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龙客栈·一剧一故事| 请回答1988·新说

请回答1988·新说

看着正八和德善恰如其分的暧昧,一直以为他们会修成正果,不成想最终走在一起的竟是天才崔泽和德善,虽然崔泽也很暖,但还是会不甘心。为了弥补内心的不甘,特此写下请回答1988·新说。

可正八和德善究竟从何时开始渐行渐远,我记不太清了,只好重温剧情,可剧情发展的微妙,那该死的时机和正八数不清的犹豫,我该从哪儿开始拯救,是初雪夜的告白,是门内狂跳不止的心,是一起躲雨的屋檐,还是圣诞节礼物,还是粉红色衬衫的误会,还是门外伪装的等候,还是那被该死的红绿灯拦住的时机,还是军官戒指告白的认真到底?

                                                ――题记

请回答1988·新说

“缘分是不会经常找来的,如果要用到缘分这个单词,必须是偶尔,很偶然地出现的戏剧性的时刻,那才叫缘分。所以缘分的另一个名字,是时机。如果今天我没被那该死的红绿灯拦住,那要命的红灯若帮我一次,我有可能就会命运般站在她的面前,我的初恋一直被那该死的,被那该死的时机绊住了脚,被那该死的时机……”正八坐在车内,仰着头,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涌出,他紧紧攥住方向盘。

正八待稍微平静一些,径直开回双门洞胡同。正八站在门外,双手插着裤兜,低头看着鞋尖不停地踢着墙根。

德善和阿泽的声音从胡同口传来,正八转身跑回屋。

正八推开门,发现父母躺在沙发上早已睡熟,正八低下头,不停的眨着眼,顷刻,抬起头,径直走向沙发前,轻轻的推了推熟睡中的父母;“回屋睡吧!”说完转身离开。

正八反手关上房门,依在门边,微微抬起头,听德善的声音越来越近,终于正八 还是忍不住走到窗前,看德善满面笑容的推门而进,看德善消失在夜色中。

“但是缘分,还有时机,不是自动找上门的偶然,是带着恳切的期盼做出的无数选择,创造的奇迹般的瞬间,毫不迟疑的放弃和当机立断,弄出了时机,搞怪的不是红绿灯,不是时机,而是我数不清的犹豫。”正八躺在床上,双手抱头,思量着。

……

正八睁开睡眼,看到父母面带微笑的死死的盯着睡梦中的自己,赶紧往后退,眨眨眼,一愣,眼睛赶紧逃离父母的视线:“你们可以叫醒我的。”

吃完饭,正八穿上四年前德善送她的粉色衬衫,换上银灰色的笔直的西装,将头发向后梳的齐齐的,正八深吸一口气,穿上新买来的皮鞋,打开盒子看了看毕业戒指,随即将盒子装进裤兜,径直走到胡同,靠在墙上,一如既往。

请回答1988·新说

“咔吱――”门开了,德善扎着低低的马尾,穿着白色小碎花的洋裙出来了。正八一见到德善立马立正,正八眼神飘忽,侧着身子说“坐我的车吧!”德善点点头。

正八和德善来到东龙的小店,发现善宇已经到了,四个人围坐在桌前,东龙和正八坐在一排,善宇和德善坐在对面。

正八左手又掏出戒指,低头看了看。右手攥了攥拳头,深吸一口气,将戒指放到德善面前:“德善啊,我喜欢你,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我每天都站在窗前偷偷看你举牌子,穿韩服的你真的很漂亮,每天在门外等你一起上学,公交车上不喜欢你被人挤来挤去,你去上晚自习,我都担心的要死,都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来呢?好想跟你说,不要再去自习室了,德善啊,我爱你!”

面对正八突如其来的告白,东龙和善宇目瞪口呆,小声说:“他不会是来真的吧!”德善眼睛瞪得大大的,咽了一口口水。

“德善啊,我是认真的!”说罢正八起身轻轻地吻德善。德善先是一愣,随即轻轻闭上了眼睛。

东龙和善宇转过头去,嘴巴张的圆圆的,两人不停的对视,不敢相信原来正八一直喜欢着德善。

正八慢慢的将嘴唇离开德善的嘴唇,拿起桌上的戒指,帮德善戴在了中指。东龙和善宇一阵唏嘘。

吃完饭,正八把德善送回家后,掉头来到棋社。正八坐在棋社会客室等待着还在比赛的阿泽。

正八看到阿泽推门而进,急忙站了起来,两人寒暄了几句,正八低下头,不停的挫着双手:“阿泽,那天……你看到我钱包里的照片了吧!……我和德善的那张!”阿泽听完低下头,咬了咬嘴唇,抬起头看着正八:“嗯……看到了,你们……在一起了吗?”阿泽眼神有些飘忽。

正八点点头,阿泽眼里闪着泪光,勉强挤出一个微笑:“你们……要好好的呀!”

                             终  

请回答1988·新说

正八你可以后悔,可以哭哭啼啼,也可以心痛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花了十天时间,每天两集看完了韩剧《请回答,1988》,这是一部关于成长,亲情,青春,回忆等剧情饱满,温暖人心,能引...
    芸羲阅读 2,482评论 22 31
  • 做一个安静细微,自由自在,简单淡泊的人。。。伫立于繁华人世的边缘,不招引热闹关注,不招惹是非恩怨,不招摇浅薄炫耀。...
    佳_蝶化阅读 253评论 0 0
  • 一些得到,不一定会长久;一些失去,未必不会再拥有。重要的是:让心,在阳光下学会舞蹈;让灵魂,在困境中学会微笑。认真...
    木木sani阅读 47评论 0 0
  • 雾里看户撒, 山鸡一声鸣, 扎根扶贫晨到晚, 头痛,眼昏。 表里谈精准, 可怜扶贫人, 父母妻儿难见。 苦己,烦人...
    黔来客阅读 43评论 0 1
  • 你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己想要成为一名建筑师的? 如果你问了建筑行业的任何一人,相信大多数建筑师都会回想起他们的童年...
    马良行MAHOOOO阅读 1,215评论 2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