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百合花

百合花语是指百合具有百年好合美好家庭、伟大的爱之含意,有深深祝福的意义。收到这种花的祝福的人具有清纯天真的性格,集众人宠爱于一身,不过光凭这一点并不能平静度过一生,必须具备自制力,抵抗外界的诱惑,才能保持不被污染的纯真。

——来自百度百科

百合花


初遇为安

莫离拖着疲惫的身躯慢悠悠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好不容易应付完今晚的酒局,还被对方油腻腻的手抓来抓去,真是受够了这样的日子。

“我是上班的,不是陪酒的!”每到这时,莫离都会在心里恨恨地骂着。

想当初莫离也是怀揣着梦想,最开始也是像其他人一样过五关斩六将凭本事进的公司,再后来学会了打扮公司的人对她的态度一下子就变了,可谓人靠衣装真不是吹的。最初她还是很开心会有这样的效果,也有好几个同事跟她示好,事业也是蒸蒸日上。她不禁感叹,外貌果然是加分项啊!可是越发觉得周围的人没有一个是真心的。

到后来,公司老总不断地给她提职位也造成了公司里其他人不满,虽然莫离已经很努力将任务做的完美无缺,却也始终难免风言风语。直到最近老总每次出去谈生意都叫上莫离,说好听点是陪同,说不好听点就是陪酒。

每次莫离一想拒绝,看到老总帅气刚毅的侧脸就不敢说话了,最后碍于老总面子以及丰厚的资金报酬,也是忍了很长时间,不过人确越来越累。

“再这么下去,迟早会把自己搭进去啊!”莫离苦涩地笑了笑。

轰隆的雷声突然响起,还没等莫离反应过来豆大的雨点就砸了下来。莫离只好顶着包在雨中奔跑起来。

“咦,门口怎么好像有东西?”莫离气喘吁吁地在小区门卫室休息,远远看着自己家门口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小姑娘都淋湿了啊,要不要伞呐。”门口大爷关切地问道。

“没事,很快就可以到了,谢谢大爷。“莫离不太愿意麻烦别人,在休息片刻之后就继续顶着包跑了起来。

“喂,醒醒,喂!”莫离发现一个人倒在自己门口的时候就懵了,这人不会是喝醉了走错门了吧?看他也浑身湿透的样子,应该也是刚到不久,是新搬进来的住户?

门口的人没有任何反应,莫离拧了拧身上的水,蹲下来想把人挪开去开门,结果一将人挪开就看到一眼触目惊心的血迹。莫离一下子吓傻了,这人不会出什么事吧。莫离赶紧掏包找手机打算拨打110,结果一紧张手机掉地上关机了,看来进水坏掉了。

“不要......水......”正在莫离想着要不要叫隔壁的人帮帮忙的时候那人发出了虚弱的声音。

“什么?水?你要喝水?”莫离靠近他想听请他说啥。

“不要报警......给我水......”虚弱的声音这次稍微强了些,莫离听清楚了。

“那我进门给你拿水?”莫离拿出钥匙正准备开门,那人竟不知哪儿来的劲抓住莫离得手,“带我进去......”说完便晕了过去。

莫离一愣,苦笑了一下,罢了罢了,这人真是怪,伤成这样也不愿去医院,就当做善事吧。

莫离打开门,费力地把人拖进去。

没想到看起来这么消瘦,体重还不轻,可能是淋雨变虚弱了,所以力气使不上,费了老大劲才把人弄到玄关。莫离想了想,把人安置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也顾不得心疼弄脏的地板。然后接了杯水,犹豫着要不要叫醒他。

“水......”莫离揉了揉太阳穴,只好蹲在沙发边,垫了垫靠垫慢慢喂他喝水。

好不容易喝完水,人好像就没啥反应了。人淋成这样,还受伤了,就这么睡肯定会更严重吧。唉,好人做到底吧。

莫离只好找来干净的毛巾帮他擦了擦头发,第一次离异性这么近显然让她很紧张。也不知道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倒在家门前,为什么受这么重的伤。

正愣着神突觉有点不对劲,反应过来发现这人正睁着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眼神里是抑制不住的狂热。

那人的眼睛黑如墨,好像要把人吸进去一样。莫离被看怔住了,回过神来手已经被对方牢牢抓住,微微抽了一下发现抽不出来,不免有些急躁。

“你这人怎么回事,我好心给你擦头发,捏这么紧干嘛。”

他发出微微的叹气声,松开了手,便合上眼不再看她。

莫离觉得莫名其妙,这人怎么一点都不识好歹。不过仔细看了看相貌,惊为天人,居然这么漂亮。当然莫离觉得用漂亮这个词来形容一个男子好像是不大对劲,但是确实就是这种感觉。头发隐隐发白光,睫毛又长又浓密,薄薄的嘴唇挺拔的鼻子,最最重要的还是他那吹弹可破的皮肤!简直都能掐出水来!

莫离不由自主地将手覆上他的脸,猛地又收回来。还好还好把持住了,莫离平静了一下心情,打了个冷战才发现自己一身湿衣服都还没有换下来。

“阿嚏!”捂住嘴巴声音还是很大,那人皱了皱眉,但是没有睁开眼。莫离蹑手蹑脚地走到浴室,还是赶紧洗澡换上干净衣服吧。

奇怪,莫离在洗澡的时候居然没有因为屋里多了一个陌生异性而有丝毫的不安全感。也对,那人比自己好看几百倍,也不可能对自己有什么想法吧。想着他绝美的面容,莫离居然有种心怦怦跳的感觉。她赶紧抽自己一个大嘴巴,真没出息,就这么被美色俘虏了!不过家里有个美人,莫离还是乐呵呵的洗完了澡。

出来看见那人安静地躺着,莫离又拿了条毯子盖在他身上,就忙着煮姜汤去了。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味,淡淡的,轻轻的。


再遇为情

从那日救了个人回来之后,莫离突然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了色彩。

那日那人醒来之后莫离就一直问个不停,问名字啊家住哪儿啊有没有家里人联系方式啊需不需要去医院啊,末了,那人想了很久,努力地想要想起什么,还是摇了摇头,轻轻说了一句:“百合”。嗓子沙哑得不成样子。

“你嗓子坏了啊,那我就问你,你点头或者摇头好了。话说你能写字么?”

他抬起手,看了看,摇了摇头。

“好吧,那你家在哪儿?”

他摇摇头。

“没有家里人联系方式?”

再次摇头。

“那,百合?百合花的百合?”

他点点头。

“额,不知道这个地方,你住这儿?”

他摇摇头。

“还是,你名字就叫百合?”

他点点头。

莫离不由得笑了:“这么温柔的一个名字啊,果然跟你很配。”

百合无奈的笑笑,转过脸看着阳台上正开放的一束百合花,鲜艳欲滴,含苞待放,白得透明。

“你喜欢百合花啊?果然是叫百合。那是我前几天去山上玩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被人丢弃在路边,花苞都没有开,看起来还很漂亮一时没忍住就捡回来种着了。”莫离微微有些羞赧,因为是捡的别人的东西总觉得有些尴尬。

“很漂亮,要是我也会捡的。”嘶哑的声音再次发声。

莫离听着心里一暖,“你还是别说话了,我给你找点药吃去。”刚要起身就被人按住了。

他又摇了摇头轻声说:“吃药没用的,多喝点水,过几天就会好的,我没事。”嘶哑声音听着好像心窝像被刀刮似的,莫离竟然有些心疼。

“谢谢你收留我。”

“没事没事,那你就现在我家静养吧,等嗓子好些了再说,你现在就别说话了。”然后给了百合一个放心的眼神,就做饭去了。

接下来一段时日莫离都跟老总说家里来亲戚了需要早些回去,由此推脱了好几次饭局。

在由一次推辞了饭局准备告辞之后老总突然叫住她,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随后又放莫离离开了。莫离也没有放在心上,撒欢似的跑到超市采购。

因为家里多了口人,就得琢磨着做点不一样的口味,免得人家吃厌烦。在挑选着鱼的时候莫离不由得发起了呆。我干嘛每天都换花样做饭给他吃?美男就了不起么?难道……莫离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一想到他夸自己做的菜好吃,两只眼睛笑起来跟月牙一样,心就怦怦跳停不下来。

只是因为他是美人,一定是这样。虽这样安慰着自己,却越发浑身不自在起来,好像四周的人都在嘲笑自己一样。她结完账就逃也似的往家里跑去,全然没有注意到人群里一个人的视线。

在门口莫离停了下来,调整了一下呼吸,打开了门。引入眼帘的便是画一样的人倚在阳台,两人视线正好在空中相遇。莫离突然觉得他白得就像白得透明的百合花瓣一样。被这个想法给吓到了,莫离使劲晃了晃头,再一看也没了刚刚的感觉。

“你回来啦~”欢快的声音如清泉般叮咚叮咚地好听。

莫离别过脸不去看他,轻轻嗯了一声便溜进了厨房。百合慢悠悠走过来靠在厨房门口看着莫离忙来忙去。

夜晚躺在床上,莫离却怎么也睡不着,客厅里浅浅的呼吸好像近在咫尺,一碰就能碰到一样。想到这些天来的点点滴滴,莫离就觉着从脸红到了脖子根。百合不是一个很爱说话的人,更多时候都是静静地看着自己。

莫离做饭的时候百合会静静靠在厨房门口看着她忙活,最开始还想进来帮忙,被莫离以他会添乱为由轰了出去,讲了半天只好让他站在门口观望。

莫离吃饭的时候会忍不住讲公司遇到的事情以及自己的牢骚,百合总是笑盈盈地看着她,时不时还夹菜给她。

莫离喜欢种花,自从百合来了之后家里的花被百合照顾得欣欣向荣,比自己照顾得还好。

莫离每次上班回家百合都会对她说路上小心,欢迎回来。

……

想着想着莫离的心就跟要爆炸了似的,被某种不知名的东西给填满了,独自出来打拼了那么久,从来没有一个人离她这么近,还一起生活。等一下,一起生活!我们这是不是算同居!

这个念头冒出来把莫离吓了一跳,仔细想想确实孤男寡女住一间房怎么都不合适,之前说好了等百合嗓子好些就想办法帮他联系他的家人,可都过去一个多月了,莫离却一点也不想和他提起这些事。

我这是怎么了啊!莫离轻轻叹了口气,又翻了个身,望着窗外的星星发呆,数着有几朵百合花终于还是睡过去了。

客厅的人听见莫离绵长而平静的呼吸声,嘴唇扬了扬,也合上眼睡了过去。


三遇为谁

终于下班了,莫离收拾了东西正准备要走,被同事通知老总找。

莫离忐忑地走向老总的办公室,最近好像老总并没有找自己去陪酒,难道是被自己拒绝太多次对我有了意见?可是我也没做错啥啊。虽然这么想,心里还是很虚的。

好不容易走到老总办公室,还没敲门就见门开了,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自己就被拖进了房间。接着一个滚烫的吻迎了上来,莫离一下子就断片了。

涉世未深的孩子哪里经得住老总这样的老手的挑拨,莫离感觉自己越来越喘不过气来,脑海里一双漆黑的眼睛闪过,莫离浑身打了个激灵,在老总停下来的时候突然就出手扇了老总一个巴掌。

老总刚毅的轮廓淌过一丝金色,莫离微微错愕,虽然很早之前就感觉出来老总对自己另眼相看就有点不对劲,但始终没认真去想这个问题,今天这一个吻算是把莫离给吻醒了。

“对……对不起!”莫离举了个躬,夺路而逃。

老总看着逃跑的娇小的身影,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轻嗤了一声,“百合啊百合,还是你有魅力,男女都能被你迷住。”

莫离一路神不守舍地回家,差点在马路上被车撞,一回到家就把自己锁在卧室,连百合的问候都不顾了。

莫离将自己的头埋在被窝里,脑海里纠缠的不是那个热烈却没有温度的吻,而是吻后那句话。

“百合是花。”

乍一听这句话没头没尾,可莫离一听就明白了,怪不得百合身上总有股淡淡的香味,以前一直以为是屋里百合花开的香味,可百合花没有开之前他身上就有这味道。还有他为什么那么漂亮,就跟不食人间烟火似的,也不知道自己家住哪儿,姓甚名谁,直接称百合。有好几次莫离都故意放多了盐自己吃的相当艰辛百合却丝毫不为所动。

这一切莫离都有察觉,就是不愿意承认,人有时候就是那么奇怪,明明很想知道的事情在接近真相的那一刻总是会选择逃避。

“莫离,你还好么?”清脆好听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莫离心里一荡,忍不住想哭。可这一切都是梦么?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吧?我为什么会爱上一个不是人的人。

听着卧室里低低的啜泣声,百合就暗道不好,果然还是瞒不下去了。不过究竟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百合眸子里暗涌翻滚,忽又想起了什么,也顾不上告诉莫离便急急忙忙出了门。


“我为谁而生,为谁而终。花开花落,循环成空。”

循着记忆中微弱的歌声,百合在城市上空穿梭,记忆断断续续都恢复了过来。

“莫离,百合花种子寿命极短,所以得扦插繁殖,把老鳞茎的鳞片分掰下来,每个鳞片的茎部应带一部分茎基盘。”是一个年长的声音。

“这株繁殖到现在已经数不清多少代了,你看,都有自己的灵气了。”他继续说。

“我们的前辈使用了禁术,在每一次繁殖都取其精华滴上自己的一滴血,这样,有了灵气的百合花就可以认主了,还可以凭借血的主人的修为修炼。”他略有期望。

“孽障,让你修炼成人形不是为了让你为所欲为!看我不亲手除去你这个孽障!”声音带着愤怒。

“莫离你闪开,他需要为他自己的行为负责!”声音咆哮而出。

“师傅!不要!”清脆的少女音响起。

莫离头疼得快要炸掉,一些话老是在耳朵里面钻进钻出,偏偏听不清说的是什么。唯独后面一句师傅惊得莫离一声冷汗,惊得从床上坐了起来,忽然看到窗外有一个人。

百合在城市上空搜寻很久,直到体力透支,百合花期已经要结束了,自己很快又要进入沉睡当中,可是还有件事情没有做完,莫离,莫离她。猛地,百合意识到这是个调虎离山之计的时候立马赶回家,回到家里发现莫离已经不见了。

强压住心里的怒意,百合拿起桌上的一张字条:

“釜山。”字迹龙飞凤舞,一看就出自一个狂妄自大的人之手,

“就算又是个陷阱,我也得救你!”百合将纸揉碎,冲破身上最后的封印,消失在了房间里。与此同时莫离无端吐出一口鲜血,心痛如刀搅,被关在一间黑屋子里,什么都看不见。

“百合,你在哪儿?”喃喃说着,却不知道是期望他来还是不期望他来。

“百合,你为自己而活罢,不用再理会他人了。”莫离在使出最后的法力封印住百合暴走的妖力后如此对百合说。

“为了你而活就是为了我自己而活啊!”百合泣不成声地看着怀里莫离的身体一点点消失。


终不得遇

“你来了。”

此时的老总再不是莫离见到的那样温文尔雅的模样,他眸子俨然已成紫色,浑身都是邪气。

“火云,你究竟有什么目的,从一开始就是你在挑拨离间,让师傅错以为我已成妖且滥杀无辜,还使得莫离师妹与我都堕入轮回之中,你到底为了什么,告诉我,就算让我死也要死的明白是吧?”百合带着超然物外的笑容看着他。

火云只觉得一阵眩晕,那种笑容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竟是不屑,原来自己在他心里什么都不是。他冷哼一声,压住翻涌上心头的腥甜,垂下眼道,“你可知你最初是女子之身吗?”

百合愣住了,显然不知道这回事。

“那年,你刚修炼成人形,与我初识”,像是回忆起无比甜蜜的场景,火云竟想沉浸其中不想出来,“我们朝夕相对,共谱琴瑟,好不快活。可你是百合花精,每年11-3月你都随花期结束而陷入沉睡当中。你师傅,就因为我是妖邪之人,竟趁你沉睡之时抹去了你对我的所有记忆,而你在转醒后的第一天竟爱上了那个小丫头!不惜舍弃女子身份修化为男子形态,与我为敌。这一切都是他们的错!你说我为什么要放过他们!”

百合身子晃了晃,似是完全不能相信一样,可因为莫离封印妖力的损毁连带着师傅封印的记忆一并慢慢苏醒,强大的信息量不断地冲击百合逐渐脆弱的身躯。

“后来我想,也许让你带有妖力或者无路可退或许你就会愿意和我走了。我不在乎你是男子身份!只要是你,我都爱!可是他们偏偏不放过我们!你知不知道看到你居然和那个小丫头殉情我有多痛苦!你知不知道!”

到最后火云已经是嘶吼出声,百合因为记忆的恢复脸色变得苍白。却依旧强稳住身形用心识查找莫离的下落。

“小丫头的师傅因为那一次心力交瘁,不久就挂掉了,而我等待了几百年终于等到你们的轮回。我已经想好办法了,很快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百合~”看着火云的脸色越来越不对,莫离的气息乍然变强了,原来火云一直把她藏在地下,现在地下机关裸露出来,结成一个巨大的阵型。

“让小丫头形神俱灭,然后再将你拴起来,你们一个不能轮回,一个魂飞魄散,百合,你永远只是我一个人的!”

火云狰狞着大笑,莫离已经听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正在痛恨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的时候,好像被谁给提起来了,在一股强光刺激中睁不开眼,只觉得身体好像要被生生撕开一样,疼的她连叫都叫不出来。

“莫离!”轰的一声,世界突然变安静了。莫离陷入了昏迷当中。

“百合!”火云想收住阵法,却什么法力都使不上,眼睁睁看着百合的身体在阵法一阵强过一阵的光亮中越来越透明。

“火云,对不起,我并不知道我们曾经……咳咳……”

“百合,你别说话,我给你输真气,你不要离开我“火云此时惊慌得像一个孩子似的,”我不玩了,不杀她了,只要你能回来,我什么都愿意。“

“火云,没用了,前世我亏欠你太多,可是对莫离……对莫离……我是真的牵挂,她还只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百合连咳出的血都变成了透明的颜色。

“火云,答应我……不管有没有我,你都要好好生活……好好照顾莫离……对不起……我……我爱的还是她……”

火云抱着渐渐消失的百合的身体,想到当时百合也是这样抱着消失的莫离,不由得悲恸起来。

“小丫头,雨下这么大,都淋湿了,要不要拿把伞啊。”门口的大爷关切的问道。

“没事,我就快到了。“莫离应着,总觉得场景似曾相识。

再次顶着包跨入雨幕中时莫离却不由得放慢了脚步,突然包颓然倒地,莫离慢慢走在雨中任凭雨水浇灌。在雨中竟失声痛哭,她不知道为什么哭,就是很难过,难过得心都要被绞碎了的疼痛,痛的无法呼吸。

望向家门口的那条路似乎变得特别长特别长,幽暗看不到尽头。莫离转过身想逃离自己的家,却又迈不开步子。

哭得人都快晕厥过去突然落入一个厚实的胸膛之中。

“老总你怎么来了。”莫离抹去脸上的泪水,不想让老总看见,还好雨太大也分不清是雨是泪。

“你落了盆花我给你送过来。”

莫离看到老总右手捧的一个小花盆,盆里一颗小芽正好奇地观望着这个世界,绿绿的充满生命力。

“什么花?”莫离惊讶的问道,却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落的一盆花。

“百合~“老总的声音轻快而明朗。

为了你,就算耗尽千年修为我也愿意。而你和她,我都将亲自守护。

为你而开的花也为你而谢,而为你跳动的心,依旧温暖。


ps:依然是记录的一个梦,略混乱的感情线,汗-_-||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