怜花人

黄昏散步,会经过一座寺庙,低矮的红砖墙内,高高地植着一棵茂密的树,风儿稍大点,便吹落一地花朵。那花儿生得简单,五瓣白色的花瓣,中间是暖融融的黄色晕染开,没有花心,香味清淡。我说不出它的名字,但极爱它轻轻散发出来的那股雅致与安静。偶尔路遇这一地白花,总忍不住心生怜惜,弯腰拾几朵回去。我曾拾过一朵,也曾拾过两朵,回家后用小玻璃水杯或者白瓷小碟,装一些清水,把它们养起来,摆在窗台上。给它们拍照片。满心欢喜。

其实我是想拾更多的花儿的,见它们被恼人的风吹落在地上柔弱无力的样子,有些还被无心的路人踩过,让人一阵心疼。但是,我却无能为力,只能忍痛带走一朵两朵。我对它们说我很抱歉,我无法给予你们全部的爱及呵护。然而不论是被我细心照料起来还是遭路人的无心践踏,那些花儿终究逃脱不了凋零枯萎的命运。

记得高中念书的时候,每天上课需途经湖边一条两旁都是树的路,并不管哪个季节,路面总是或多或少地落着树叶。每次踩着单车经过,我总是小心地将车轮子绕开那些落叶,以免压到它们。在我看来,落叶也如同一群小生灵般,能感知冷暖和疼痛。而每当我骑车急了点儿或者无意地,听着被我的车轮碾过树叶时发出的一声脆响,我的心常常随之揪紧,不觉在心底问,疼吗?这话,像问落叶,也像问自己。可我对这些,仍有种无可奈何。

红楼梦里,黛玉含泪葬花,便是因着那份怜惜之情。自惭不敢与其相比,但觉同是天涯怜花之人,心中自是一片惺惺相惜。

提起怜花一词,让我忆起旧时有一位友人曾对我说,怜花与莲花同音,她爱莲花因她也爱怜花。那时听来确实很有意思,想她也必是爱花护花之人,否则又何出此言。还有另一位友人,网名取作莲溪,细心人稍琢磨便可知莲溪同怜惜。我虽未曾见过其本人,但能猜测她一定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我是很喜欢莲花的,近来在读一本充满禅意的古书,一字一句短小精悍,却哲理深远。我边看边作笔记,自己悟得两句:淤泥不染。素心做人。此同莲花。

我并不仅仅爱莲,我觉得我是简单的,简单地热爱这纷繁的尘世,也简单地热爱那斑斓的自然。我希望我的心是单纯的,有一个句子写得很好,不像玻璃般脆弱,而要像水晶般透明。我希望我就算看见人间的污浊与世事的悲喜,仍对这个世界心存热爱和感激。而我也愿这世间有更多似我等般爱花护花的怜花人,心怀一片善心,为这原本并不清冷的人间再添几分温暖。

——蔡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