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写过的散文诗

      一九八四年,庄稼还没收割完,女儿躺在我怀里,睡得那么甜。今晚的露天电影没时间去看,妻子提醒我,修修缝纫机的踏板。明天我要去邻居家再借点钱,孩子哭了一整天啊,闹着要吃饼干。蓝色的涤卡上衣,痛往心里钻,蹲在池塘边上,我给了自己两拳。这是我父亲日记里的文字,这是他的青春留下来的散文诗。几十年后,我看着泪流不止,可我的父亲已经老得像一个影子。

      一九九四,庄稼早已收割完,我的老母亲去年离开了人间。女儿扎着马尾辫,跑进了校园,可是她最近有点孤单,瘦了一大圈。想一想未来,我老成了一堆旧纸钱,那时的女儿一定会美得很惊艳,有个爱她的男人要娶她回家,可想到这些,我却不忍看她一眼。 这是我父亲日记里的文字,这是他的生命留下来的散文诗。几十年后,我看着流泪不止,可我的父亲已经老得像一张旧报纸。那上面的故事,就是一辈子。

      这是许飞的一首歌,当时第一次在健身房听到她的声音,聆听她歌里讲的故事,伴着满脸汗水,我也是泪流不止。我曾无比骄傲的拥有童颜的父亲,我不知道他哪天也会老得像一个影子,像一张旧报纸。父亲写的散文诗(时光版) - 许飞 - 单曲 - 网易云音乐

几十年后,我看着泪流不止,可我的父亲已经老得像一个影子

      父亲已经50多岁了,在我心目中,他在三十多岁就停止了生长,多年来不显衰老,现在看也只是四十岁出头的模样。在我高中时青春期发育的尴尬阶段,母亲曾一度调侃父亲比我还要年轻,天冷了父亲到学校给我送被子,同学们竟不敢相信他是我的父亲,都认为是我的兄长,他身形矫健,懂得养生,比同龄人要显得年轻很多,所以闹了个大笑话,可我的心中真的充满骄傲,谁不愿意自己的父亲永远年轻啊。十多年过去了,有一天父亲面有难色地问我,能不能教他用智能手机,我突然发现父亲因为耳背一直还在用老年机,他最近单位培训,别人都可以用智能手机查资料,他只能一页一页地翻书本。原来父亲不仅衰老了,在不知不觉中已慢慢落后于时代的脚步,我顿时警醒,毫不犹豫地将自己在使用的智能手机给他,我无法阻止父亲的自然衰老,但我能帮助他跟上时代的步伐。我想在我和母亲视频聊天时,父亲也是羡慕的吧,他只是羞于企口,这次遇到问题了才找我帮忙,现在并不晚,矿业工程多么难的知识点他都能背下来,智能设备学一学也是简单的,希望我能帮父亲再次焕发青春活力。

      说起父亲的散文诗,我却从没有发现父亲为我写的只言片语,他是个寡言木讷的人,行动多于言语,虽然羞于表达,但并不吝啬关爱,我总能从每个小小的瞬间感受到他的爱意。学生时代,在学校寄宿,每次回家总能享受到美味佳肴,母亲抱怨说她沾我的光,每次只有我回家父亲才会用心做菜,平时都是随便对付,我心里暗暗感动不已。冬天在家的时候,睡觉之前父亲会要求我吃个苹果,他会仔细洗过,用热水烫好,切成几瓣放到我的床前,并给我冲一杯滚烫的蜂蜜水,这使我整个冬天都会感觉到浓浓暖意,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父亲的温暖怀抱,那种感觉伴随我走过人生一切坎坷。我不需要父亲给我写什么散文诗,因为他对我的爱已经像散文诗一样美好了,我们曾一起收割过庄稼,躺在麦垛上数星星,我们曾一起看过露天电影,睡着了躺在他的肩头被他抱回家,我每天都很期待他下班回家的车声,他每次都会毫不失望的带回香甜的果子。父亲给我带来的温暖、惊喜,还有那些美好的回忆,就是他给我写的散文诗,可以不用文字表达,却总能唱进我的心里。

      我想,父亲也许给我写过散文诗,从我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他就开始写了,在那一天,父亲在心里写到:“一九九二年十月八日,儿子出生,我很高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