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阅读工作室全体成员的一封信

亲们好!

阅读工作室在大家的支持下走过了两年,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正如我昨天会上所说,很多时候我都是带着深深的惶惑与不安,所以做得并不好,特别是上学期时间和精力完全不够,共读甚至一度停滞。对此我深感不安。

经过一个暑假的休整与思考,特别是重读《教学勇气》,我似乎找到了重新出发的勇气,同时,我也深切感受到阅读共同体带来的奇妙力量,读读尹老师的《七日谈》就知道了。(为避免宣传广告之嫌,感兴趣的可以找尹老师索要阅读)因此,在开学之际,我迫不及待地要跟各位分享我的喜悦与期望,我愿意真心奉献我在自我寻找过程中的痛苦、忧伤与欣喜——作为共同体的召集者与联络人身份,以印证帕克帕尔默在《教学勇气》一书中谈到的恐惧与超越恐惧以及共同体与伟大事物的魅力所带给个体的种种变化。

我会分享我在暑期共读之时的两篇随感文章,没有尹老师的好读,但确实是我内心真实的流露,当然,更多的是思考。每个人在各个不同时期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我始终相信,唯有书籍是最好的解药。当然,必须是合适的书。我在跟尔笑共读《教学勇气》时,不止一次跟她说起我当初为什么不早点和大家共读《教学勇气》,很明显,我错了,我原误认为只有深深感受过教学的痛苦滋味的人才更适合阅读此书,换言之,有一定工作经验的内心热爱教育的人读起来会更有感受,因为这本书不是教你应该如何教学,而是让你透视自我内心,并让你越过自我看到更加广阔的世界!我担心老师们难以读懂。然而,当我在尔笑的“小流读书会”看到参加工作才一两年的老师读得那么好时,我才发觉我真是太狭隘了!这本书适合各个年龄层次的人阅读,而且,读得越早越好!

或许不由自主地,我又有王婆卖瓜之嫌。但,我毫不怀疑我是真诚的。稍微了解一下就知道,全国各地已经有很多处围绕“教学勇气”的阅读实践项目,统称为“勇气更新”,最初由《教学勇气》的译者吴国珍教授牵头发起,就在前不久的暑假,在弋阳有线下活动,在上海,有“勇气”静修会。该书作者帕克帕尔默一直致力于教师“教学勇气”工作坊实践,弋阳活动现场播放了吴教授对帕尔帕尔默的视频参访……这一切,正好说明了《教学勇气》在国内外受欢迎的程度与她带来的真切影响和改变。如此好的东西我们为什么不迎头赶上呢?!

关于这本书的共读,我心里有一个计划,模糊而坚定。首先是必须一字一句读起来,同时或者然后,我们可以去实践它,无论是我们读书会还是我们的班级和课堂,我们都可以按照帕克帕尔默的理念实践共同体,因此,我们可以用长长的时间去读它,短则一学期,长则一年甚至更久。真正的共同体,是值得用一辈子去打造与追寻的。

也许以上所说,你可能还是云里雾里,这很正常。因为你还没有拿起书本。而且,你一定要和大家一起读,不是因为难读,而是因为共同体的诉求,因为只有在共读之中的参与、表达才能有心灵的敞开和发现!

请原谅和理解我对于新老成员的一视同仁,因为我对于这本书的尊敬,所有想要共读的朋友,都需要填写一份申请表,我把它当作一种小小的仪式。你只有在小小的表格中写上“我愿意,是因为……”时,你才算做好了准备。

唠唠叨叨讲了这么多,这是我实践“过不再分离生活”的一种标志。是的,写是一种重要的联系自我的方式。只有在写之中,才能回到那个真实的自我。所有这些,我只希望你能明白,你能领会。

我再次发出号召,再次充满期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