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曹,谢谢你来过(完结)

    每一个女生的生命里,都有着这样一个男孩子。他不属于爱情,也不是自己的男朋友。可是,在离自己最近的距离内,一定有他的位置。看见漂亮的东西,会忍不住给他看。在想哭的时候,第一个会发短信给他。尽管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会从自己生命里消失,成为一个女孩子的王子,而那个女孩子也会因为他变成公主可是,他还是呆在离自己最近的距离内的时光里,每个女孩子,都是用尽力气,消耗着他和他带来的一切。但是这样的感情,永远都是超越爱情的存在。

    (一)

      丫头在那个满脑子小说幻想的年龄遇见了曹曹,他和丫头的王子一起出现在她的视野里。王子带着耀眼的光芒,让丫头羞于说出自己的喜欢,把自己藏在了浓浓的黑夜里。曹曹像丫头桌上的那盏台灯,在丫头抬头仰望月光的时候默默的陪在她身边。

      喜欢一个人真的很累,丫头每天想着法子让王子注意到她,她透过窗子的反光偷看他,她小心翼翼得瞄着他用铅笔写在桌子上的“爱”字。她多想那个字是为自己写的,那她就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了。丫头每天默默的喜欢着王子,直到初中毕业王子离开了那所中学。丫头难过的每天码字,把王子的一切写进小说里,无论文采如何,只想完结自己做了三年的梦。

       冗长的暑假在丫头懵懂的眼泪和酸涩的幻想中过去了,曹曹和丫头一起留在了那所中学。丫头并没有太在意这个并不优秀的男孩子,毕竟她还陷在王子的魔咒里没有出来。高中的生活在丫头看来并没有什么特别,换了的老师和换了的同学都像云烟一般,四周环绕却无需在意。王子不会出现了,丫头却爱上了码字,她爱上了那个虚幻的世界。

(二)

      寻常的周六下午,丫头坐在电脑前码字,她很喜欢听键盘被敲打的声音。QQ不适时的想了起来,是曹曹。曹曹约丫头周日下午去逛街,要买一份礼物给喜欢曹曹的小E。丫头当时调侃曹曹竟然会有人喜欢他。曹曹不甚在意,只问了一句“去吗,丫头?”丫头,这个称呼真可爱。丫头想着问道:“为什么叫我丫头。”“因为你就是个小丫头啊!”曹曹的回答并没有什么意义,却让丫头咧开了嘴角。

      周日的下午,丫头陪着曹曹出去买礼物,曹曹一点也不会给女孩子买礼物,其实丫头也不会。两个人千挑万选才完成了任务。丫头笑嘻嘻的看着曹曹:“我陪你买礼物有没有什么奖励呢?”曹曹也很大方:“随便挑吧!”丫头最终选了一个四叶草的首饰盒,很漂亮也很贵,甚至比小E的那个礼物还要贵。曹曹看到丫头喜欢却又犹豫的样子叹了口气,拿着去付了钱。那一天,丫头走在路上蹦蹦跳跳,格外开心。

      这事过后,丫头和曹曹也没太多的交集,毕竟二人从高二就分了班。高三的日子很紧张,就连不爱学习的丫头渐渐被高三的气氛带动,在焦头烂额的考试中暂时忘却了王子。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未来努力着,有些人为了不被高考困住,选择了提前考试。曹曹就如此,他和丫头班上几个同学去芜湖参加了考试。丫头不记得他们什么时候走的,只记得曹曹回来的时候站在她班级的门口叫她出去。丫头从桌子上蹦了下去,跑到门口,曹曹递给她两个咖啡色的布包,说那是他从芜湖带来的礼物,一个给小E,一个给丫头。丫头傻乎乎的帮曹曹当起了红娘,她觉得曹曹能想到她真好,可能那时候她真的很傻,不知道托人做事一定要付出代价。

      丫头收到的是一副铁画,画的是苍劲的迎客松。后来她去问小E才知道小E的那副画上是温柔的玫瑰花。丫头偷笑着,她觉得他们要在一起了,真是一件好事,很幸运很幸运的好事。

      高三的毕业带着伤感和期待悄悄来临了,同学录已经不流行了,大家开始挑选漂亮的本子,挑选要好的同学,让他们在本子上留下自己或多或少的笔迹。人的圈子总是在慢慢缩小的,初中时每个人都要写同学录,高中就会选择谁来在自己的人生留下一抹回忆。丫头本子上的装饰很简洁,书页呈浅小麦色,看着很舒服。她挑选了班级里关系好的同学,让他们帮她写上离别的话。她忽然想起自己和曹曹从小学就是同学了,毕业之后可能再不联系了,想到这,她把本子递给了曹曹。曹曹是理科生,丫头对他写东西不抱任何希望,可本子拿回来的时候还是写满了一页。丫头看了看,大约是说她傻傻的,让她以后学着聪明一点云云。丫头为此还在家中狠狠的“咒骂”曹曹是个大笨蛋!

(三)

     高三就这么毕业了,没有那些电影里的狂欢,也没有那些小说里的过多伤感,时间是不断向前的,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现实,也包括傻傻的丫头。

  丫头的大学在合肥,是个全是女生的专业,这让丫头的恋爱梦碎了一地。她对王子不再痴迷,有的只是当初没有勇敢追求的悔恨。用丫头的话说就是“当初我这么活泼可爱,他凭什么会不喜欢我呢?”悔恨归悔恨,毕竟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丫头在一次醉酒的晚上彻底删除了王子的所有联系方式。丫头觉得她算是深深暗恋过一次了,那么下一次是不是可以不再那么辛苦,可以找一个喜欢自己的呢?

      大学的生活很丰富,文化课和艺术课充斥着丫头的每一天,她终于学了梦寐以求的钢琴,也学了让她苦不堪言的舞蹈。丫头每天忙着上课、吃饭、发疯,也会在空间里写写文章,总之活的风生水起。

      曹曹在一个寻常的晚上给丫头打了电话,他考上了芜湖的一所学校,离丫头很近。他们聊天的内容也就是现在生活中的鸡毛蒜皮,偶尔说说以前滑稽的事,然后笑得旁若无人。在那个满世界普通话的校园里,曹曹那一口温暖的乡音显得格外珍贵,就像家里那盏陪着自己看月亮的台灯吧,丫头是这么形容给自己室友听的。

      丫头和曹曹的联系慢慢频繁了,基本都是丫头去找曹曹,她依赖着曹曹通过无线电传来的温暖。

(四)

       曹曹和小E在一起了,丫头听到后特别开心,她对曹曹说“这真的是一件很幸运很幸运的好事”。而她真的很羡慕很羡慕。丫头对自己说“下一次,下一次一定会好的”。

      大一的情人节来临了,大学第一个情人节让所有人都疯狂的期待着。寝室里一个最怕上声乐课的同学准备在情人节的晚上唱情歌,唱给喜欢的那个人听。丫头从早上就开始期待这一幕,她喜欢看这些美好的事情。

     晚上的寝室,点着带香味的蜡烛,气氛烘托着腻死人的浪漫。在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丫头的电话响了起来,是曹曹。寝室里吵闹着,丫头跑到阳台接通了电话。一句简单的问候后,曹曹说:“丫头,我失恋了。”阳台的推拉门将寝室里的哄闹完全隔绝,丫头看着夜空寂静的月亮,一时说不出话来。丫头忽然发现自己是这么的没用,她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她觉得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她尝试张了张口,想着要安慰曹曹。她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也不知道曹曹当时有没有心情好一点,她只知道寝室里的人跑过来,大声的叫她过去听歌。曹曹叹了口气,也催促着丫头赶紧过去,就挂断了电话。丫头被室友拉了过去,很快被气氛传染,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不知道曹曹当时是怎样的心情呢?

      丫头对那个晚上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她觉得是自己太没用,安慰不了曹曹。丫头开始更加频繁的联系曹曹,曹曹依旧用自己温暖的乡音和丫头对话,但丫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是那些曾经无处不在的斗嘴吗?还是曹曹曾经说话时欢快的语气?亦或是曹曹曾说她总是爱贫嘴,却免不了配合她一起贫嘴。总之是变了。

(五)

      只要与时间有关的东西都是不可逆的,那时的丫头不知道这个道理,她单纯的希望曹曹回到从前,她觉得只要她一直联系他,一直坚持调侃他,他迟早会和以前一样的。丫头甚至讨厌过小E,她讨厌她改变了曹曹,改变了她的曹曹。

      丫头不知不觉变得越来越依赖曹曹,谈恋爱要和曹曹说,分手了要和曹曹说,恋爱出问题了要询问曹曹,就连睡不着觉也要缠着曹曹给她讲故事。丫头不知道她早已越了线,而曹曹虽然有时会因分寸拒绝丫头的无理要求,却在大部分时候是惯着她,就像惯着一个小丫头。他会帮她的恋爱出谋划策,会告诉她不要轻信男孩子的花言巧语,会在她睡不着的时候陪着她,即使自己困的一遍一遍的要求丫头赶紧让他睡觉。丫头和曹曹那么好,好到让丫头的室友各种羡慕嫉妒恨,可曹曹是丫头的,丫头是那么骄傲!

      丫头很作,在曹曹面前很作很作,她觉得曹曹无论如何都会陪着自己,她问曹曹会不会陪自己一辈子,曹曹说会的。一辈子啊,真好呀!而丫头的要求也开始越来越多,她让曹曹讲故事哄她睡觉,曹曹别不过她,最终妥协了一次。丫头听着曹曹讲的并不动听的故事哭了,她问曹曹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曹曹反问了一句“我对你好吗?”。

      在一个慌乱的早晨,丫头把曹曹送她的化妆盒摔到了地上,最上层的镜子摔离了本体,丫头心疼的把镜子粘贴好,却再也打不开了。丫头很伤心,很内疚,她在晚上的时候把这件事告诉了曹曹,曹曹叹了一口气说:“你啊,算了。我以后再也不会给女孩子买礼物了。”丫头因为这句话恨死了自己,也恨死了小E,她知道曹曹说这句话是因为小E。

      丫头对曹曹更加的依赖,也更加的作,丫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她不知道曹曹被她放在了心里,后来丫头知道之后却问自己“他是被自己用什么身份放在心里的”。

      终于有一天,在冬季的一个午后,曹曹和丫头吵架了,他说丫头这样缠着他让他很烦。丫头是个很犟的丫头,她对曹曹说:“这世界谁离了谁都能活。”是啊,这世界谁离了谁都能活,可丫头离了曹曹就是很难过。难过到什么程度呢?难过到不能让自己停下来。丫头开始洗衣服,手洗衣服,丫头这么懒,却把自己所有的衣服拿出来手洗,这个状态吓傻了她三个室友。室友问她怎么了,丫头笑着说:“衣服该洗了。”后来,在丫头准备把自己刚穿了一天的大衣拿出来洗的时候,有人看不下去了,她把丫头拉起来,扔在旁边,开始帮她洗衣服。丫头站在旁边,终于哭了出来,她哭着说:“为什么你们连衣服都不让我洗,那我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呢?她该彻底戒掉对曹曹鸦片似的依赖。

      室友带着丫头上课、吃饭、发疯,她们说一定要戒掉他。丫头说一定要戒掉他。

     在一个舞蹈练习课结束后,丫头和室友疯闹着跑进寝室,却发现手机闪着光,光亮提醒丫头有短信。“在干嘛?”曹曹就是这么牛掰,三个字就能让丫头建立了三个星期的城门轰然坍塌,塌的寂静无声,塌的连木屑都不剩下。丫头和曹曹又开始联系了。但是,这断过的羁绊早已不复从前。

(六)

      曹曹带给丫头的不再是满满的安全感,虽然他的声音依旧温暖,可丫头开始害怕,害怕他会像上次一样离开自己,她一遍一遍的确认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丫头不喜欢曹曹不回她信息,她和他说过,她会害怕,可曹曹还是自顾自的忘记回她信息。丫头就这么在害怕中度过,可她就是逃不开,逃不开那盏台灯的光晕。

      渐渐的,丫头开始意识到,自己对曹曹可能太过分了,毕竟曹曹对她是那么好。丫头开始关心曹曹,虽然在不同的城市。她会打电话叫曹曹起床洗头,因为她告诉他太晚洗头对身体不好。丫头会狂奔着去火车站追赶来到她这个城市的曹曹的室友,只因为曹曹说他感冒却没钱买药了。丫头说,友情是相互的,这样她和曹曹就可以一辈子好朋友了。丫头说这话的时候眉眼带笑,像当时天上跳跃的阳光。

     大学毕业季也悄悄到来了,丫头和曹曹工作了,在不同的城市,或者说比以前还遥远。丫头到了上海,曹曹回到了家乡。距离算什么!丫头就是这么想着。距离算什么呢?它可能算是一把锯子吧,它可以一寸一寸的磨浅两个人之间的羁绊,一点一点消噬两个人之间的交集,它不怕你蔑视它,它是牛掰的!

     丫头和曹曹之间的聊天有时会变成争吵,变得有些沉重,压的人透不过气,憋在那里又会争吵。无论如何,丫头从没想过和曹曹分开,丫头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喜欢上曹曹了吧!喜欢就喜欢吧,虽然她知道喜欢一个人会很累很累,但她还是很珍惜这种感觉,她说,世界上千千万的人,能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太不容易了。

     丫头知道曹曹不会再送礼物给自己,但她在自己过生日的时候还是很期待曹曹能对她说句“生日快乐”。丫头等到了十二点多,手机上还是没有曹曹的消息,她给曹曹发了信息,没想到曹曹竟然回了,曹曹说:“对不起,这几天忙忘记了。”丫头回了电话给曹曹,就这么在电话里哭了。曹曹温柔的哄着丫头,直到她睡着。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曹曹的生日比丫头晚两个月,丫头早早买来了拼搭的铁质放映机,提前一个月忙活着,终于在回家之前完成了。可她回家的时候竟然忘记给曹曹了,曹曹说,下次回来再给吧,没关系。

      圣诞节在上海显得格外热闹,各大商店做着圣诞节的活动。肯德基出了一款圣诞节的汉堡套餐,会送圣诞节小兔子,丫头兴高采烈的跑去买,她想元旦回去的时候可以再给曹曹一个圣诞小兔子。事实证明,肯德基的新品都是奇葩,丫头吃了两口全扔了,可高兴的是她拿到了为数不多的小兔子,她开心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曹曹。

      在元旦假期的一个晚上,丫头打车去曹曹工作的地方把放映机和圣诞小兔子一并给了曹曹,曹曹来拿东西的时候穿着西装,看起来挺好看的。丫头这么评价着,曹曹也厚脸皮的承认了。

(七)

      丫头仍旧在上海工作,从实习生变成了正式工,曹曹也似乎在家乡站稳了脚跟。每次丫头回家,总会让曹曹抽出时间来陪她一次,曹曹基本都能做到。但他们的见面也就是看个电影,随便吃点什么东西。

      在一次看完电影后,曹曹和丫头坐在肯德基里吃着小吃,丫头在和曹曹炫耀着自己靠卖萌拿来的很多番茄酱,曹曹笑着让丫头卖萌给他看,丫头说他们太熟了,她只对陌生人卖萌。二人笑着闹着,聊着天,丫头总想让曹曹来上海,曹曹却觉得家里稳定了,不想去。

     曹曹忽然说他有次看到网站上晒出的家乡的夜景十分漂亮,好像是从一座大厦顶楼拍下来的。丫头兴高采烈的问在哪里,她想去看。曹曹想了想说离肯德基不远,吃完可以过去。丫头特别高兴,她从小就喜欢高的地方。

     由于已经九点多了,大厦关门了,曹曹带着丫头从小门进入大厦,乘电梯向顶楼出发。到达电梯的最高层,丫头凭着自己平时看动漫里对顶楼平台的印象,拉着曹曹找到楼梯,在曹曹的惊讶中找到了平台的门。可惜的是,门被锁上了,丫头的愿望也被锁上了,夜景终究还是没有看成。丫头说,下一次我们可以去爬山,爬到很高的地方,下面的景色也很美的。曹曹说好的。

(八)

      丫头在假期后回到了上海,她和曹曹又开始了远距离的联系,丫头发现自己真的喜欢上了曹曹。她会去等曹曹的信息,等到熬夜熬的哑了嗓子;她会和曹曹吵架,说以后再联系他就是王八蛋,事后还是会主动给他打电话;她会因为曹曹愿意和她玩“说齐七个早安满足一个愿望”的游戏高兴很久,她的愿望是曹曹以后的每一天睡前都要和她说晚安,可后来丫头还是让曹曹停止了这个愿望的进行。丫头是有自己的小心思的,她要让他也习惯她,每天都要说晚安,可是后来她越来越觉得这对曹曹来说像是一个任务,不是真心的她不会要。

      丫头对曹曹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她终于还是对曹曹说了“我喜欢你”。丫头深知曹曹的想法,可是曾经的她已经错过了一次,这一次她不会让自己再后悔。

   曹曹说:“你确定你对我是喜欢而不是依赖?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像是家人一样,我对你没有那种感觉,你应该去找一个喜欢你的人。”

      丫头并不知道曹曹说的感觉是怎样的,她也不清楚自己对曹曹是喜欢还是习惯,毕竟这两个词太相近了。最终这个事情还是无疾而终,但丫头把自己的不满都抱怨了出来,曹曹说是他不会维持友情,是他的错。丫头其实并不想追究是谁的错,只是想让曹曹偶尔也主动一次,让她觉得他没有骗她,是真的在乎她。丫头曾说过,只要是曹曹说的她都信,她做到了,用自己的理由。

      丫头又要过生日了,她想起曹曹上次送她的灯,虽然她很高兴他又送她礼物了,可她不太喜欢那个灯。这次,丫头只想让曹曹和她说一声生日快乐。其实那次过后,曹曹虽然哄好了丫头,可丫头再不指望曹曹记得自己的生日了,每次都是她提醒他。

    在生日的那天早上,丫头给曹曹发了微信:今天是我生日,快祝我生日快乐。那天不是周末,丫头发完微信就忙去了,等中午看到的时候她开心的手舞足蹈,曹曹说:“生日快乐,你的地址没有变吧!”丫头知道曹曹可能要给自己买生日礼物了,这应该是个惊喜啦!

      曹曹的礼物是条星星的手链,很漂亮。丫头和同事说:“这是曹曹送过的她最喜欢的礼物。”从那开始,丫头每天都带着那条手链。

(九)

      丫头觉得,喜欢也好,习惯也好,既然如此相似有何必一定要分的一清二楚呢?

      丫头生日后的两个星期后,工作中的事情特别烦,加上周末还不能在家休息,丫头简直烦透了,她想着和曹曹聊聊天吧,毕竟她觉得这些琐事压的自己快要疯掉了。丫头给曹曹发了微信:我好难过,下了班给我打个电话吧!丫头躺在床上,等曹曹的电话,等着等着累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依旧没有曹曹的消息。中午的时候,丫头再也忍不了了,她问曹曹是否看见了她的消息。曹曹回的很快,他说看见了,太晚了就没有回。接着,又没了声音。丫头拿下了手链,轻轻的把它放好,把它寄还给了曹曹。两个月后的曹曹不会再收到她的礼物,那这份礼物她还给他吧。

      喜欢和习惯丫头依旧分不清楚,但她知道无论是喜欢还是习惯,都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曹曹收到手链后也问过丫头为什么,丫头说这样就互不相欠了。第二天早上,曹曹打来了电话,丫头笑了,笑容像是从嘴角挤出来的一样,他终于主动一次了。曹曹依旧问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丫头说我们要上班,下午下了班再说吧。

     下了班的晚上,丫头喝了酒,她怕她太清醒,不忍对曹曹说他们绝交吧!她记得上次她和他说要绝交的时候,他就说了一句不要,就彻底打翻了丫头的所有决定。这一次,丫头决定不再抱怨,也不再说原因,她不想给他任何反驳的机会,她怕曹曹这么牛掰,又让她改变了决定。丫头喝好了酒,却没等到曹曹的消息,她无奈的的给他发了信息。丫头以为曹曹收到信息一定会打电话询问为什么。时间可以改变太多事情。丫头最终没有等到任何消息。她彻底放弃了希望。

      后来,丫头的闺密说,会不会曹曹以为她是在作,毕竟她太能作了。丫头也觉得这么久的关系,不应该就这么不清不楚的结束,更何况,这种没有等到消息的绝交一直折磨着丫头。丫头对曹曹说:“我快要回家了,你找个时间我们一起吃一顿饭吧。”曹曹答应了。

(十)

  丫头坐在家里拿起手机:我明天就回家了,你时间定了吗?

      丫头终于和曹曹一起吃一顿正式的饭了,丫头总是说他们从没有坐下来正正经经的吃一顿饭,这次终于如愿了。餐厅的灯光是丫头最喜欢的昏黄色,丫头穿着长卫衣,配着打底裤,她画了精致的妆,带了隐形眼镜。记得以前曹曹说过,丫头戴眼镜好看。曹曹来了之后看见没有带眼镜的丫头愣了一下,最终没说什么。

      丫头开始点单,她忽然觉得他们认识了这么久,可能都不知道对方喜欢吃什么。他们随意点了几道菜,丫头让服务员上几瓶啤酒,然后从包里拿出抗过敏药:“你能陪别人喝,今天也陪我喝几杯吧!我都帮你准备好药了。”曹曹问丫头怎么了,丫头什么也不说,只是默默的打开啤酒,一杯一杯的倒了起来。曹曹有些生气了,一言不发的看着丫头。丫头端起酒杯:“来吧,这是你第一次陪我喝酒。”曹曹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了另外一杯酒,酒杯相撞的声音清脆,音量不大,却差点淹没了丫头的话,她说:“也是最后一次了。”

      丫头想她一定会喝醉的,而曹曹肯定只喝一点点。丫头想她一定会笑得很开心,而曹曹肯定面无表情。丫头想了想,苦笑着看了看手机,打出了一行字:你要是没时间的话就算了。

(十一)

      还记得丫头和曹曹看的一部电影《查令十字街84号》。电影演完后,丫头羡慕的说好想找个人和自己写信,超级浪漫。曹曹说太麻烦了,有什么话发个短信就好了,何必写信这么慢。丫头装模作样的摇了摇头说曹曹不懂。

    丫头真的写信了,她给曹曹写了一封信。

      丫头说:曹曹,你一定没有尝试过等一个人的信息等的很辛苦很辛苦。

      丫头说:曹曹,一定会有一个女孩子让你愿意用心去在乎她。

   丫头说:曹曹,我喜欢你,喜欢到尘埃里,然后在尘埃里开出一朵花来,你看见那朵花了吗?

  丫头说:曹曹,要是这封信寄丢了就好了,这样你就会一直记得骄傲的我了。

      丫头说:曹曹,你很好,我也很好,只是我们不适合做朋友。

      丫头说:曹曹,生日快乐,最后一次,一次一生。

      信寄出去的第二天,丫头看见了《八点来读》的一篇文章,里面说最好的告别是感谢。丫头想这篇文章早一点看见就好了,早一点看见她就一定不会这么写了。可惜信可能已经寄出去了。

      曹曹,你说过陪我吃一顿正式的饭,却没再回复我。

      曹曹,你说过会陪我去爬山,可是我的脚受伤了,医生说不会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去爬山。

      曹曹,你说过你欠我一大包零食,但我现在已经不太愿意吃零食了。

     曹曹,丫头是我最爱的称呼,即使你已不这么称呼我了。

       曹曹,谢谢你来过。

       曹曹,愿你安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