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时的所有自然风光,后辈怕是永远见不到了

童年的时候,尤其在上小学五年级以前,记忆中的生活要更贴近自然。

我姥姥家是平度城子村,我曾翻阅县志,这里明清时期曾为平度县城所在。因此到了现在,虽然不再是县城,但依然是个千余户的大村。村子往北三里地便是淄阳河。那时候气候并不干旱,一年四季河水总是满的,与谭家村交界处有一处水坝,周围地质松软,河道中全为河沙。水被大坝拦截,有三五米那么深。

从上游来的鱼贝,尤为丰盛。这一块成了许多人闲散时必来的地方。洗衣服的,游泳的,从大坝上跳水的。周围七八个村子的好手都汇聚于此。

我天生怕水,不会游泳,但也会跟着一起。别人游泳时,我就在那捕鱼。

我小时候眼神很好,能睁大眼睛看太阳,明察秋毫。还喜欢对着太阳眨眼睛,每眨一下,眼睛就能看到彩虹色的光圈,因此乐此不疲。这么好的眼神,放在河里,能一眼看到鱼的所有举动。

我自己做了个渔网,绑在三米长的竹竿上。别人在游泳,我站在岸边,两只手撑起竹竿。渔网下沉到水里,看准了鱼的所在,等它游到水坝处不能再往前时,我顺势往上一提,便能网上一条,一天下来,往往满载而归。装一脸盆是没什么问题。

有那么一两年,我住在姥姥家,这条河就是我生活的全部重心。

因为这里所有的自然风貌,全都是依河而生。

放学回家,只有灌篮高手能让我看一眼电视。其余时间,多半在外疯玩。

夏天天气闷热,姥姥家那时还买不起风扇,只能开着门窗。她家里热闹,常有人做客,人来人往,蚊虫也多了起来。我睡觉轻,晚上有蚊子在耳边嗡嗡嗡,一晚都睡不好。左思右想,想了个妙计。放学后的第一件事儿,便是跑到河边的野坡里抓上十几只螳螂。将螳螂用绳子绑好,栓在蚊帐上。它们是抓蚊子的好手,一天下来,蚊子被抓个精光。如此一夏天我都能睡个好觉。

从前的树都是自然生长,不像现在这般有园艺工人修修剪剪,因此很多树干都是横着长的。你看李亚鹏版笑傲江湖,第一集令狐冲偶遇曲洋,曲洋就是坐在这样的树干上饮酒。我小时候所有的小伙伴都会爬树。周末休息的时候,田地里的活全都依靠人力,中午吃饱了饭,我爬到树干上午休,躺在上面睡个懒觉。两三米高的地方,有微微的凉风,还有大片大片的树叶遮挡阳光。非常的惬意。

最期盼的是暑假,那时候不好好念书,暑假作业也常常扔到一边,忙着赚钱去了。白天和晚上都在忙。河南岸有一大片树林,环境好的那几年,经常能碰到狐狸和黄鼠狼。甚至有一年,我还在岸边的一棵柳树下看到过两只白天鹅。那一年,有两种昆虫是赚钱的对象。现在想想,如果不是小时候疯狂地捕捉,现在也不会见不到野生的了。人总是挥霍无度,索取自然,让其他物种疯狂地灭绝。我儿时的所有自然风光,后辈怕是永远见不到了。

那两种赚钱的昆虫,一种是土鳖,据说是能治跌打损伤的中药材。挖到一千克,晒干了就能挣几块钱。土鳖常年生活在松软的土里。河南岸的那片树林,多半是墓地,偏偏那里土鳖生长最为旺盛。因着某些一连串的事情,我烙下了怕鬼的后遗症。本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有一次看了一个电影叫僵尸医生,当晚吓得睡不着觉。第二天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下午又有几个小伙伴约我去林子里挖土鳖。两三个人分散在数十亩的树林里。不一会日薄西山,晚上起了风,渐渐冷了起来。四下无人,只有风吹在草地上沙沙作响。许是心理的作用,突然觉得墓地周围阴冷寂静,昨日看的电影骤然间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心里想着僵尸从墓地里伸出手来,抓住我的脚踝。这林子便格外的阴森恐怖,吓得我汗毛立了起来。后背出了汗,把衣服都湿了。我大喊了两声回家了。便头也不回地往家里跑,挖了一下午的土鳖也不要了,撒了一地,工具也扔了。那一日路上的人竟然也比平时少,一路狂跑竟然看不到一个人。中间跌倒过两次,膝盖都跌破了,也觉不到。站起来还是跑,一边跑一边觉得背后阴风阵阵,不敢回头。一直跑到村口,碰到我妈,扎在她怀里大哭起来。从此以后,晚上便疑神疑鬼了,一个人在家时,睡觉一夜都是开着灯。稍有动静,就用被子蒙着头睡觉,喘不动气也不敢露出头来。这毛病一直到中学住校,人多了才慢慢治好。

另一种便是知了猴,蝉的若虫。捉知了猴多数是因为贪吃,小时候没什么吃的,油炸知了猴是不可多得的美味。到了晚上,哪怕动画片是圣斗士星矢,也不能阻止我打着手电筒出门。那时候村里还没有路灯,夜晚除了漫天的星光,还有数十个手电筒的光束在路两旁的树阴间晃来晃去。与星辰交相辉映。捉知了猴竞争激烈的很,小孩子腿短,走得慢,我和我表弟两个人,一晚上找个五六十,一半用来卖钱。一半给姥姥油炸。有一些走得快的大人,一晚上能找到一二百。大概一个能卖两毛钱吧。

河南岸不记得是谁家里种了地瓜,秋天地瓜熟了,有孩子经常进去偷几个地瓜吃,主人也不管。我也经常去偷,挑几个大的,拿到河边,用河里的泥沙裹上一层。然后用苞米桔梗堆起柴火,再捡一些树枝。生起火来,把地瓜烤熟,剥掉外边那层泥皮,便是人间美味。还有一次,作了大祸。因看了武侠小说,伙同几个小伙伴抓几条蛇烤了吃,吃过了又不过瘾。回到村子里偷了一只鸡。按照小说里的方法,抹上泥,撒些调料。烤了吃了。一个小伙伴吃了闹肚子,把全盘事情说了出去。事情败露,几个人全都落网。我被我妈一顿狂揍,打到实在受不了了,背起书包要离家出走,一边哭一边吵,最后几个大人劝到半夜,才消停下来。后来几个家长凑钱赔了那只鸡。虽然不多,却是我妈一个周的工钱。我看着自己惹了祸,害我妈一个周白忙活,又上了火,牙肿了一周。

这样的事情有很多,在坡里干活偷懒时,蹲着身子,仔细观察那些虫蚁、蟋蟀、蚂蚱,神游其中,怡然自得。

然而对这些自然的回忆,截止到五年级便越来越少了。大概是家里有了小霸王学习机的缘故。有时间就窝在家里打游戏,研究每款游戏怎么通关。

现在长大了,有时候回家无聊,想出门捉个知了猴,泡一晚上也不见得捉到一个。大概是野生的全都灭绝了吧。因此心里总难免有些惆怅。只能回忆一下小时候的这些闲情逸事了。现在记下来,免得以后忘了,还能有故事讲给我的孩子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