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别拿你的婚姻为情欲买单

96
海牛7号
2018.04.09 15:35* 字数 3518

“我希望爸爸妈妈出门让车撞死!”

这是一个4岁男孩常说的一句话。是什么让这样一个本该快乐成长的孩子口出恶言?这恐怕要从我的同事张宝和他前妻的婚姻生活说起。

张宝与妻子小丽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的。双方家庭都是来自长春市外五县的农村,年龄相仿,教育程度相当。二人大学毕业后都留在长春开始了打工生涯。小丽说张宝当时追她时是因为自己是护士,工作稳定,虽然繁重,却也算是个比较高尚的职业。加上小丽打扮时尚,张宝因此对她“紧追不舍”,倾慕有加。小丽不上班的时候喜欢在酒吧跟同事和朋友聚会,张宝便时常请小丽和她的姐妹们开怀畅饮。时间一长,小丽便对张宝的大方和甜蜜的话语“攻陷”了心底最后一道“防线”。就这样,不到3个月时间,二人便登记结婚,成了合法夫妻。

难耐平淡生活 有妇之夫四处拈花惹草

也许是“幸福”来的太突然,夫妻二人婚后的日子并不是一帆风顺。张宝“花心”的本性随着日子逐渐趋于平淡而暴露出来,他再也耐不住没有新鲜漂亮女人的日子。2017年12月的一天,张宝像往常一样来到公司上班——这家拥有2家子公司和5个门店的特产公司。他所在的部门包括他在内共有6个人,但他是这个办公室里唯一的男性,因此也就显得格外显眼。不仅因为他名贵的穿着,还因为他惯于吹嘘的个性而难以融入这些朴实的女性同胞当中。但是唯独董部长不这么想,这个30岁的单身女性因脾气暴躁而闻名,却总是对这个小伙子关爱有加。也许是张宝时常吹嘘自己认识某个部门的领导,也许是他经常抱怨小丽给的零花钱太少,作为部门主管的她总是对张宝有着他人无法享受的“特殊照顾”。比如在办公室的姐妹们忙的无法抽身之时,张宝总是能被允许“外出办事”,或是以“外出公务用车”的理由疯狂报销加油费。而在生活方面,这二人更是无话不谈,在人前互相庇护。当然,张宝也并非毫无用处,他对人际关系的苦心钻营也让他在处理公司与上级部门的关系时发挥了作用。也正是借由他的这层被他夸大了的“关系”,张宝在情感生活方面有了新的收获。

这天早上,张宝顶着一脑袋卷发,身着瘦身风衣和紧腿裤,脚上光脚蹬着男士瓢鞋,左右晃着肩膀就进了办公室。刚放下咯吱窝下面夹着的手包,他就开始了对女同胞们的日常“洗脑”。

"哎,你们说上次给咱们办事儿的那个,我给送点啥好?"
"那还不简单,送点购物卡,买点特产什么的就得了,还能送点啥?"质检小王说。
"我想给她送束花,你们说买红玫瑰还说百合什么的,买多少朵合适?"
办公室里一下静了下来,瞬间5道鄙夷的目光投到了他的身上。
"耿直girl"小月忍不住了,"还买花?你们啥关系啊,还送花,你娶她得了呗?你可是有媳妇的人啊!"
张宝嬉笑着回应道:"人家给咱办事儿回礼不是应该的么……”
他坐在转椅上,把手机夹在手心里搓了两下,“我看还是送玫瑰得了。我这就订花,下午给人送过去。"众人无语。

时间就像奔跑的野驴,一刻也不知道停歇,转眼到了年关。

当人们已经开始淡忘这件事儿的时候,张宝在公司的一次抱怨又让大家对此事产生了联想。还是早上,张宝到了公司就开始苦着脸,说是媳妇闹着要离婚,据称是媳妇有了外遇。然而大家多半不会相信他的话,私下里都说肯定是因为他那点丑事东窗事发了。董部长此时倒没有为其惋惜,反而说二人离婚也是好的,此言一出,震惊四座。众人只是觉得二人平时关系甚为巧妙,此时说这些话是不是也在另一方面反映这个单身3年多的女人要开始行动了呢?

爱情向来是个奇妙的东西,古来多少痴男怨女为其如痴如醉,甚至是搭上身家性命。但友情和同情不会是爱情——这一点,董部长不会知道,张宝更不会懂得。就在人们忙于为第二天的年会排练节目,布置会场的时候,张宝和董部长消失了,外出一整天还未“归队”。他们两个这样“比翼双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平日里二人就借“去某部门办事”为由频频外出。这次的理由也不例外,但是大家暗地里却不“买账”。

“还有这么几天就放假了,人家早放假了,还办什么事儿去!”
“就是啊,这也太明显了。”
“难道是开房去了?”
办公室内一团哄笑……

新年假期过后十余天,张宝一直没来上班,“吃瓜群众们”问起来,董部长不无同情地透露说,张宝在跟媳妇处理离婚的事情。此时的她心事重重,对张宝的事情似有同情,也有些不安。因为张宝向她借了一万块钱,那是她省吃俭用,从“嘴里”抠出来的辛苦钱。

东窗事发被逼还钱 昔日好友成仇人

没有谁会喜欢被逼着还钱,张宝也是。这位情场老手终于在公司开工近一个月的时候,终于在公司露了面。传言也变成了事实,他这回真的是离了,还把媳妇小丽骗的净身出户。实际上,他们夫妻二人不仅没有任何婚姻资产,还在外面欠下20多万元的债。但作为昔日的“闺蜜”,董部长现在已经不关心张的家事了,她最关心的就是她那一万块钱能不能再回到她的账户上。

接下来的日子,要债成了董部长生活的主旋律。连日来的焦虑和张宝时常在还钱这件事上的推脱与不屑,让董部长心力憔悴,已然无心工作了。终于,她在张宝多次请假之后,再也坐不住了。她把这件事向公司领导做了汇报,公司指派司机老黄为其中间斡旋。老黄这个人大概40多岁,为人仗义,平日里在公司人缘颇为不错,大伙都叫他一声“黄哥”。老黄答应董部长,找时间跟张宝吃个饭,让他尽快把钱给还上。

也许是老黄的出面让事情有了起色,张宝答应还钱了,但是需要董部长给他一段时间去借钱周转下。这时节,正是公司转型时期,集团领导正在忙着所谓的改制,强制要求包括管理层在内的所有员工入股,少则500,多则数万元,职位越高,数额越大。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公司自营电商产品的进货价比某宝的批发价还高,这怎么会有人来买呢?无奈大老板一意孤行,董部长在公司内虽不算是什么大人物,也被公司领导多次催促交款了。或许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下,许多人开始有了离职的想法。张宝欠债的事情也让人事部门担心起来,公司决定,鉴于张宝在2月无故旷工多日,当月工资停发。这事情反而成了压在张宝公司人际关系困境上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终于爆发了。

这天早上,张宝进了办公室,就开始声讨董部长对他的名誉造成了恶劣影响,“就这么点钱,你至于弄的满城风雨吗?!我又不是不还!”董部长自然也不是善茬,二人争吵过后,张宝从手包里拿出7000块钱扔到了董部长的工位上,转身而去。

小王好心过来安慰她:“行了,别跟他一样的,好歹拿回来不少了,剩下的钱你就多催催吧,万一这小子跑了怎么办?”“让他赶紧滚!”董部长黑着脸,一边数着钱一边恶狠狠的说。

……

连日来,孩子见不到妈妈,晚上不肯上床睡觉,哭着闹着要见妈妈。于是小丽经常在晚饭过后,回到这个1个月前还属于她的家,陪孩子玩,聊天,哄他上床睡觉。每天看着孩子成长是每个母亲最快乐的事情,但是这也让她感觉亏欠了孩子许多,心底不免有些酸楚。

婚姻,不是天堂,也非地狱

由于私交尚好,小丽时常向办公室的姐妹们诉说她的冤屈。但同情之余,对于婚姻,我们都想了好多。

婚姻是人活一世必做的一道选择题,有的人选的好,过着令人艳羡的幸福生活,有的人选不好,就落得个颠沛流离,所以才有人对此慎之又慎。但是随着社会进入快餐时代,当所谓的自由主义和消费主义占据了年轻人的内心,许多人眼里对爱情浪漫的期许就变了味道。于是有的人说,“愿为你花钱的男人不一定爱你,不愿为你花钱的男人一定不爱你。”生活真的如此吗?

实际上,一些人把物质的金钱和精神上的“爱情”等同起来,这本身就是个伪命题。二者根本不能放在一起去比较,更何况“爱情”和“婚姻”还是两码事。我们常常是在一时虚荣得到满足后,便匆忙做出了后半生的决定。岂不知,能够唤起你的情欲和能跟你过到一块,那完全是两个概念。没有两三年的交往,这两个人很难是同一个人。

受限于最佳生育年龄限制和心智成长的缓慢,许多年轻人在七大姑八大姨的催促下,纷纷如下饺子一样步入了婚姻殿堂。从此,有人去了“天堂”,有人入了“地狱”。

但人间并非天堂,也非地狱。这世界更多的是一种混沌,绝对不是“非黑即白”那样爱憎分明。有些妻子见到自己男人事业上做事情不规矩闹出了事情,便怀疑其人品,要带孩子离开他;有些男人见妻子喜爱应酬,怀疑其品行不端……这离婚率怎能不高?人生从来变化无常,修修补补才能长久。父母和老师只告诉我们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却没人告诉我们如何做个称职的丈夫或妻子。

古人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修身为什么要放在第一位?做丈夫妻子的,除了要不断互相学习相处之道,还要坚持提高自身修养,一方面结婚前便于识人辨人,避免那些可以预见的问题,另一方面也能令婚后的生活更加和谐。所以当今许多地方“女德班”“国学班”的兴起并非空穴来风,也有不少人由此又着了某些“伪国学”和形式主义的道。这样看来,人们无论是掌控自己还是掌控家庭,都实在是太难了。

(注: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人物名称和行业均已处理,请勿对号入座)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