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别再用玫瑰象征爱情了,快来看看古人怎么说!

96
拾壹路
2017.02.13 21:45* 字数 1771

先说个喜闻乐见的,在中国古代,玫瑰什么的跟爱情啥关系都没有,倒是因为刺多曾被认作刺客、侠客的象征。

对,荆轲。


因为刺多就说像刺客?没错,他们那群古人就是这么任性。

众所周知,我国国民虽说性格自古都是含蓄内敛,但脑洞却极大。比如,就爱情这么宏大的主题,用好看的花花草草来象征算什么本事,路边一棵歪脖子树戳到了萌点,也能流传千古,拍手称赞。

连理枝与并蒂花

既然爱情是件成双成对的事,带“二”的东西自然深得讨口彩的中国人的喜欢。连理枝、比翼鸟、并蒂莲这几样婚礼吉祥物千百年来长盛不衰都是这个缘故。

《搜神传》里记载了这么一个故事,战国时期的宋康王看中了韩凭的老婆息氏,抢得到人抢不到心啊,于是这夫妻俩就先后殉情了。那息氏临死前还求宋康王把他俩埋一个坑里。然后宋康王就坑了他俩。大道朝天,一边一个。谁想一夜之间,两座墓上都长出了大树,两棵大树的树干相互靠拢,扭抱在一起。宋国人看见了,便到处奔走相告,说这是韩凭夫妇的精魂所化,然后这个变态树种就被称作“相思树”。

这就是连理枝的由来。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以前人结婚一般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能谈恋爱的那几个不是青梅竹马的两小无猜,就是《西厢记》《牡丹亭》那种一见误终生,见不到就要死不活的大场面。所以,连理枝最初也只是表达对夫妻忠贞的赞美。那么从这个角度来说,只要符合成双结对的模样,就都可以当做爱情的象征了。

《红楼梦》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裀 呆香菱情解石榴裙”里,香菱把并头结花的兰花比作“夫妻蕙”而被众人嘲笑,也是合乎这种想法,只不过连理枝与并蒂莲更著名一些罢了。

木瓜

这里的木瓜并不是微博热搜的丰胸产品,而是——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诗经·卫风·木瓜》

《诗经·大雅·抑》里有一句“投我以桃,报之以李”,因而出了个“投桃报李”。而这篇虽也有过“投木报琼”的说法,比如《全唐诗话》里“投木报琼,义将安在”,但远没有“投桃报李”来的顺口。不过,要论起文本的传诵程度,还是此篇赛高。

原因不在“木瓜”,不在“琼瑶”,而在于“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君子投桃报李,礼尚往来一本正经。小儿女就矫情多了,“木瓜、琼琚”“木桃、琼瑶”“木李、琼玖”都是“你赠给我果子,我回赠你美玉”,但一唱三叹,阳关三叠,这意境也就上去了。你来我往间那种情意绵绵的黏稠涌动也在“永以为好也”中散发开来。因此,仰仗《诗经》的影响,木瓜在以前也算是一种代表儿女之情的植物。

顺便说一句,这篇《木瓜》也是琼瑶阿姨笔名的由来。可惜琼瑶阿姨没有宣传一下木瓜的象征意义,真是残念。

红豆

红豆恐怕是此文中我们最喜欢一种植物了。无论是王维那首《相思》:“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还是王菲那首《红豆》:“还没为你把红豆,熬成缠绵的伤口。然后一起分享,会更明白相思的哀愁。”红豆无论是模样还是寓意,都深得人们喜爱。

但有件事你要知道,王维的《相思》最开始其实并不是指儿女的相思之情。

《相思》又名《江上赠李龟年》,是王维写给李龟年的一首五绝。这李龟年原是大明宫的一名乐工,深得唐玄宗喜爱,最盛时还曾为杨贵妃伴奏过《霓裳羽衣曲》。然而安史之乱后,长安城破,李龟年也就流落到民间。我们曾经学过的《江南逢李龟年》“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就是当时的情景。以乐景写悲情,物是人非事事休。

据《西溪丛语》里记载,安史之乱后,李龟年多次在民间演唱《相思》,每次唱道“此物最相思”时,在座无不悲戚痛哭。不管他们是思念旧人还是思念旧国,这时的红豆还是在泛指各种相思之情。

而单指男女之间的相思,我们要从百年之后的另一篇名作中找到答案。

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温庭筠《新添声杨柳枝辞》

我国古代的骰子大多是用骨头制成,而上面的幺点和四点大多是红色标识。温庭钧在本诗中将骰子上的红点比作红豆,然后用相思入骨来表达女子对郎君的思念,其义自见。到这首诗的时代,红豆指代男女之思的寓意就已经成为共识了。

爱情有很多模样,象征爱情的事物自然也有很多模样。无论它们是靠颜值,靠传说,还是靠诗篇,都是爱情啊。再者,不止这些约定俗成的,课桌上借的铅笔,第二天还的头绳,搬过来的板凳,废弃的电影票,从这里到那里的火车票,你看,都是爱情啊。

日记本