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重

凋落的花瓣上没有唇印,寂寞的呼喊里没有回声

我怔怔的望着脚下的泥土,阳光下再没有了雨中的湿润

该说分别的终究难以强留,能做的只有随着时间将一切释怀

在小憩的午后,写在纸上的情绪墨迹已干

在太阳逐渐退场的黄昏,天边的晚霞美得那样惊艳

我惦念舟遥万里的江河高楼,我牵挂驾车千里的北海雪山

我知道风吻过你的脑后,我知道你西窗烛剪难以成眠

我知道世上事难以黑白分明、尽皆两全

道一声珍重,珍重里是谁给的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