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一张图让你感觉窒息?

这样的图很普通。

他五点下班,一般五点十五就到家。

我六点下班,一般六点半到家。

今天上海暴雨,我六点半到家。女儿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盘算着是先煮饭还是等女儿醒了再煮。看了看锅里还有中午的剩饭,下午叮咚下单有牛排,就直接开火了。

牛排切一半,我在减肥,不吃淀粉类,肉类也不多吃。煎了一小块牛排,放了一点绿豆芽,几根青椒丝,想吃辣,还放了一勺辣椒油(无意于西餐,就是觉得牛肉增肌)。煎好后装盘。

把饭捣碎,放鸡蛋绿豆芽切了少许青椒丝到锅里,炒饭。(我炒饭味道还可以,比炒菜好)因为放了不少辅料,原本小两碗的饭变成了一大盘,想着女儿的饭也有了(两岁多,一小碗就够了)。

关火,端饭了~

听他在厨房盛饭的声音,嗯,压根没想着女儿晚上吃什么…

然后我立马意识到一个问题,就是上图的问题。虽然这个问题就前两天我专门跟他交代过。

剩几粒饭而已?

一锅饭,永远剩几粒

两碗饭,也定会剩几粒

半碗饭都不够吃的时候,放心还是会剩的。

或许是家庭太富裕,所以年年有余?

还是觉得洗碗槽里有诸多饿死鬼等着他去拯救?

我倒希望他有帕森金,这样大约我就不会为了几粒饭小题大作了。

网上很多吐槽男人是如何酱油瓶倒了也不扶的,是一种调侃?还是一种自我安慰?还是无言的抗争?

或许我不适合婚姻

这样的生活画面,每一帧每一秒,烙在我脑海里的只有两个大写的离婚。

如果说社畜是间歇性努力 持续性混日子

减肥的人是间歇性运动 持续性躺尸

那么婚姻,大约是间歇性就医,持续性等死。

又或者,持续性想跳崖。一了百了了,生活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