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我家的猫

大猫总是偷溜进家吃蛋糕咬馒头舔碗吃肉,被蒙头送到地头又觉得回家受死比较舒服。因为体罚下不去手,就剪掉毛绒以示惩罚。它悻悻了好久,我也满怀愧疚地哭。现在自己顶着一头草窝,就像被罚,莫名的挥之不去的侮辱感。可惜大猫已走,在这个谁都混吃等死的家庭里,它悄无声息地谢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