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烤

晚上坐在办公室,准备写点东西,办公室只有一位师兄,在一旁转悠转悠。

印象笔记的光标一闪一闪跳了半天,我憋不出一个字,就好像便秘了一样。一想到师兄就在我身边,我时不时就偷偷瞄他一眼,生怕他发现我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那种感觉就好像被人盯着小便,被人看着手淫,尿不出也射不了。

“你去不去啊?”师兄F突然说了一句,那声音太过突然,把沉浸在遐想中的我吓了一跳。

“啊?去不去……去哪里?”我一边结巴着,一边迅速把窗口最小化。

“你L哥他们要去本科生宿舍外面那边吃黑暗料理—路边摊的油炸豆腐。”师兄看到了我的小动作,但没有多问,他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我,“你想不想去?”

“好啊。”原先纠结于写什么的我似乎得到了解放,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里所有的小心翼翼一扫而光。

L哥和W哥已经在外面了,F也收拾好了东西,我把书本和水杯往书包里一放,等着F师兄去叫上Z师姐(后来的东西Z师姐一口也没有吃,前不久F师兄带着Z师姐去医院看了看,结果是Z师姐患了咽炎,于是师姐就比较忌讳了,这样说来,明天就要血压测试复查的我感到真是惭愧)

我们顺着南北走向的马路往前骑去,交大和华师大被我们甩在后面,此时已经接近10点,路上的车还是水流不止,两边的路灯如繁花闪烁,偶尔路边还会飘来一阵恶臭(F骑着小电驴载着Z师姐,一边颠簸一边说这气味像猪屎,惹得Z师姐抑制不住地想打他)

骑了相当一段距离,我们停了下来,四周好多小摊,水果、糖炒栗子、馅饼还有凉皮,马路对面十字路口旁边,一家新疆烤羊肉串的烟雾四处缭绕,喇叭里充满异域风情歌谣吵闹个不停。

“哎,油煎豆腐跑哪里去了?”载我的W哥望四周看了好几遍。

“该不会是跑其他地方去卖了吧?被城管吓跑了。“

“那我们怎么找?”

“要不去吃烤串?”F师兄提议了一句,对面西域的歌谣无视十字路口的红灯,一路飘着爬到我们的耳朵里。

我们点点头。

已经有人围在了那里,烤架上铺满了肉类和蔬菜,小哥不慌不忙地翻烤着,偶尔拿蒲扇扇一下风,浓郁的烟味朝我们飘过来。烤架上的食材有时溅下油滴,还会引起一小片的火苗。

“羊肉都要不要?”F师兄拿起盘子。

“我要那个烤肠。”

“金针菇吧,茄子也给我来点,感觉这个肉颜色怎么有点奇怪啊。”

W哥不声不响地递上了几串鸡皮,Z师姐看着鸡皮声音都颤抖了。

我们找了个桌子桌下,W把折叠椅拆开来地给我们,我看到椅子旁边的草坪上随处扔着吃剩的竹签和纸巾,小哥身后更是一片狼藉。

“你说会不会等会城管来了我们的东西还没好?”

“那我们也撒腿就跑。”

“对面是不是有警察?”Z师姐突然指给我们看,我越过F师兄的肩膀,看到一辆印着公安的警车停在路旁,警察不见人影。

“没事,警察不管城管的事情。城管总部在吴泾镇的那一边呢。”

“说不定等会警察也要来几串。”我们哈哈大笑。

东西很快就上了,我拿了自己的烤肠,叠在上面的金针菇有点烤焦了,W哥毫不犹豫地拿了鸡皮,Z师姐看着我们吃。

“这怎么这么辣?”

“辣吗?我就是感觉他这个茄子太怪了,很难吃。”

“韭菜也不行,哎呀妈呀,辣死了……这羊肉怎么烤成这个样子。”

L哥很不满意,他拍拍F师兄的肩膀,“你说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在这摆个摊子啊?这都烤得啥玩意?还不如上次我们自己烤得好吃呢。”

“对对,这周我们自己烧烤吧。”F一边吃一边吐一边跟我们建议。

……

零点半,我在寝室一边打字一边憧憬着接下来的烧烤,这样的夜晚也不错,后面的室友已经睡着,没有师兄会在黑暗的夜色中看着我打字,于是吃完记下流水账一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