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小说里的武功与做人的道理

金庸、梁羽生、古龙、温瑞安,这四个哥们的小说,一直以来都被武侠迷们高度认可,新派武侠小说四大名家这个荣誉也是大家公推出来的,他们的小说可以说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古龙笔下对于的武功描写,没有具体招式可言,挥洒写意,讲究一招制敌。场景便如: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而梁羽生笔下的武功,有板有眼,中规中矩,呈现给人的感觉就像武师教徒弟那样耐心细致。

再看金庸笔下的武功,其种类繁多,涵盖甚广,不管是一朵花一片叶,还是一张桌子一把椅,抑或是一琴弦一棋子一本书一幅画,只要能够随手拈来,都可以成为武功。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刀能杀人,亦能救人。所以金庸武侠作品里的武功,正与邪的区分并不严苛。魔教之中,不乏豪气干云之辈,名门大派之中,也不乏虚伪龌龊小人。武功不分正邪,关键要看在谁手里,怎么去运用。

相比于金庸武侠而言,梁羽生的武侠小说里对武功的分类则简单得多,正与邪可以说是泾渭分明,丝毫马虎不得。

我虽比较喜欢金庸作品,但今天还是着重说说梁羽生笔下的武功。

在梁羽生的笔下,正派武功首先必须要扎稳根基,历经时间与汗水的洗礼,通过勤学苦练,一步一步得到提升,它没有速成之法。而对于邪派武功,则不必注重根基,只要修炼得法,便可破壁冲关,一日千里,这种练功方式虽然可以速成,但它的危害性极大,一个不小心就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云海玉弓缘里厉家遗孤厉胜男的天魔解体大(这俩字分割开)为例,它来源于邪派魔头乔北冥的武功秘籍,这种武功于危急关头只有自残身体方能将功力瞬间提升。

武侠小说虽被誉为成年人的童话,但我们看小说的同时,也不单单是用来消磨时间,它也可以给人某种启迪。

其实,仔细想想,我们现实中的人生道路,岂不就像梁羽生武侠小说里描述的武功路子一样?正派武功上手较慢,但潜力无穷。邪派武功上手虽快,但以后就很难进步了,搞不好还会走火入魔误入歧途。

这世上很多道理都是相通的,不管是古代故事还是现代故事,国内故事还是国外故事,故事这种题材就是现实的一种反映,人们总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呢?谁又能说写故事不是一种艺术加工?

如果将梁羽生笔下的武功路数延伸到职场,也是同样的道理,只有脚踏实地兢兢业业才是正道,送礼走捷径是很容易引火烧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