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归乡途路

      经过一整夜的行车,在今天中午的12点50分左右,爸妈一行人就到达了重庆市奉节县吐祥镇梨坪村的老家了,一路狂奔却也风平浪静,用表弟的话说是连泡菜坛的坛窝水都没有荡出来,他们两个驾驶员轮换着开,人歇车不歇,归途,妥妥的。

      此时的老家庭院内,亲朋和邻居已经在酒桌边等待了,随着鞭炮声响起,欢声笑语爬上了每个人的脸颊,客居他乡12年,一切好像静止在昨天,故乡的怀抱温暖而柔情,从此他乡是故乡,望不尽的天涯归途。

      回望12年前那个初冬的早晨,扔掉所有的家当,带着半车腊肉上路,奔向儿女所在的城市,从头再来。这些年,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而故乡的诱惑始终在心底萦绕,岁月催人老,越发迷恋故乡那片黄土,那条青石板的小路,那片郁郁葱葱的自留山。

      我和弟弟深解父母的乡愁,使尽吃奶的气力来报父母当年喂奶之恩,筹资购故乡母校旧房子,省吃俭用做培修,与邻居争地界而冤冤不解,与家人置闷气而小心作人,终成安顿父母之陋室,一切已是最好的安排,不是最好的结果,是点滴的孝行。

      12年,圆满之数,轮回之数,上行下效,孩子们会看在眼里,记在心中,优良家风代代传承。


故乡风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