白,作为自玛格丽特之后的又一位女首相,她为这个世界带来了不少的精彩,并且使得英国在这近三十年的发展之中,成为了世界上公认的五大国之一。但是此刻的她,却是满脸的愁容。许久以后,她转过身子,对着身后的那人点了点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那从来都是十分坚定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丝的迷茫,轻声道:“去吧,我的孩子,到了告诉这个世界真相的时候了。”

那隐藏在暗影之中的人猛地抬起头,看着这位在世界人民的面前一直是和蔼可亲的首相形象,却没有想到她会下达这样的一个命令。

“这是我们的世界,也是他们的世界,我们没有任何的权利隐瞒他们这件事情,去吧,我的孩子,不管未来如何,我们都要做好承受的准备。”

背后的那人看不到这位被誉为可以和第一女首相相媲美的夫人在下达这个命令时候的表情,她只是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是整个世界军人的名言。

中国,神龙架科研基地。

刚过完九十岁生日的莫老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坐在院子之中看星星。

八岁那年,为了和正在看奥运的父亲抢夺电视,摔了遥控器,屁股上挨了十来棍子被赶出了家门,无处可去的他躺在院中的麦敦上,看着那一闪一闪的星星,自那一刻起,他便迷上了这满天的星海,也是从那时起,他便与这星星结下了不解之缘。

哪怕是到了如今,他也是喜欢在闲暇的时候,搬着一把躺椅,躺在院子之中,看着这漫天的星星。

身后,一位中年人走了过来,将一件衣服披到他的身上,然后在一旁的小板凳上坐了下来。

“是小云吧?”莫老看着天空之中的星星,头也不低的问道。

那中年人坐下之后,将自己身上已经有些湿的军装脱了下来,轻轻“嗯”了一声,憨厚的笑了笑。

那均匀的肌肉沐浴在月光之下,流畅的线条性随着莫云的呼吸一起一伏,如同将要捕食的猎豹一般。

莫老伸手,莫云将小板凳挪了挪位置,放到莫老的身边,将莫老地手放在了自己的膝上。

“小云啊,今年多大了?”

莫云憨厚的笑着,挠了挠自己的脑袋,答道:“三十七了。”

莫老呵呵的笑了起来,说道:“都三十七了怎么还不找个小姑娘了?凭你这上校的军衔,肯定追的一大把吧?”

莫云摇了摇头,收敛了笑容, 答道:“还想再陪父亲几年。”

莫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着天上的星星,说道:“找一个吧,如果不找一个,你怎么能够体会到人生的美好呢?”

莫云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抬起头,陪着莫老看星星。一老一小,几十年如一日。

莫老撇过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莫云,浑浊的眼睛之中闪过一丝的歉意,最后只余下了一声长长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