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夜 少年不识愁滋味

“辛可名,起床啦,上课了。”猴子拍着辛可名的课桌,从桌仓里拿出数学课本。

“额……哦,没听到打铃啊。”辛可名不情愿的从课桌上爬起来。昨晚看一道题看的太晚了,今天实在困得不行,刚好今天下雨,大课间不做操,辛可名就趁着下课眯一会儿。叫醒辛可名的是他同桌——猴子,老师给辛可名调了无数次位置了,可他坐在哪里都是吵吵闹闹的,把班里最不爱说话的女生都带的晚自习是一堆说不完的话,班主任索性把他和最闹的猴子调在了一起。

猴子个头一般高,平时最爱爬上爬下的,翻越校墙更是拿手好戏。他的姓和猴没什么关系,可大家看他总是闹腾的最欢,不知谁开始叫他猴子,大家就都这么叫了。

“数学老师说今天任务重,要提前上课。”猴子今天格外的乖,平时这种现象他还不得骂骂咧咧的说好几句,今天却是一点话也没有。

“啊  !  唉,好吧,连数学老师也来占课了啊。”辛可名虽然不情愿,但仍旧快速的行动起来,拿出老师要讲的试卷看起来。

萧然是这个公办扶贫高中的数学老师,也是高三五班的代课老师,以往她是从不拖堂和占课的,可离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班里还有一部分同学的数学成绩总是徘徊在及格线附近让她感到很焦急。眼看第三次模拟测验的时间就要到了,她要抓紧把上周发的三套试卷全部讲完。今天只得早十分钟上课了,好在今天下雨,大课间没有做操,同学们已经休息了一会儿了,应该不会有很大意见。

萧然拿着试卷走进高三五班,看到很多同学都趴在桌子上休息,连平时课间经常看书的许慧也趴在桌子上,她忽然很心疼这些孩子们。萧然已经带了几届毕业班了,可是每次看到这样的景象都会发自内心的心疼。可是这就是学习,从来都没有什么简单和享受的事情。萧然走上讲台示意学生叫起身旁还在趴着的同学,“同学们,今天我们没有上操,大家已经休息了一会儿了,我们提前十分钟上课大家没有意见吧。”

“没有!”学生的声音很齐,听在萧然的耳朵里感觉非常的悦耳。她很开心这些孩子都非常的懂事。

“有”,山哥小声的嘀咕着,虽然抱怨着同桌叫醒自己,但看到是萧老师的课,仍旧不情愿的爬起来,架起了自己的脑袋。同桌魏扬看着山哥肉嘟嘟的脸,调笑说“有本事你大点声啊。”山哥并没有理会魏扬,继续架着自己的脑袋,魏扬往前靠了靠,看到山哥的眼睛已经是闭合状态了,魏扬失笑的自顾拿出试卷听课了。

“同学们,这道题谁会啊?这是一到涉及圆形与三角形组合的证明题,把这道题放在第20题的位置说明这道题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萧然看着讲桌下,她希望可以有很多学生回应她,可是举手的人还是那么几个。“许慧,你来讲一下。”

许慧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学习好那是自不必说的。为人也是开朗大方,常常扎着精干的马尾辫,脾性也很是大方,颇有几分女汉子的做派。平时和男同学关系很好,和女同学也从不勾心斗角,用时下流行的话可以算是男女通吃了。她个头虽称不上高挑,但看起来正是合适,再配上标准的瓜子脸,整个人更显修长。五官整齐而又简洁,也没有女生青春期常遇到的大敌痘痘相伤。不过,虽然辛可名觉得许慧没什么缺陷,但大家并不觉得许慧哪里漂亮。

“老师,我是这么解题的。首先要在A点与F点做一条辅助线,然后……”

“嗯,许慧同学做的很好。”萧然露出赞赏的眼光,她扫视着其他同学,想在他们的眼神中看到理解的光芒。她看到辛可名还举着手,“辛可名,你有什么问题吗?”

“老师,我认为这道题还有一种方法,更简单。”辛可名站起来看着许慧的方向,他觉得许慧的方法有点复杂了。

“哦,那你把你的思路给大家讲一下。”萧然知道辛可名经常有不同于大家思路,一开始她觉得辛可名有点烦,每次都提出一些其他的方法来挑战自己,但后来她发现辛可名的思考方式有特别的地方,往往简单直接,但也有些时候为了不同而找方法,这也是刚开始的时候她会厌烦辛可名的原因。

“我们不做辅助线,直接假设AB线是EF的平行线,然后再……”辛可名像以往一样讲着自己的不同方法,他很享受这种与众不同的感觉。他从来就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这让他总高看自己一眼,可也却低看自己一眼。

“嗯,辛可名同学的思路很好,但是这种方法如果大家不能及时想出的话还是用常规思路,做辅助线是做这种题型的常见方法,好,我们看下一问。”萧然觉得辛可名的想法这次有点偏了,便没有再多做解释。

“萧老师就是年纪大了,我的方法这么简单,你说是不?”辛可名课后很不开心,便去找许慧抱怨。许慧正在用辛可名的方法做题,应和着“昂,昂,昂,你的方法是挺简单的。”

“你看,你也这么觉得吧。”辛可名感觉自己一瞬间找到了知己,话正要多起来。

“虽然简单可是这种假设完再证明假设的思路还是有点一下想不起来的,你就别忿忿不平了。”许慧放下笔开始收拾东西,她已经理解了辛可名的思路了,她觉得辛可名也是多事。

“哦。”辛可名还觉得自己遇见知己了呢,结果转眼就成个路人,感觉有些尴尬,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看许慧在收拾东西,“你要走了吗?”

“对啊,我要去和孙欣吃饭啦。你不去吗?”孙欣是她的好闺蜜,两个人经常形影不离。

“我一会儿去,一会儿去,那你去吧,拜拜。”辛可名起身准备离开许慧的座位。

“那我走了,拜拜。”许慧收拾好书包掺着孙欣的胳膊离开了,她其实并不喜欢每次辛可名都站起来说她的方法不够简单,虽然也不是每一次都这样,但总有种辛可名在和自己较劲的感觉,孙欣有时也对她说辛可名老是自大的不行。可话又说回来辛可名可能就是想表现下吧,他是不管谁来答题都会举手展示自以为聪明的方法的,只是自己老被老师点起回答问题罢了,也没有多想。回头看了眼已经坐回位置的辛可名便离开了。

“怎么着,辛可名,又去拉近距离啊。”魏扬不知什么时候坐在辛可名旁边的座位了,猴子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已经离开去吃饭了,没有像往常一样和他们一起。魏扬勾着辛可名的肩膀,用一种莫名的语气问到。

“什么啊,我只是去问下刚才那倒题,别胡说啊。”辛可名转过头看到魏扬那贼咪咪的小眼神知道魏扬什么意思,但他心中有着谁也不知道的秘密。“吃饭走吧,再不去没饭了。”

“嗨,还不愿意说,要我说啊……”

“说什么说啊。”辛可名敲了魏扬脑袋一下,打断魏扬后面要说的话,“走,吃饭走。”

“嗨,你还敢打我的头,不行,你得让我打回来。”魏扬说着就要上手。

“哎,我不,”辛可名早已离开了座位,朝着门口的方向跑去,魏扬连忙起身追过去。

“我今天必须还回来,你给我站住,站住啊”

“那你追我呗,能追上再说”

他们跑着向食堂的方向,一路上引来不少眼球的关注。许慧和孙欣走的慢,在路上看到打闹着经过他们的辛可名和魏扬。许慧不由得“噗哧”一笑,她觉得辛可名就跟初中生一样,不,是和小学生一样,天天搞这些小孩子玩的游戏。

“怎么了,看到辛可名就笑了啊!”孙欣看她在那里笑,故意问她。她感觉许慧在班上就喜欢和辛可名说题,很多课间两个人也是形影不离的说着啥,不能总是在讲题吧。

    许慧看到孙欣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虽然她从来没有“早恋”过,但在这个充满了地下恋情的学校里她也知道这个笑容代表着什么。

“你可别瞎想啊,我,你还不清楚吗?我只想学习,以后要考个好大学呢。你别乱说啊。”许慧忙解释着,还一手拍着孙欣,进行着小姐妹间的游戏。

“哎,你别打我啊,你看你,被人说中了是不?怎么还急了呢?”孙欣故意逗她。说实话,许慧平时除了学习就是看会儿小说,也不怎么和她们出去玩儿,要她说闷的很,好不容易找点乐。

“我哪里急了,我让你瞎说。”许慧也开始追着孙欣打闹,一路上两个人像小孩子一样开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