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黄星星的一日 聊时间和书写的艺术

今天上完私教课和刘柳在上岛咖啡继续坐着闲聊,隔壁的包间里(半包间)不时的传来一股又一股的烟味儿,闻得人口干舌燥,却不会感到头痛。

以往是会心烦的吧,总觉得鼻子不舒服,头也会发晕。

咖啡馆是冷的,气氛更冷,推测它真的不久会转让,餐单上的食物都不再做了,只剩下饮料和稀有的甜品。价位不低,可上来的品质却很low。哎,不是自己的店,人总是很难用心去好好经营。

我们在咖啡馆里“被迫”不得不叫外卖过来吃。吃完,又一起听了一节玛雅历法的分享课,聊到时间的话题,白巫师的想法和灵感总是源源不断的。

时间,他们总是握有时间的魔法,只要回归当下的自己,看见内心的实相,并接受它,最终,时间消失在心念的流动里。

每年的7月25日都是无时间日,这一天,天狼星和太阳 地球 同步校准,连成一线,也是在这一天,我们告别了过去,开启新一年的能量。

什么都不做,就只是狂欢,在狂欢中起舞,仿佛时间真的不再存在,我们更没有束缚。

我和她打了一个比方,现在的人工时间会让人感到压抑、机械化,难以摆脱这种桎梏,原因是西洋历如同Wi-Fi一般的遍布我们生活的场域,让我们的心智困在第三次元的维度上。而真正的时间,有创造性和辐射性的时间却在第四次元,可是如果不能尝试着有意识的觉知与反省,那么则会继续沦陷在人工时间的操纵之下,重复性的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而难以提升至心智的维度,让生命回归自然和富有规律的维度。

而玛雅历法是自然的礼物,是玛雅人在依循每日的能量状态在过生活的一种艺术。他们把生活当成游乐场,因而更加放松,也更有创意。

遇见白风就唱歌,遇见黄星星就打扮美美,如果今天是红月,那就清理自己的情绪,让身体的血液和水流循环流畅,如果是蓝手,则可能就去实现和疗愈。

我们会发现,原来回归自然的频率,就是要随着每日的能量点去生活,让傲慢的心在一点一滴的觉察中变得更臣服,也更宁静。

也许会发现,当你投入的做着一件自己真正热爱的事情时,时间不会很漫长,更不会感到煎熬,而是飞速而过,让你感到很幸福。

西洋历固然凑足了365天(对应地球绕太阳一周是365天),但却是阳性能量滥用的历法。同时它本身创立的目的就是为了收税,是为了金钱。(时间就是金钱的信条)

然而,玛雅人却不这样紧张而浮躁的生活,他们将自己投入世间又有着自己独特的智慧。他们在图腾的色彩里找到了时间的震动频率,继而对应着能量去发挥也去生活。

想起上周对刘柳的采访,想起刘柳的印记,想起她提及的关于时间的思索,想起那些细腻到空无的时刻,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透明又深沉,以至于外在的时间依然在流动,而内心却有一个位置留给最美好的事物,仿佛那最美丽的能够定格并且静止下来。

时间,是要被清醒的人运用才不会觉得狭隘和局限。

谈论完历法之后,照例拿出塔罗牌关照心里的疑惑。聊到书写的话题,无论谈出多少想法,终归还是要回到对自己的信任和接受度上。一个作品,哪怕只是一篇小文,自己的不喜欢才是最大的遗憾,除此以外都是不那么重要的。

大部分时间,我会觉得能写下一段自己满意又无比真实的话,写下一首唯美的小诗,或者说了几句富有哲理的话,本身就是和天地连通的那一瞬间,在那一瞬间一切都是敞开的,也都是自在的,即使不需要用力,也能连接到一份启示,让那些故事和情感就只是流出你的笔,你的任何一种媒介,而你不过是将它们呈现出来,它们由你表达,却不完全是你的东西,因为我相信,那背后是更不可思议的存在,是指引,是另一种谦卑。


因为谦卑和信赖,所以能够听见更多的声音,也包括我们心中的高我,那个和谐又纯粹的心灵自我。


你以为你在写,实则你只是代笔,但代笔最大的幸福就是,有时候会感觉如有神助一般,那时便是享受一气呵成的美妙与幸福。


至于如何能放下对于从另一个人身上(重要他人)得到认可的渴求,则需要长久的磨练和对自己的笃定。


前些日子读过一句话,“笃定和封闭往往只有一步之遥。”所以清醒的觉知,认真的反省,一刻都不能停止,虽然无人强迫,但总要心中有边界,且清楚自己此刻的态度和发心究竟是如何。


我信任,我笃定,和我排斥,我封闭是两个截然相反的概念。

当我们可以不那么在意了,大概就做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了吧。

以我的经验来说,想太多,琢磨太精细的东西反而开展不起来,所以有时候莽撞一些,未必不是件好事。至少不会因为惭愧而自责,也不会因为耻辱而动了放弃的念头。

越少去指责自己的文字,就离心里恒定安稳的真相更近了一步,越能平衡他人的评说,就越能让自己的价值感定住,不会任自己的文字如风中芦苇般摇曳飘拂,而是在每一个字,每一个细节里都带着自身优雅的气韵和独特的风格。

丰满的语言,不一定有华丽的辞藻轮番出场,而是让心中的象征在外在的世界成为可以被感应到的体验及能量,就算摸不到,也可以为之动容,像在镜中望见自己的身影,熟悉、真实,却也因为太清晰而陌生、害羞。

嗯,我是个曾经放弃过的人,因为对于涂抹的限制和要求,因为对于情感的挤压,但现在,我在找,每一日都在字和话语里找,不必说是一种力量,只是因为不舍而升起的勇气,要握住心中的所爱,不为更好的操控,而是更无碍的表达。

让自己被听见,也在腾空后,更有容量,去听。

好的作家,是听见的,是不断清理之后,平整如新的秩序,是有规律的训练,和对人性的慈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