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寂寞芳邻(12)夜 零度

读完赏个小红心呗♥️

百无聊赖的日子慢到不能再慢,送完萧晓晓回家,我没打车准备自己走路溜达回家,自从我稀里糊涂的成了萧晓晓的男友后,开始渴望独处的日子。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也不是完全不爱萧晓晓,只是未到刻骨的级别吧,毕竟和我心中的爱情还是差了些距离。

又是一年深秋,街上风儿瑟瑟,落叶凄缭飞舞,伊洛七会在做些什么,这时候已经睡了吗,她身边还是那个男人吗。

湿冷的夜像条冰冷的鞭子抽在洛七裸露的身体上,方冬侧卧在床左边冒着潮湿的汗固执的酣睡,右边的伊洛七卷曲着身体不停的打着哆嗦,双人床中间的沟壑仿佛已经存在了上千年,她明白两极的温度不会交会永远融合不起来了。

伊洛七又一次在方冬温柔的欺骗后,思维空白浑身僵硬的和他做着爱,完事后彼此各自倒在大床的一角,温热的泪滴划过冰冷的脸颊,要不是这冰冷的夜,洛七也许不会感知到划过脸颊的眼泪,那是一丝让人痛楚的温度,稍纵即逝。

她此时毫无睡意起身披上衣服下了楼,出门时看看身后的方冬,他睡得很熟很香,一副心安理得写在脸上,他怎么能就这么坦然的面对这一切。

外面的气温零上不多几度,洛七开始慢跑,一点一点伸展小腿的肌肉,双手紧握,腿部的骨骼来回摩擦,冷空气刺激着鼻炎发作的鼻腔,喉咙刺痛慢慢充血,身体散发出种种不适的信号,体内却住着倔强的坚持。

紧握的双手温热了,不在僵硬可以慢慢伸展,衣袖长裤来回摩挲沙沙作响,身后刮着阴冷的风,路边花园里鬼魅般的骚动窸窸窣窣,突然一道白色倏地擦过脚边,借着月光看去是团雪白,任你怎样呼唤,狂妄的野猫桀骜不顺始终不曾回头,眨眼间就从一处黑暗窜入另一处黑暗里。

头顶上路灯突兀在高处俯视地面,顶着猥琐破损的铁锈灯罩发出惨白的亮,像张撕裂开的嘴,冲着仰视着它的人冷笑,只有它能看见这条路上曾经或是将要发生的一切,承载着种种高尚、卑劣、幸福、悲伤、彷徨、绝望、和罪恶的整个城市,它都能尽收眼底一丝不漏。

虽然小区楼下的花园不是很大,一口气二十圈下来已经气喘嘘嘘,回到家里洛七没有开灯,而是在角柜摸出了一根细长的蜡烛,鬼使神差的点上,端着走到床前望着方冬,洛七的另一只手不知何时竟然握着一把裁纸刀,刀片伸出来很长的几节,在烛光下晃着刺眼的光,她保持这个姿势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方冬翻了个身突然醒来,眼神惊恐看着伊洛七。

“怎么了,洛七!”

洛七看看握在手里的裁纸刀又看了看方冬,像梦魇刚刚苏醒一样扔掉了蜡烛和裁纸刀,疯了似的跑进卫生间关上门,方冬踩灭地上的蜡烛收起刀片,走到厕所门外轻轻拧了门把手,门没有锁,洛七坐在地上瑟瑟发抖,整个人浸泡在花洒喷涌而下冰冷刺骨的水里。

方冬冲进浴室,一把揽过来把她搂在怀里披上浴巾。

“洛七,你到底怎么了,没想到我竟然给了你这么大的伤害,你让我如何是好。”

方冬吻着她冰冷的额头。

洛七圈在浴巾里发抖,她什么都不想说,也没有力气说,只有眼泪一直在不停地流。

多希望一切可以在毁灭中彻底的圆满,她不想日日夜夜苦等一个几乎不会回来的男人。

她觉得自己如此邪恶,整日幻想着自己的幸福凌驾在一个家庭的毁灭之上。

她如此渴望那一天,又觉得自己如此卑微下流。

还未睁眼隔着眼皮可以看到微亮暗红色的光,眼微微睁开一道缝还未涉及大片的光亮头就开始痛起来,清见用手来回按摩着太阳穴,以此减缓疼痛,身边是张方冬留下的字条。

“早上约了合作方谈事,先回公司了,厨房有早餐,一定要多吃点。”

厨房里摆着的早餐过于丰盛了,是对面酒店送来的,方冬是那家五星酒店VIP客户。

洛七看着这些食物没有一点胃口,手机响了,是方冬打来的。

“起床了吗,吃过早餐没有,多吃点东西,不然都要瘦成相片了,听话。”

“嗯,那个,关于昨天,对不起……”洛七沉默了两三秒钟后又补了句:“以后不会那样了。”

“没事我就放心了,那先挂了,还要开视频会议。”

伊洛七所说的“以后不会那样了”指的是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没想着要去伤害方冬,也不想自杀,不过有种想法当时一闪而过,就是两个人一起死。

不过这些忽闪而过的念头已经被昨夜的冷水冲散了,不能有别的伤害发生了,她体内存积伤害已经够多了,不能再叠加了。

梦里酒吧里爵士鼓敲击的越来越急促,像是要把人的耳膜刺破,我醒来时床头的闹钟像是要炸了般在响个不停,脑子里还来来回回重复着凌乱的爵士鼓点。

上班要迟到了,我几乎是从床上滚下去奔向卫生间洗漱,

叮咚,叮咚,门铃声不慌不忙有序的响着,这一大早的难道是萧晓晓,不太可能,她是知道我住这个小区,但我没带她来过家里,我还没想着和她发展到滚床单的速度,不是她对我没一点诱惑,只是我觉得还不能那么快,“男人做事要有原则和责任心”这是我爹长说的话,虽说我的原则经常都是看心情。

我懒洋洋的打开门没料到竟是伊洛七,这个已经从我的记忆库快淡化消失的女邻居。

“咦,等等,现在想想我那个时候帅吗,是什么样子?艹,不对,我嘴里应该塞着牙刷,满嘴牙膏沫子欲流而出,头上顶着一团鸡窝还是鸟巢。”

“哦,嗨,好久不见。” 我这对白也忒衰。

“干嘛呢,还没起床啊,吃早饭了吗,没吃去我那吃,快点。”

“不行啊,我上班已经迟到了都。”

“真的假的,那算喽。”

“哎,那等等,我好像好有点饿了。”刚才的几秒心里一直在作斗争,好久没见她了,有一种说不上的感觉,这感觉让我在几秒之内决定先不去单位了,迟到就迟到吧,回头找头儿补个半天假。

白色饭桌上的早餐过于多了,我一脸自然的坐下,懒得问她一个人为什么准备这么多早餐。

“你喝牛奶还是豆浆?”她递给我盘子和叉

“豆浆吧。”我随口说。

“男人更合适喝牛奶,豆浆有丰富的卵磷脂更适合女人。”

也不容我考虑,她给我满满倒了杯牛奶递过来,没所谓了,反正我都不讨厌喝。

“吃吧,别和我客气啊,能吃完最好,不然都浪费了。”

我自是不会客气,不知道为何,在她面前我从没有没感觉不自在,一直很放松,她自己没怎么吃,不说话一直用公筷给我的盘子里夹吃的,我吃了培根无数,蒜蓉烤面包无数,蔬菜沙拉无数,其他还没吃过的已经实在不想再碰了,我已经过饱了。

“我实在是吃饱了,没有半点客气啊,你要是想闹出人命撑死我,那就继续。”我双手合十做感谢状。

她还在给我盘子里加东西,笑了笑放下了手中的公筷。

“吃饱就好,可别和我客气,不过,你还真的吃挺多,看着你吃饭的样子我很开心。”伊洛七站起来,开始收拾桌上的残局。

“我来我来,吃了免费的早餐,还怎么好意思让你去洗餐具。”我速速也站起来客气一下,心里还真懒得收拾餐具。

“那好吧,反正我不喜欢洗碗,谢谢喽。”

(⊙o⊙)…

我把餐具都放在水池里,挽起袖子像模像样的洗洗涮涮,

“我洗碗很拿手的,干净又神速。”我夸耀着自己,心说其实我也最讨厌洗碗了。

洛七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我身后,她应该是贴着我的后背,脖子上都感觉到她的呼吸了。

这是,要做什么......

我心猿意马期待又紧张的等着接下来发生些什么的时候,瞬间眼前一黑,一个粉色围裙就套在了我的脖子上,有蝴蝶结的围裙。

艹,那时我的样子应该“风情万种”吧!

奶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引子 多年以后,在回顾当年的案情时,胡凯仍旧无法抹平心中的波动。 “人的一生像一条线段。”胡凯徐徐吐出空中...
    阿折阅读 1,227评论 0 1
  • 1018致家人 家人们,晚上好! 今天早上,我们继续学习《弟子规》。从昨天开始,我们学习第四部分《信》。诚信是中华...
    赵诚彬阅读 112评论 0 0
  • 你听过让你最难忘的后悔是什么? 到现在为止什么事让你最后悔? 有人说:我后悔放弃当初最爱的那个人。 有人说:我后悔...
    玖儿x阅读 77评论 0 0
  • 日常工作中,汇报,总结,提案总是会有各种PPT的设计需求,演讲魅力,思路清晰是重中之重,以往也阅读过一些相关PPT...
    Teresa7768阅读 191评论 0 2
  • 这是以前的文章,快到 11 月了,稍微修改了一下。 薅羊毛、捡便宜,可以说是人类的与生俱来的爱好,薅之大者,窃国害...
    器物于我阅读 511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