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川》五 戏子

 第五章戏子

  “却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敢问呐啊~~~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戏子的水袖长长扬起再飘飘落下,那女子欠身扬手再仰头的动作便定格在了那里——像一棵能承载万千风雪压重的腊梅树!在遒劲的风里抽出娇嫩却坚韧的芽!

  在簌簌的雪里开出伶仃却美艳的花!

  但女子却还在悲泣,眼泪顺着妆面浅浅滑出一道接一道的阑干,浸进了嘴里,落在了地上,嘭一声,竟也在别人心上砸出了阵阵回响。

  那胖老板表情微滞后猛拍起了掌,啪啪啪三五下,喝一声:好!

  这八面逢源的胖老板要赞的所有美好词汇因了心情的震撼已在瞬间流泄匮了乏。

  除了一个”好”字出口,他再也想不出什么旁的能称得上这出戏的话!

  好——好一个玲珑身段,好一个高叹低吟,好一个婉转戏腔,好一曲域外天籁,好一丝……浅浅哀怨淡淡锁眉间……

  瞧瞧这小伶人!

  “老板,可要收了她?这腔儿可真塞的上名角儿小湘湘啊!”

  “收,怎么不收?可得知道,这腔好唱,味儿可难磨啊!这女子唱的,有味!……有故事呐……”

  “是是是!八儿觉得老板您说的真对!”

  “哼!”,胖老板得意的扬扬手,“那你,赶紧,去把她安排一下。”

  “得嘞,您请好吧!”

  “慢着,”他使了个眼色,“老话说这唱的好的都有点心气儿,得先磨磨脾气,你,”胖老板点点八儿的胸口,“知道哈?”

  “诶,好嘞,八儿明白,老规矩,先让冯婆婆点点开了窍,这该日就让她一日唱个七八场,给……给她个两铜子儿?”八儿伸出两个指头,陪着笑,面色讨好,“老板,这女子也不容易,听说她家里还有个瘫相公,一个老娘,一个小女娃,这五日的钱咱得能让她买斤米打打牙祭呀您说是不是啊老板。”

  “……行,你看着安排,还有,莫忘了告诉她,这客的打赏,让她得想清楚咯!”

  “好的,您放心,□□分,她四咱六!这该警告的,八儿一定给您警告好了!”

  “哼!去吧,看你小子的了……等等,你说她家还有个女娃,告诉那女子,要是她这小女儿也会唱,唱的好……”他咧开肥腻的嘴笑的让旁边的蝇蚊都看着恶心,“就说这钱财么,都好商量。”

  “诶,老板,您瞧好嘞,八儿就去点点她。”

  ……

  戏子……

一喜一悲一回眸,一转一合一抖袖。一颦一笑一折戏,一生一世一瞬休。 

  戏子……

  粉墨画皮戏做骨,起承转合笑啼哭。众道伶人冷无情,怎知心为何人住?

  戏子……

  如蛆如蚁,游移在泛着苦水照不到丝缕阳光的角落阴沟里,一辈子一场戏——如何生活在暗无天日里苟延残喘!

  嗬……戏子,等唱了上一折故事的凄惨惨,你就再听她唱下一个故事的惨戚戚吧……

庸庸浮生,人选择了行走,而离开的背影也选择了把自己永永远远沉淀在遥远遥远的记忆里。

是的,风的游弋纵使可以连接两个遥远不归人,可是,还是有谁的思念操控不了自己,在无数个四季开出一朵一朵缠缠绵绵欲念的花,在无数个冷月孤烛里曳曳生动。

好了——嘘!我想说,就是现在,这川野里的寂寂故事,你莫语,我替你说。

简书阿情啊 晋江新手木子双君 开坑小小说寂川希望大家关注点赞啊 蟹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的半生情緣
    查理王子阅读 24评论 0 0
  •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迎面而来的脸孔形形色色。 他有一张严肃的面孔,长时间心不在焉...
    文瀛阅读 38评论 0 0
  • 学习投资 无非搞懂下面两件事: 1.什么时候买入,要知道买的东西到底有没有价值 2.什么时候卖出,卖出标准怎么制定...
    lamry换啥英文名阅读 13评论 0 0
  • 当要开始得罪人的时候,摆出白莲花的态度。嗯,没毛病(•ૢ⚈͒⌄⚈͒•ૢ) 你就这里稍微改一下吧,啊,那里也需要改…...
    鸟泥侠阅读 118评论 0 0
  • 花畔江头雨滴露,待见父母似重逢,风风雨雨脚跟步,奈何伊人在别出。
    白色的烟花阅读 2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