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散落凡间的【灵人】第三章节 关于童年

图片发自简书App


Yi·  关于童年,小幸子的记忆是不完整的。他只记得那个叫艾杰的男人出现之后,带给了她和妈妈新的生活,小幸子也不明白为什么叫他爸爸,爸爸 又是什么意义。她只知道,这个爸爸给了她一段公主般的童话。

夏末已过,秋风已送来些许微凉,“幸子,你马上就要上学了,会有很多的小朋友啊,老师啊,开不开心啊?”艾杰抱起正在弹钢琴的幸子,幸子却没有很开心的样子,而是问艾杰,“爸爸,那我是不是就见不到爸爸妈妈了?”艾杰放下幸子,细心的跟她讲解上学的事情,幸子明白了之后,开心的手舞足蹈,期待开学的日子快点到来。

新学期,在家长的陪同下,小学生们陆续报道了。安浅幸子被分到了一年二班。班主任是北原老师。

第一节课,北原老师问,“谁可以从一数到一百?请举手回答。”同学们都齐刷刷的举起了了小手,也许幸子是幸运的,她被北原老师选中了,“1、2、3、22、86、99、100”幸子很顺利的数完了。“你叫什么名字?”老师问,幸子小心翼翼地回答,“老师,我叫安浅幸子。”北原老师点了点头,“名字很好听,很特别。安浅幸子,现在老师任命你为我们班的班长,以后请你多多照顾同学们,好么?同学们,让我们为我们的班长鼓掌。”幸子的心里有些激动,但也有些开心,在大家的掌声中和注视的目光下有些不知所措。

其实许多年后,我们都会想起小时候的童真,单纯的快乐,是最美的时光,但却不会记得很清楚细节。毕竟小孩子的世界是那么的简单,简单到我们几乎忘却。可是安浅幸子却是个例外。二年级的某天,阳光暖暖的不刺眼,却让人慵懒,幸子渐渐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全班女生孤立了许久了,她知道原因,所以她趁着课间操的时间去找班主任老师,“报告。”“请进”北原老师看到幸子问她有什么事,幸子迟疑了一分钟,开口说道,“老师,我不想做班长了。”北原老师停下了手中的笔,抬起头问她为什么,幸子说,“班上学习好的同学有很多,我觉得我不适合做班长。”北原老师想了想,问道,“安浅,是不是因为班上的女同学都不理你的原因?那你知道为什她们不理你吗?”幸子低下头,没说话。北原老师说,“安浅,因为你是幸运的,我还记得第一节课,你自信满满的数数,我让你做了班长,那么多同学都举手了,可是我只选了你,这对他们其实并不公平。这两年来,你的成绩一直都很优秀,还是学校广播站站长,每个老师都对喜欢你,是三好学生的代表。在班上,班里的男同学都喜欢找你玩,所以她们孤立你是因为你有她们没有的。对不对?那现在,你还觉得这和你不做班长有关系吗?”幸子心里清楚,这并不是做班长的原因,但是小小年纪的她不懂人情世故,不懂为什么她们要这样对她,她只是想安分的做一个好学生,和大家相处愉快就好了。北原老师说,“我会撤销你的班长身份,但是你想解决问题慢慢来,不要有太大压力,有什么事和我说,好么?”“嗯,谢谢老师。”幸子回到了教室,看到了自己的桌椅被分成了三粉,中间的木板还能直接掀起来,桌子上写满了脏话,桌子里面全部都是垃圾还有口水。她知道谁是领头人,但她一句话都没有说,流着泪把桌子清理干净,在场的女同学,只有两三个人帮她清理,其他人都在看热闹。不一会儿,男同学都打完球回到了教室,看到了这一幕,其中有一个男生,闫一,是班上的佼佼者,他也是最爱逗幸子玩的同学之一,他大吼着问,“是谁?谁他妈做的?”幸子没有理会他,闫一很聪明,早就知道班上女生发生了什么事,他没有再问,而是走向其中一个女生的课桌,狠狠的踹了下去,这一脚猝不及防,散乱不堪,和幸子的课桌有一拼,那个女生突然哭了起来,大声斥责他,“为什么要破坏我的?”闫一瞪了她一眼,又看向班上的女生,郑重说道,“以后有谁再欺负安浅幸子试试看!!”幸子斜了一眼闫一,跑出去了,恰好撞到了北原老师,北原老师看到教室变成了战场,似乎明白发上了什么,但她没有过问,只是生气的说,“坐好!上课!另外说一件事,从今天起,班长改为闫一,安浅同学辞去了班长的位子,但表现一直很优异,做学习委员和文艺委员。希望大家和睦相处,互帮互助,团结有爱!闫一,去把安浅叫回来。”闫一出了教室,就看到了安浅,她就站在门口,闫一准备要说些什么,安浅却直接打了报告进去了。


一天天被同学孤立的日子让安浅幸子在学校失去了童真的笑脸。多了份忧伤。但她从来不和家里说,爸爸妈妈还以为她在学校很开心。原来是因为一次幸子淘气,翻出了家里的户口本,她发现妈妈和爸爸是离婚的,她不解的问爸爸,艾杰告诉了她真相,“你已经长大了,有些事爸爸不想瞒着你,那两个总是来我们家也叫我爸爸的孩子,他们是我和另一个阿姨的孩子,也就是你的弟弟妹妹。你是姐姐,以后要多照顾弟弟妹妹,知道了吗?”安浅想哭,但是忍住了,乖巧的点了点头,她想哭,因为觉得自己很蠢,从来没有问过爸爸为什么那两个孩子也叫他爸爸,为什么属于他的爸爸,现在不是她一个人的了。为什么别人的爸爸只有一个家,而她却和别人不一样?太多的为什么充斥了幸子小小的脑袋,她没有问妈妈,她觉得妈妈是最受委屈的那一个吧。但是这次的淘气带来的烦恼和成长是同龄孩子所不能体会的。从那以后,她更加爱他的妈妈,甚至觉得世界上的每一个女生都是受害者,安浅要保护她们!


“安浅,借我点钱呗,我没有带零花钱。”一个女生突然走过来

“你不是不和我玩吗?

“没有啊。”

“好吧,那,给你。”幸子把钱给她,那个女生就反悔了,“我才不要和你玩,狐狸精。”

其实,这已经不是安浅第一次被欺骗了,但是安浅不愿意和他们计较,毕竟家里是数一数二的富豪,明知道这些女生实在骗她,但是他也不生气,反而觉得亏欠她们的。但是闫一,一直保护她,替她出头,却总是被安浅冷落。闫一问她,“你为什么那么讨厌我?还有你最近谁找你玩,你都不理,为什么?”安浅瞥了他一眼说,“就是因为你们这些男生,她们才不理我的。如果你们为我好,就少来找我!”闫一被安浅的话搞得一头雾水,不停地在想她说的话。

也许是安浅的话让闫一伤了心,也许是想明白了,班上的男生都逐渐的不再逗安浅,但还是会关心她,尤其是闫一。变化很是明显。

一年、两年,孩子的世界总归是美好的,班上的女生渐渐接受了安浅,都很喜欢围着她转。安浅也越来越可人儿了,学校的唱歌跳舞,演讲,都是她争夺回的第一。四年级下半学期了,再有半年,安浅和她的小伙伴们就要搬到对面的高年级教学楼了,在这四年里安浅总是眺望对面那栋楼,哼唱着【童年】,神秘的教学楼会有怎样的故事,每次凝视都让安浅泛起涟漪。


ER·    “上课!”

“老师好!”

“同学们好,请坐。新学期,五年级,你们从小孩子长大了,从学弟学妹变成了学长学姐,你们要更加努力学习,为低年级的学生树立好榜样!好了,开始上课,翻开书本第五页。。。”

在安浅心里,最开心的是再有一年就要毕业了,安浅还小,还不知道这只是学习生涯的开始。

“谢谢你,闫一,总是帮我出气。我知道你和我们班上的几个男生,经常放学跟在我身后送我回家,你们是怕那些女生找我麻烦。谢谢你,谢谢你们。”安浅第一次写纸条,是给闫一道谢。闫一很开心,安浅又有了笑脸,又愿意理会他们了。但谁知道这张纸条就这样在安浅和闫一的心里种下了种子,正在萌芽。其实班上已经早有传闻,说闫一喜欢安浅。可是小屁孩儿们,哪里知道喜欢是什么,恋爱是什么呢。也许女生天生爱八卦,也许是孩子们一代比一代早成熟。一次周末,安浅被女同学邀请去静心湖玩耍,安浅很珍惜女生的每一次邀请,因为她明白她已经错过了很多,有点脱离了女生的思维了。她开心的和同伴们走着玩着,一起在浅水处洗头发,一起光脚丫。正在她们玩得有些累的时候,闫一和几个男生跑过来。平时嘻嘻哈哈酷酷拽拽的闫一今天居然有点害羞腼腆,和安浅玩的比较好的筱静把闫一叫到一旁,其他女生则拽住安浅,大家都在七嘴八舌的说着,但大概意思都是问安浅是不是喜欢闫一,安浅否认,但是脸红红的,筱静大声的问闫一,“闫一,你是不是喜欢安浅?1是喜欢,2是不喜欢,你选一个,只能选一个哦。”闫一的脸张红了起来,嘴张开又闭上,安浅很不安又害怕,于是便说着要走,这时,听到闫一大声的说。“1!我选1!”安浅看着闫一,傻傻的盯着他,心里扑通的开心。正在大家欢呼雀跃的时候,有人看到了北原老师,“嘘,快走快走,别说话,是班主任。”'哎呀,忘了班主任就住在这里,真倒霉,快走吧。”“低头!低头!”闫一小声的对安浅说。一场初恋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开始,匆忙慌乱的结束了。

庆幸的是,班主任找安浅闫一她们谈了话,可是没有请家长,但是闫一和安浅的故事只能停留在了选择1这句话里了。也许是羞愧,也许是害怕被家长知道收到责罚,也许是第一次又做坏事的罪恶感,安浅和闫一,都没有再做出任何表示,只不过闫一还是坐在安浅的后座,一整年,除了学习,偶尔调皮逗她,再无其他。

长大,在不知不觉间,懂事,在一件很小的事情中,铭记,也许只有一句话,但却让心事复杂多样了起来。安浅的小学生时代值得骄傲的并不是她优异的成绩,校领导的喜欢,而是没有平淡无奇。只是仍有遗憾,那就是选择后的无疾而终。




SAN·    中学?你的中学是什么?翻墙?泡吧?抽烟?喝酒?打架?

不,安浅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但是她经历了更刺激,更可怕的东西。

升了初一的安浅,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由于从小学钢琴,更是让她有了【淑女】的称谓。刚入学没多久,就被学生们评为女生典范,班花一枚。但是安浅从来不过问这些东西,她已经有了前车之鉴,不想再被孤立,视作公敌了。可是就算她不和男生说话,不笑,不玩闹,可是每天都被揪马尾,绑起的的长发不停地被不同的男生弄散,写个日记也会被偷看,安浅真受够了这些无头苍蝇了。发火吼他们,和他们划清界限,可就这样,很多女生还是给她起了一个绰号【妲己】。说实话,安浅不算是最漂亮的,可是,她身上自带光芒,很特殊的磁场,人群中,你会一眼记住她的微笑,还有她甜美的有些酥柔的声音,内双却放光的眼眸,迷倒了一波波的男生。每天都能收到情书,零食,午饭,礼物等等,安浅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女生讨厌她了,因为【嫉妒】。安浅还是努力搞好和女生的关系,但是还有很多人在背后议论她。后来,安浅想通了,好啊,说我是妖精,有本事你们也做妖精啊,比起一无是处,我宁愿做人见人爱的【妖精】。安浅在心里暗暗的告诉自己,不再迎合,做自己就好了。

对于那些追求者,安浅待理不理的,但对于同班男生,安浅会把他们当做朋友,当然,除了那些危险分子,安浅很有安全意识,那些不良少年,安浅绝不理会。在班上,安浅玩得比较好的,其中有一个陈阳的男生,和闫一有些相似,拽拽的,但是没有闫一爱学习,是个差等生,爱捣蛋,是个让老师头疼的家伙。他对安浅毫无疑问是喜欢的,可是他从来没有表示过,所以安浅才会和他成为最要好的朋友。由于安浅最信任陈阳,所以很多男生会来蹭陈阳的好友度,奇怪的是,陈阳每次都很热情的会带他们和安浅一起吃饭,但从来不让他们挨近安浅,并在他们走后不停地告诫安浅,“不要相信他们,他们和我不一样,知道吗?只有我陈阳不会对你有二心,那些都是有目的的,知道么?傻瓜,好好歇歇我这个。。。大哥。嗯,对,大哥。”安浅嚼完饭之后抬眼看着夸夸自大的陈阳,“大哥?你什么时候成了我的大哥了?有病!叫姐姐。快啊,叫一声嘛。。”

“叫你个头啊,姐姐”

“哎。我听到了,乖哦,哈哈。。。”安浅和陈阳在一起的时候是最开心的,最自在的。陈阳会为他挡男同学撒的痒痒粉,会为她带饭,逗她开心,替她挡住追求者,真的就像个大哥哥。安浅心理想着,有这么一个调皮捣蛋的人在身边,中学一定不会很枯燥。不知道闫一他们的中学生活是怎样的,是不是也有了新的朋友?是不是已经把安浅幸子这个微不足道的女生给封存在了记忆里。

“幸子,这个周末你准备做什么?要不要我带你去网吧见识一下?话说回来,现在、以后都是信息化时代,你不去网吧,怎么和时代接轨啊?”陈阳想要挑起安浅去网吧的兴致,但果断的被安浅拒绝了,“网吧,现在只是你们男生的天地,我一个弱女子就不去那些狼窝了,我在家里也可以和时代接轨的,就不用你操心咯。”陈阳一脸诧异的表情,试探着打问,“难道你家有电脑?不会吧?没看出来,你藏得挺深的啊,富家子弟啊?安浅,这就是你不地道了吧,我们关系这么铁,你都瞒着我啊,哎,说说,你家是什么来头?”安浅有些不耐烦陈阳一连串的问题,就回了他一句,“有电脑就是富家子弟了吗?那只能说你是平民百姓。”陈阳一贯高昂的头猛然间低了下去,不做声了。按前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怕是伤到了陈阳的自尊心,想要收回之前的话,可是还没来得及,就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

“安浅?你真的在这里啊,看来闫一的消息挺准的嘛。”说话的人是栗霏,也是小学策划孤立幸子的领头人之一,安浅之所以没有对栗霏做过多的介绍,是因为安浅无法描述她和栗霏之间的【同学情谊】,也没想到两个人会再有交集。

“霏霏?你是来找我的?”安浅很是怀疑地望着栗霏,她暂时还想不到栗霏会来找她的原因。

“嗯,不光我来了,闫一也来了,你不会已经。。。不想见他了吧?”随着栗霏的眼光,安浅看向了陈阳,也看见了远处的闫一。安浅的心里并没有多想,只是怕闫一和栗霏误会了他和陈阳的关系。陈阳看出了安浅不自然的表现,虽然很不乐意,但是识相的走开了。闫一大步的走向了安浅,“安浅。。。是要回家吗?”闫一居然害羞了起来,安浅也被这突然而来的羞怯搞得不知所措地“嗯”了一声。

闫一笑了笑说,“走吧,我和栗霏送你回去。”安浅也不再尴尬,三个人一起穿行过了安浅新学校的马路,漫游在母校的必经之路,走过栗霏好闫一所在的回族区,还有那个回荡着【选择题】的湖畔。童年是短暂的,尤其是幸子的童年,她模糊了六岁之前的大部分记忆,结束在了【户口本事件】。幸子是早熟的,但那时的她依然纯净,透彻,简单,甚至有些许懦弱。闫一可能是青春的第一道应用题,以数学公式和选择的形式出现,让人期待解答,却失望于【无解】的作答。安浅只记得那天三个身影被遗留在了秋风作响的树林里,那个下午是安浅走过的第一个最长的路。长到多年以后的今天,安浅还能看见潺潺的溪流,带着夕阳的暖风。忘了途中的对白,也许没有对白,只是走着,笑着,享受着,愉悦着。

再美的梦终究还是会醒来,再长的路也有尽头的止步。闫一也从此消失在了那天的秋日里,栗霏也在那天又做了一件欺骗幸子的事,也许在安浅的心里,不太想把这段故事的结局以谎言和欺骗落幕吧,所以选择遗忘了那天所有的台词。只有栗霏能解释闫一为什么再也没有出现过,但安浅没有机会再知道了。一切来得那么毫无防备,走的又始料未及。

“再见了,闫一,再见了,我的初恋”。这个周末,安浅没有接听任何来电,包括陈阳打来的,安浅妈妈淞慧似乎看出来女儿有心事,但是安浅并不知道该怎么说,淞慧也就没有再问,艾杰和淞慧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对于青春期的女儿,无暇顾及。也学时间会让幸子在成长中忘记闫一,但也许不会。不过往后的每一个秋天都成为了幸子怀念感伤的小时光。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天很蓝 树很青 空气中夹杂着泥土的香气 这是人们心中的绿洲 也是你每天必经的路口 站在这里 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和匆...
    文若男阅读 203评论 7 9
  • 偶翻书读到: 父亲帮儿子完成一件事,两人都笑了。 这是因为高兴、开心而笑。 与之截然不同的是: 儿子帮父亲完成了一...
    李利利啊阅读 64评论 1 2
  • MariaDB Galera Cluster集群优缺点 1.简述: MariaDB Galera Cluster ...
    Rick_Ji阅读 2,479评论 0 0
  • 今天虽是国庆前夕,我却依然在奔波的路上,处理着人力资源最闹心的问题:关于辞退和降薪的问题。这种得罪人的事,我好像已...
    承谦阅读 10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