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粽叶香

离端午还有两天,小区外那条摆满地摊的马路上就已是人头攒动。

各种商品琳琅满目。

驻足在一个售卖五彩线的小摊前,从众多令人眼花缭乱的五彩手环中选了两只最让自己心仪的。

回到家后还不忘叮嘱先生:端午早上一定要在我没醒的时候给我戴上。


端午戴五彩线的习惯还要从儿时说起。小时候每到端午,母亲都会趁我和妹妹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就悄悄的给我俩手腕和脚腕系上五彩线。

当我们醒来后就会惊喜的发现戴在手腕和脚腕上的五彩线,然后开心好几天。

母亲说,五彩线一定要在还没醒的时候就戴上,它能祛病保平安。

成家后,开始由先生代替母亲给我系五彩线。

端午节的早上,我都会早早起来去河边采艾蒿。艾蒿采回来后,插在大门上,再系上一两个彩色葫芦,就有了浓浓的端午味道。

母亲在的时候,每到端午我都会采上两束艾蒿,其中一束插在母亲家的大门上,这样母亲一大早打开门就可以看到艾蒿了。


端午的主角当然离不开粽子。端午前夕,母亲早早就把糯米用清水泡上。母亲说,糯米要泡的时间长一些,这样煮出来的粽子才会又黏又好吃。

我们家的粽子,都是由父母亲两人一起包的。母亲负责包,父亲则负责帮助系线。

母亲的粽子里面只放红枣,用水泡过的红枣一个个胖乎乎的,看着煞是好看。

每次父亲母亲包粽子,我都会在一旁观看,时不时地会把大枣放进嘴里一颗,每当母亲看到我贪吃的模样,都会开心的笑出声。

家中的四个孩子中我不是最小的,还有一个小我三岁的妹妹。也许是性格的缘故吧,姐姐和妹妹从不像我一样,整天跟个追星族似的,不离母亲左右。

可也正因此,我是母亲最疼爱的孩子。


母亲在的时候,对我学不会包粽子这件事很是困惑:挺聪慧的女儿怎么就学不会包粽子呢?

我从小到大吃的粽子都是母亲包的,成家后也是如此。

如今我依然不会包粽子,只是再也吃不到母亲包的粽子了。

家里的冰箱深处,一直有两个冻着的粽子,那是母亲留给我最后的粽子。

母亲已走远,但母亲给我的爱将一直陪伴着我,在每一个粽叶飘香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