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边拾贝》

《海边拾贝》随笔

一,再次说起石头

虽似匆匆而来威海,却是冥冥之中的安排。行将一月,算躲过了三伏,海边笫一次有了闪电和雷声,雨是自然而来的。好在还算温和,没人害怕。听,潮声在应答,“这不算啥”。

每逢下雨,兴奋之习惯,打都打不掉。想说话,想表达,想分享,一点也不掩饰,毫无隐忍,这也许是我平常见不到的另一面。这个样子多年了,溯源吧,也许跟写作或学艺有关,读诗读到妙处,一人会手舞足蹈,写诗写满意了,那怕就是一二句也会,摇头晃脑,多年前还在画写意画,墨泼好了或勾,染舒服了,则会抽烟来回走,旁若无人(旁边一般这時没人,幸好没入,不然肯定有人会叫你疯子),像病得拐了。

今天也是,仿佛会有点什么才行。心理暗示,由来已久。有了,记得2013年写过一首《面对石头的纹身》的诗歌(见诗集2014年版本《浪漫黑与白》,自诩激情,快意,透彻,兴奋了很久,至今记忆犹新;三月前又写过一首《石头》的诗歌。

附:  《石头》

石头开花,石头结果,从大俗到大雅要走很长的路。没有定势的通道,要走就一往无前。带上理想和信仰,裹挟疼痛,擦试血痕,还有风化的危机,每天都是起点,每天都要出发。

石头的命运不等同沙粒。硬的就是硬的,没有赝品,试欲强过钢铁,又休止于刚过那铁。石头的绝诀在于无声专注变迁和变故,成全自已,丰茂外在。从未见异思迁或者朝秦暮楚,连闪念均不会,一望绝自已的尘。

石头一生自律,决不越位做流水的事,任世间诱因再多,不枉顾自怜。有一个点位就将站到极致。体量小的不四处娱乐至死,体量大的更是如归视死,压根儿没想苟死苟活。

石头的柔肠就是承认英雄,自己追求自己的英雄。石头也有要散的席,石头也会结婚生子,但绝对是自由恋爱中的极品,石头的劫数可能很多,但不懂退缩。

石头也会离婚或丧偶,其实一直在等那更适合的石头。石头没有同性恋,石头只恋心上那朵花,石头的顶级母性也是生一堆跑起来呼啦啦的石头,而父亲则是带它们玩耍或成形成器。

石头要么从小变大,要么从大变小。做大或变小不取决私利,任由情势,一生所爱,心有所属。不懦弱不狂望。心有磐石,不左顾右盼,稳如江山。

石头既能成家自会开口石语。或低沉如洪钟或细语似鸟飞。石头渴望自由和石权也在规则之内。石头崇尚游戏规则,不存在人类诟病的问题类或高贵。

石头一视同仁,几乎从属性确认那天就来到理想社会,石头与石头之间没什么可攀比的,石头的坚守就是石头的进化和文明推进。

石头就是石头,石头又不是石头。石头的想法有時又不是石头的思量。石头可贵之处是不当呀呀学舌的评论文家,石头咬文嚼字時全是石活。

石头设计的服装立马可以穿上石身,石头不偷奸躲懒,石头展示的绝活,肯定不是流水线作业,石头写诗像服装设计一样全是野路子,有可持续的创新,因为没借口和借鉴。

石头也要抒情,石头要么不抒,要抒就大抒特抒。只是石头抒情不靠他石,不内讧,不自吹自擂,也不炒作,安安静静上升到另类美学范畴和哲学高度。小众就小众像今天厌倦了集体意识和无意识,眼前重开一渠清水,重现一抹佳景。

石头也有破坏性。石头的初心就是石的,石头去除了人性,亮明了心肠,但凡石头定没有人性的恶,因为人性的善,起初也没有。后来石头来到人间,不断登场,不断有善言恶语時出,石头终不变立场,守住底线,不断修身,休出来石间诸多传奇。

石头知道,地球太小,但得守得始终。石头适合穷游世界,断不会假借他石优势;老的,小的一律章法分明。石头也知道找一些与自已当量差不多的石头聚在一起练就更大的石场,默声应对,极端恶劣或风和日丽;笑看花落花开。

石头的情感绝无偷渡也不虚渡,石头欣赏你不会暗送秋波,石头活明白了就该糊涂了,反之亦然。石头喜欢低处安全,高处容易碎骨粉身。

石头喜欢说情话,窃窃私语,还一个温柔乡于石间;石头自信的美仿佛现在就到人间。山高水长,石头的梦依然满脑子石头,结完满脑子果,再开满脑子花。

2021  05  24

五月某个下午,沉浸其中洋洋洒洒几千字,把想写的端了出来,其间又数修其稿,似乎不忙亮相;没想到,要离开威海了,突然看到画案上,桌几上的石头,还有阳台上的石头,又生出些想法,且这次没有心力不够的迹象,于是打定主意,做二件事。

一,再次续一首石头诗歌,以丰满我对石头更多的写作印象,同时也再次在沉寂一段时间后试刀;

附:  《或者石头》

语言不会出卖你。同类与世无争。犯不着谁,谁也不犯你。问题出在哪?

明不明白无关紧要,主要是借你影射到一些沙,事关头痛。

绝的是偏不确诊,此痛挑了彼病的刺,扎成内伤后,直面真相的便少了。

不是寓言,像实然来电,告诉你好消息。接着就说你有病,我这有妙药,惹你的礼仪也苦笑不得。究竟什么在泛滥呢?

属石头的不多,悟空算一个,神不神不说,倒是灵巧得很。但是被压五百年,幸得菩萨相救,上路去领命。一场救赎开始時,天机逐次泄露。

南海观音举世无双,凡胎的每一个石头也绝无同样。天上有天上的好,天上的乱象,地上够不着。下凡的均是异类,看好凡尘的妙的,也不在少数。

石头小的东西南北海都有。一不小心便可拾得可心的,但未必看得见那么多次空手而归。

这次在黄海有人亲历仙人桥,那么多石块铺成的桥,被海水荡平,不知所踪。但它们肯定在你想不到的地方,自得其乐或戚戚悲哀。

石头看不懂人类,不存猜计,也不害怕。反倒是石头放在不同位置,派生出一些危机。石头本不伤人,若为他方所用,山石会比火枪一样有杀伤力。

小石头,大石头,爱大海爱山都水长山高。风躁大時,它会和人类齐说:雷声大,雨点小。这情景像满怀爱意的人责骂声大于责罚。善意的人都会这样表达。

不同象形、纹路、质地的石头,若是遇一双巧手,或稍加打磨或分门别类的固定别样场景,呼之砍出石头不同角色的语言。

要对话吗?它一直实心石意在,不曾动摇那心智。

2021  08  08

第二也在随笔中集合下本次来威海生活一月的收获。

后面二首诗歌个人认为只是二种真切感受,有一定满意度。评说留给读者吧。

二;说说对海的认知。

下面这诗是将要离开威海一周前匆匆草创的。

附:《秋约威海》

一,

立秋了。金滩尚有一百多公里之距

熔断于银滩之外。潮汐声此消彼长

明显没那么躁动了,不取决你要不要。

二,

半岛洗练的千里海岸线,赶海的,下海的,冲浪的,出海的,一切围绕水的性情都炽热、纯正、至情。说三道四的风,吹过就吹过,哪怕阵雨过后有理由再来。

三,

太行山南路、北路均不遥远,接壤的商业街本无商业,人车流量也显然减少,霄龙禅寺门上没有落雀,多福山继续多福。此時却是迎接来日最好的方式……

四,

语言走失部分,可能金黄。缺失的像半岛舍近求远要丰饶,南国迷恋海事,同出一辙。不平常偏移部分使然。

五,

还有一月开海。不是开光。生猛海鲜的卖点,不在乎你喜不喜欢,哪怕你兴味索然于一张白纸上行走多个下午,不劳作,上苍不会给你加持。

六,

汗水擦试梦境,喜悦海上候鸟飞舞,抑制不住的语言笔墨击打那片净土似的纸张。尽头,海天一色,不隐忍,不隐藏。我们只在此中释然…

七,

秋有更实辽阔,为遇见。秋也有公允相信你相信的。比秋更动感的海,会说通用语言化你阻梗。陪伴你捞捕想要的岁月流金,沙漏就是计時开始。

2021  08  08

附:  《威海之旅》(组诗节选七)

        《银滩观潮》

十七時。海浪不断攀高。禁鱼期快要走向尾声。沙滩是具体的。对于海,我仍觉陌生,外围说辞仅供参考。

几天前夜晚听到的涛声,比今天严竣,沉重,有力。也许还有性情来日会展露。

潮声像我失散多年的血亲。只要乐意,我这里

想住多久,住多久。

2012 07 13

《蟾蜍声覆盖的盛夏》

沿海十里长江路,白沙滩镇大部。蟾蜍不分昼夜叫个不停。网状声带起伏,特定音色颠覆认知。

许是久未落雨。它们都进驻到沟渠,河道水草茂繁处。大有不达诉求不罢休的阵式

火炬柏,旱松出现地,松果盛年。它们比乳山名字悠久。更悠久的是局部久负盛名的银滩和渔民。禁渔期船只是暂时轮空的道具

困感好奇变故而仍心向未知,不知倦怠。有人不认同吃斋念佛就是修行积善。这些年不断取舍。像鱼儿觅食又像鸟儿早起。鱼苗的红利却进不到深水期。

横盘海面情绪的低位,就是水泡涨的黄昏。更无法像蟾蜍叫声復盖完盛夏,千里海岸线的秋天就要出货了。

2021 07 15

《黄昏读银滩》

十八時。实际上海已退潮。如远方也在退凉。不做什么。稳住也是选项。遐想有時像什么也没想。

空气被云彩划过,一会半月又将在天空划过。

海天尽头,辽阔苍茫,有人追自己的影子。

我只见细浪逐花朵。

2021 07 20

《潮汐湖湿地》

沿长江路西,左侧海水在银滩聚集

伏天万人下海追逐凉意或娱乐时间

临近二十時扎板,之前人流就是潮水

黄海风平浪尽是海水、人比海汹涌。

烟花临近,海潮比人类有气质。

今天黄昏只慕名去潮汐湖湿地。靠近淡水湖有靠近江南水乡的错觉。

亭台楼阁、小桥流溪、成荫绿草、秀木依依。夕阳下,彩霞彤赤,幻灵飘浮。

仿佛听一曲自然清新小夜曲如何走心间淌过。吐纳皆梦境入乡,亦实亦幻。

潮汐湖黄昏,泛海节点跳动,像鱼想上岸。

日落。彩色风筝高似星星化妆在五线谱上列队,缓缓移动,摆动身姿煞是惬意。

太空之下,今晚的“风筝王子”看众人纳凉,不过似虾兵蟹将排兵布阵。

2021 07 22

《夜来风吹仙人桥》

一天劳顿仿佛热酒穿肠。火辣辣的。好的方式是精准。加减乘除是近来惯用的活法。

此刻夜幕将海和我网在一起。打开自已,与海来个赤膊相见。敬畏深遂,身守海的浅处风却送我全部清凉。

几天前晒黑皮肤秋凉才会换,就着这风舒爽一阵是一阵。捋一捋燥热神经,那日望仙人桥的晕眩,已走久远。

凉风吹送、人影轻挪。日子突然有石凳长脚的影子飘荡。不同于此间传说含混、模糊。

愉悦从不比想像长。星星早已高悬。絮带状云彩游动,恍若忧伤,淡淡的。

2021    07 27

《烟花过境或其他》

晨起阵雨忽下,后来风声盖过雨声,人声,汽笛声。路道积水随风飘洒。像浅海浪花极速奔跑。

风制造的凌乱,如浩劫。“烟花”,“烟花”,既无烟又无花。它却释放了不需要的能量。吹吧,吹吧,只能让它吹。似乎一个危险人。一旦爆发,挑战你神经。

任何透风地方,呼哮声、咆哮声灌满,海边浪高风急,劈头盖脑地来。阴惨惨的天,乌云肆无忌惮。

风不是刺骨,而是要拆骨、拆房。小区早有防备,尚有漏关的门窗,仍有辟叭声中报销的。

慌乱是至内而外散发出来的,也是本能在抗拒恐惧中留下的败笔。

此刻,什么样的言辞可以表达这独特而公共的感受?神,可能会闪念很多山头词语。哪句是你的,哪句又贴切自身?

上帝或许只在风平浪尽处。又或者会不会,已向制造灾难方索赔……

2021 07 28

《食蝉一族》

长江路十里连绵,几乎就在黄海滩边绕行,另外的街巷如同支流,将不同建筑群落像相互连接的岛屿一样隔分开。

绿地上常年火炬柏茂密,梧桐树低矮,杉松不相干的生长。

只见蝉声浓密处,白天一定有人背鱼篓,持网粘或者徒手、娴熟地捕捉鸣蝉。入夜外加一把手电,捕者更众。

后来得知,捕到蝉用油炸或烧烤吃。许是这里不分白天黑夜都蝉呜不止。生态中这物种太多,还是捕蝉者仅凭此举维持某种平衡?

時隔多日,发现捕蝉多为食蝉一族。十分诡异的情绪笼罩四周,持续好长。

忽然想起几年前在竹溪湖岛上被蝉鸣围攻。几个至交把蝉当成那刻最爱。仅拍照而不曾出手。

而那晚,一觉就天亮。不像现在,太阳挤进窗,人却不想醒

2021 07 31

这次旅行对海边生活有更多认识。我曾背对大海,想用吼叫应和海潮的强大凶猛,也用小调试图对应海边轻浪。只身浅海边是不够的,它像宝藏足够你挖掘一生。诗写只是划过我们自身的時间,不妄语,不盲动,慎行且珍重。就像有可意的石头拾回家珍藏就好。

其辽阔的视野,浩大天帘,水天一色及苍茫都容易浮在表面。而远洋,深海艰难和恐怖依然是我所认识的东海,南海和黄海要凭借文明和科技才能更安全走近你的。面对大海你有那么多不能,这种感受尤为深刻,那就做好本分吧。看看海,吹吹风无论如何都满好!

三;惜時就是惜命。

这次过来,没有明确计划,時间散乱,所以利用了些整块時间在别人养老的氛围里做做想做的事,看看书,读读诗画下画。调剂下内地快节奏高压力下疲惫的身心。比如作息更趋近正常大多数,好与不好,适合就行。少時习过画,终因各种原因,一放就近三十年,当自已的画家,好玩就行。刚去時摸笔就知道,那个生涩别扭劲,真没感觉。通过学习,练笔慢慢又有点认识和感觉。像初写诗時一脸茫然,慢慢写慢慢练便有积累。画画也同道,有几天上瘾了,就好像找回点多年前的感受,凡事均一样,越认真,过程就会上瘾。好好画至少可以画点东西自已看吧。之前是败笔,废掉纸张不出东西。不过调剂吧,也不是天天干天天出成绩,涉及到专业和玄学,自认功力不够就不妄语了。权当增加学养。

最后想说一句:“大海我或许适合远远爱着你”!就此搁笔。有兴趣,再接着聊。

2021  08  1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清爽的星空,令人神清气爽。 我们一人带着一个小竹篮,拿一把小铲,乘着风来到海边。清早的海边仍然烟雨渺渺,放眼望去,...
    味道布医阅读 234评论 0 0
  • 人生有涯,学海无边,家庭教育、社会教育也是学问无边。对此,感触良多,偶有心会,便有了下面的短章,且名之海边拾贝。 ...
    晴鹤1阅读 175评论 0 5
  • 我一向喜欢贝壳,暑假到厦门的第二天下午,我就吵着要阿姨带我去海边拾贝壳,阿姨答应了。 我们来到海边啊,这里的景色真...
    271bedf5bf7f阅读 104评论 0 1
  • 碧蓝的大海上听不见海鸥的声音,哗哗的海浪徒劳的拍打沙滩。 静坐在沙上发呆,本来是一起来的小伙伴们昨晚玩的太嗨了,凌...
    赋风雪阅读 117评论 0 0
  • 今天是下简书的第一天,看了一些文章,心情莫名得开心起来。很奇怪不是吗?抱着这份奇怪的心境,我突然想发些东西,可明明...
    不想写文阅读 111评论 1 1
  • 哈里·基恩想和新教练何塞·穆里尼奥建立一种“牢固的关系”,这将有助于托特纳姆更上一层楼。 凯恩在4-2战胜奥林匹亚...
    疯狂SPORTS阅读 6,442评论 0 5
  • Substrate的transaction-payment模块分析 transaction-payment模块提供...
    建怀阅读 2,978评论 0 3
  • 16宿命:用概率思维提高你的胜算 以前的我是风险厌恶者,不喜欢去冒险,但是人生放弃了冒险,也就放弃了无数的可能。 ...
    yichen大刀阅读 828评论 0 0
  • 公元:2019年11月28日19时42分农历:二零一九年 十一月 初三日 戌时干支:己亥乙亥己巳甲戌当月节气:立冬...
    石放阅读 1,877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