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年五月

下起了冰雹。

苹果树酝酿了一冬的希望

毁于一旦。


秋天

果实零落。无人光顾它的瘦小

和丑陋。


破旧的三轮车

游街串巷在十里八村。

“苹果换麦子”撕扯着喉咙。

父母在叹息。


沉甸甸的担子落在我的肩头。

迎来清晨。

送走黄昏。苹果光泽暗淡。

却实惠

可口。


一颗朴实的心就是一杆秤。

那年

苹果全部卖给乡村。

秋天过后

我是皮肤黑黑的新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